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霸帝〕〔洪荒之太清问道〕〔武道盖世〕〔交战〕〔狂战武尊〕〔带着女儿闯末世〕〔我是万道之主〕〔上神驾到:娇妻不〕〔重生之诸天大反派〕〔阴阳镇鬼师〕〔从文豪开始〕〔会行走的封印之书〕〔大唐第一赘婿〕〔浩瀚仙魔〕〔魔域王座〕〔无敌系统之请你砍〕〔通天药神〕〔凶楼〕〔科技之全球垄断〕〔在妖魔战国当狗的
肇庆资源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晚风残 077 撤职
    “北宸,北宸。”谭玙璠摇了摇男孩的肩膀,“你别再看书了。”贺北宸却像是没有听到似的,“fa

    tastic极好的,了不起的。”他的眸光仍停留在手中的书页上。

    “北宸,你别背了,比赛结束了你再背好不好?”玙璠被他无视了,因而有点小情绪,“你就光顾着看书,你听见我和你说话了吗?”

    “嗯,怎么了?”北宸却像刚刚反应过来一样,他终于把头从书本里抬起来,一脸认真地望着她,却见玙璠皱着小鼻子望着自己。

    “等会儿漪漪要出场了,你觉得我们班不应该表示一下吗?”玙璠的大眼珠转了转,纯真的神情中掺杂着可爱还有一些俏皮。

    “我们班需要表示什么?”玙璠的问题直接让北宸懵在了那里,他木讷的脸上泛着一丝疑惑,“我们除了鼓掌,还能做些什么?”

    玙璠四下张望着,见谢澜并不在身边,又趴在了他的耳边,“这样,我们去音乐室拿一些花束,等会儿漪漪上台的时候,我们上台给她送,你看怎么样?”玙璠说着,觉得自己的主意简直妙极了,不禁拍了拍手。

    “这样,这样做不好吧。音乐室不是不让随便进的吗?”无论同龄人玩得有多嗨,贺北宸总是坚持着自己的一套原则。

    “哎哟,现在音乐室肯定有一些准备上场的学生在练习。你也看到了尹大在评委席上坐着呢,谁会去管这么多。”玙璠继而觉得北宸太过于死板,连这样小小的规矩都不愿逾越。

    “那也不行啊,音乐室的东西岂是能随便拿的。”北宸觉得这样做太过于冒险,他有些心虚地向尹笛霄的方向望去,男人却没有注意到他,一张方脸专心致志地望着舞台的中央。

    “好啦,北宸,你陪我去呗,去取些花束过来。漪漪她最喜欢花了,我们要是给她送花,她一定会很开心的。”玙璠说着又笑了,清秀的脸颊浮现出两个迷人的酒窝。

    “行,行,我陪你去。”贺北宸虽然有些犹豫,但却拗不过玙璠的固执。

    “谢澜不在,我们现在开溜吧。”玙璠听见北宸的答复有些欣喜,但与此同时她也在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她弯下了腰向北宸摆了摆手,示意他像自己一样弯下腰来。

    贺北宸也是一个聪明人,他立刻就明白了玙璠的意思,他悄悄地从凳子上蹲下身来,他的动作很轻微,连坐在身旁的胖桉都没有注意到。

    北宸原本不打算打扰他,但玙璠却先开口了,她撩拨了一下晏桉的手,“桉子,桉子,你别看啦,帮我一个忙。”

    晏桉正沉浸于比赛的气氛中,他却感觉自己白胖的手被谁拍了一下,一脸懵圈地抬起头,见玙璠在冲自己傻笑。

    胖桉感到很意外,小宇宙居然也有这么温柔的时候,“怎么了?你想让我帮你干什么?”他眨了眨眼睛,那张胖脸都溢满了喜感。

    “桉子,和我们一起去音乐室抱些花来呗。”玙璠的话一出就触及到了晏桉为难的眼神,“桉子,我知道你人好,你就和我们一起去吧。”

    晏桉怎样都好,就是听不得别人表扬他,玙璠只是轻轻的一句就足以让他脸红,“行,我和你们一起去,我力气大,还能帮你们多抱一点。”

    桉子都被自己说服了,玙璠想想都觉得心里美滋滋的,加快了速度向音乐室的方向溜去,硬是在尹笛霄的眼皮子底下溜去了。

    小小的房间却异常的忙碌,狭小的空间里是各个乐器交错在一起的声音,跳动的黑白键,震动的琴弦成为这块地盘上的主角,准备上场的选手都在忙自己的事情,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三个人的到来。

