刚刚更新: 〔乡村透视仙医〕〔一眼定情:冷少甜〕〔一代女王柳炊烟〕〔都市绝狂兵王〕〔一往情深,傅少爱〕〔妈咪抢手,爹地要〕〔重生名门娇妻:厉〕〔幻月流殇〕〔车神代言人〕〔重活之美女如云〕〔乡村妙手小仙医〕〔神偷问道〕〔异世之神帝修炼系〕〔大佬的复苏之路〕〔娘子别动手〕〔一寸山河〕〔九阙朝凰之第一女〕〔重生狂妻,慕少花〕〔极品赘婿〕〔灵界战雄
肇庆资源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晚风残 160 练琴
    傍晚来临,这座城市的晚灯都亮了起来,一时间多了几分生活的气息,正赶上晚高峰的时候,街道被围得水泄不通,但这丝毫不影响北凡的心情。他在铺满秋叶的路上漫不经心地走着,还会不时地偷偷望着身旁的女孩。

    念祎今天显得很有兴致,一路上他们都在讨论校园的文化艺术节。尽管还没有开始举办,但贺北凡完全可以体会到自己身边的女孩子是多么的欣喜。歌手大赛,摄影展,书法展览,她在谈及这些事情的时候又显得那般忘我。北凡原本并没有多么高昂的兴致,现在却被念祎引得津津乐道。

    街道旁的路灯将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来来往往的路人们不觉对他们投来了羡慕的目光。但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不知不觉,他们已经走到了琴行的门口。少年不觉停住了脚,但很显然他想说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倒觉得,这次艺术节是一个展现自己的好机会。你想啊,在全校师生面前表演,这样的机会必定不多,而且这也是一个砺练自己的舞台,所以,应该好好准备才是。”少年边说还边点头,似乎很肯定自己的想法。

    “你说得没错。”叶念祎看似也很认同北宸的看法,她笑了,却略带着几分腼腆,“可是,我从来没有在那么多人面前展现过自己,我很害怕,我会怯场。”念祎说着又无奈地耸了耸肩。虽然,她并不想让贺北凡觉得自己这般弱小,但她的确如此。

    “没事的,念祎。”他的声音颇有磁性,听起来也很是温暖,“只要你用心准备了,你上台的时候就会有自信。真的,你相信我。”北凡的那双眼眸很漂亮,虽然并不大,却能给人带来足够的力量。

    “嗯,好吧。”叶念祎还是略带些胆怯地回答道,她一向胆小,对于这样没有把握的事情也不敢去轻易尝试,虽然校园艺术节也是一件令她感到兴奋的事。但大部分的时候,叶念祎只愿去做一个观众,她更擅于去欣赏别人的风采。尽管,念祎自己也很想去尝试,但她实在是没有这样的胆量,她很害怕自己会出丑。

    少女又前走了一步,琴行的橱窗还是那般明亮,在门口便能听见琴房里传来的悠扬的钢琴声,“那我先回去了,明天见。”她说着冲北凡摆了摆手,既而转过身去。少年倒觉得自己正说得过瘾忽而被打断了,不免有些扫兴。但他也无可奈何,毕竟,学校离家的距离并不远。

    虽然贺北凡不只一次地想要把这段距离拉长再拉长一些,但现实却是改变不了的。今天天色这么晚,也该是说再见的时候了。北凡想着,也冲念祎摆了摆手。她的背影很美,每天目送着他回家,这也算是一种幸福吧。正在这时,女孩子忽然转过身来,冲他笑了笑。这倒让贺北凡羞红了脸,他笑了,露出了两颗小虎牙,再次冲她摆了摆手。

    这一次,叶念祎倒显得心满意足的样子,这一次她没有再留恋,而是径直走进了琴行。贺北凡却并没有着急离开,而是静静地站在原地。他总是要看着她走进去才好,北凡也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总是令他感觉很奇妙,似乎自己被一种很奇怪的力量所吸引着,却又不知道究竟是什么。默默地看着女孩进去后,他竟然有一种无语伦比的快感。

    又在琴行的门口站立几秒,北凡这才打算离开。少年抬眸凝望着树枝上的秋叶,那一丛丛,一簇簇的金黄映入他的眼底。令他不由得感到自己像是步入了一个童话仙境中一般,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也随即被他抛在了脑后,在这样一个秋叶纷飞的世界里,他竟感到暖暖的幸福。

    走向家的脚步也不由得变得轻快了,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去,脑海里却仍是念祎的那副笑颜,想着她便会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阵喜悦。

    但值得贺北凡念念不忘的,却不只她的笑容。不得不说,叶念祎也是个才貌双全的女子。只是,更多的时候,她不情愿去展现自己才的一面。而这正是贺北凡认为她需要自己鼓励的地方。像她这样精通乐器的女孩更应该上台去展示一番自己的风采。倒不如,自己和她同台演出,也是一个不错的决定。

    北凡这样想着,不由得想起了坐在家里默默地等待着自己的那架钢琴。他最近很是疲倦,白天在学校学习完乐理知识,到家了之后又进入了忘我的练琴状态。况且,在琴凳上一坐便是三四个小时,也不肯让自己歇休。原本并不打算这么较真,但出于对现实的考虑,她又不得不逼迫着自己这么做,所以更是有些力不从心了。

    但即使再累再苦,他也不缺一个积极乐观的态度。相反,他还很喜欢这种富有挑战的感觉,每当练熟了一支曲目之后,他便会有一种说不出的成就感,这么想着,他竟有些迫不及待地要回家的感觉。

    少年来到了单元楼下,又三步并作两步地踏上了楼梯,他喘了两声粗气,习惯性地敲了敲门,“妈,我回来了。”尽管自己的校服的衣兜里就装着家门的钥匙,但贺北凡从没有开过门,而是更倾向于让母亲给自己开门。与其说是一种依赖,更不如说,他只是想让母亲知道自己已经回来了而已。

    但出乎贺北凡意料的是,他站在门口足足等待了两分钟,却并没有人给他开门,北凡并没有思虑太多。或许,母亲正在厨房里做饭没有听到吧。这样想着,北凡也不愿再麻烦她了。男孩随手掏了掏自己的衣兜,之后,将钥匙插在房门上轻轻一转,门便开了。

    贺北凡走了进去,但房子里却很黑,一盏灯也没有开。“妈。”北凡还是习惯性地叫了一句,只是并没有人回答他,“奇怪,妈去哪儿了?”北凡随手将门厅的灯打开了,黑暗的小房间顿时亮了起来,只是显得有些空荡。一向在门口迎接自己的母亲也没有了踪影,贺北凡着实感到奇怪,等他一转身望见饭桌上的两盘冒着热气的饭菜时他就更觉得奇怪了。

    北凡又像饭桌走近了一些,只见白瓷盘里堆着一些红烧肉,旁边还放着一碗炝莲白。这若是在以前,贺北凡一定会迫不及待地往嘴里扒上几口。但现在,他再也没有这样的食欲了。满身的疲倦让他不由得觉得困乏,于是他将书包往沙发上一撂,又无奈地揉了揉自己酸疼的肩膀。既然母亲不在,北凡也没有什么食欲可言。他自然也没有看见那张被何妤蕾放在餐桌上的留言条:“妈今天有夜班,很晚才能回来。米饭在电饭煲里,我没有给你盛,怕它凉了。你自己盛出来吃吧,不用等我了。”

    北凡脱去了校服,索性穿得松垮了一些。凡拉开了冰箱的门,从里面拿出了一瓶酸奶。扭开了瓶盖后又往嘴里灌了两口,似乎恢复了一些精力,没有刚才那般疲倦了。他缓了缓神,之后又坐到了阳台的钢琴前。

    那一双手很轻巧地放在了琴键上,这些黑白键已经是他的老朋友了。但北凡并不觉得厌烦,倒是越看越喜欢了。他翻了一页琴谱,今天要练习的曲目看上去很长,但北凡却有足够的耐心将它练好。

    他开始弹了起来,但万事开头难。弹钢琴这件事又何尝不是如此,第一遍没有任何技巧地弹了下去,贺北凡也不知道自己卡了多少下,还不免会有几个错音。他倒对自己的失误看得很开,毕竟,这也仅仅是第一遍而已,犯错也是在所难免。

    尽管不乏一个宽广的胸襟去接纳自己,贺北凡也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在短短的两分钟之后,他就开启了疯狂的练琴模式,细长而有力的手指飞速地在琴键之间跳跃,没有任何的休息间隙。这种音符的跳跃感不断地刺激着北凡的听觉,令他不由得闭上了自己的双眸,全身心地投入了音乐的演奏之中。

    当星星出现在了夜幕中,北凡的手指也弹奏得开始发烫,不但如此,他的手腕也开始出现了一种酸楚感。因为在琴凳上的他习惯性坐得笔直,背部自然而然也有一种被束缚的疲倦感。当按完了琴谱上的最后一个音之后,贺北凡也打算休息上片刻。

    少年从琴凳上走了下来,舒展了一下自己酸疼的腰肢,转动了一下手腕。无意间瞥见了墙壁上的钟表,表盘中的时针指向了十一的位置,真是奇怪,都这个点了,母亲怎么还没有回来。北凡不由得开始担心起何妤蕾来。

    他在琴凳上坐了这么长时间,也没有时间去照顾自己的肚子。这个家伙现在也开始抗议了,“咕噜咕噜”直叫。晚上没有吃饭令北凡有了一些饥饿感,他顾不得思考,双腿便直接把他带到了餐桌前。少年拿起了瓷盘旁边的筷子夹了一口放进了嘴里,便显得很是满足的样子。

    就在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了放在了一旁的留言条,北凡默默地在嘴里念叨了几句,母亲也真是辛苦。这么晚了,还有夜班要上,贺北凡想着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之后便又坐回了琴凳上,望着面前的黑白键,很快地弹奏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全能学生〕〔无敌从神级选择开〕〔我为国家修文物〕〔仙道长青〕〔七零甜妻太撩人〕〔青枝的佛系种田系〕〔世子在线求生〕〔农女有田:娘子,〕〔快穿之女配功德无〕〔神工〕〔我只想享受人生〕〔都市最强兵魂〕〔仙尊奶爸从无敌开〕〔我在抬头你在看〕〔九转神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