    音乐室的窗台上是几个木质的花篮,球筐大的篮子里是绷绢做的仿真花束,玙璠全然忘记了音乐室的规定,忍不住拿在手上把玩。

    “哎,这些百合做的真好。乍一看还真和真花没有什么两样。”玙璠在一个小花篮前停下了脚,纤细的手指在白色的花瓣上抚摸着。

    贺北宸却没有忘记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他也没有谭玙璠那么多的情怀,而是麻利地提起了窗台上的几个花篮就往音乐室的门口走去。

    玙璠的手中却还拿着那支百合,像是把为宋漪漪送花的事都拋在了脑后,桉子却发现了北宸的匆忙,“哎,北宸,你等等我。”

    他说着慌忙往前踏了几步,“玙璠,走了,走了,北宸都出去了。”胖桉催促她道,他一边跑身上的肉一边晃。玙璠扭头一看这才反应过来。

    “下面有请10号选手,高一九班宋漪漪同学上台表演。”澄邈的咬辞还是如此的清晰,他与身旁穿着公主裙的漪漪相视而笑,一个侧身将手中的话筒递给了她。

    “哇哦,主持人也要参加这次比赛。”台底下的掌声就像要炸开一般,有些男孩子索性从位子上跳了起来。

    “难怪她今天穿得那么漂亮,她上次做主持的时候也没有这么隆重,原来她也要唱歌。”学生忽而有一些恍然大悟的样子。

    “黑夜给了我一双眼睛,我却用它去寻找光明。”漪漪的声音很柔,柔中泛甜,长长的黑发披于肩头,胸口的米色挂珠更衬出了她优雅的气质。

    澄邈站在舞台下的一角,那双看似很酷的皮鞋实则很硌脚,但他却没有随意地摆动。顺着漪漪甜美的女声他似乎将这些不悦都通通忘记了。

    谢澜刚从洗手间出来,女人用冷水洗了一把脸,最近的日子总是让她感到疲倦,但这群孩子确实很需要她,任劳任怨也是她自己的选择。

    快要走近时,她斜眼看了一眼自己的学生。不成想,自己只是离开了短短几分钟,他们却人如此的吵闹,就差把房顶掀翻了。

    “你们干什么呢?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谢澜驱赶着舞台下的学生,她极度厌恶他们这般放肆的模样。她刚刚走近那堆人群,还没有来得及让他们安静下来,又被阵阵的欢呼声所包围。

    “你们疯了是不是,懂不懂什么叫秩序。”谢澜怒吼着继而顺着学生们的眼光向舞台的闪光灯下望去。却见贺北宸手捧一束百合送进了宋漪漪的怀里。

    “漪漪,加油。漪漪,加油。”玙璠拿着手中的花枝随着音乐的节奏不停地摇摆,全然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

    “你们在那胡闹什么呢?”谢澜的声音大的出奇,“贺北宸,谁让你到舞台上去的,你赶紧给我下来。”即便音乐的伴奏声开得很大,但仍然盖不住谢澜的喊叫。

    北宸的手怔了一下,脸上的表情随即僵硬了下来,谢澜的那双眼睛里透出的愤怒更是不言而喻。他咬了咬自己的下唇,像是忽而丢了面子,在众人的唏嘘下顺着舞台的台梯几步踏了下来。

    “贺北宸,你怎么回事啊你,校园十佳歌手的评比我们班不参与,难道我没有和你说过吗?”谢澜正对于他月考空题的事念念不忘,谁知他还自己往枪口上撞。

    “您是说过,但我觉得您做的不对。校园的活动就是要让学生积极参与的,不然岂不是失去了它开设的意义。再说班里的一些同学也真的需要这样一个机会去展示自己。”贺北宸知道自己做的很过分,但他却不得不这么说。

    “我的话你现在都听不进去了,是吧?”谢澜喘着粗气,果然是被贺北宸气得不轻,“我不让你插手这件事,结果你还是把班里同学的名单报了上去。这就算了,你还带头上去送花,贺成宸,你倒底想干什么?”

    “我没有想干什么。”北宸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我觉得我们作为一个集体,应当向为班级争光的同学呐喊助威。而我作为班长,更应该把班里的气氛调动起来。”

    “你也知道你是班长。”谢澜狠狠地白了男孩一眼,“你带的什么头?学校举办一个歌唱比赛,你们就像疯了一样,没有组织,没有纪律。心都收不回来了,你告诉我还怎么学习?”

    贺北宸却定定地看着她,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玙璠站在一旁,手中的百合花掉落在了地上,手心里出了一把冷汗。

    “你没话说了吧。你这个班长权利真大,连我班主任的话都不放在眼里。”宋漪漪的歌已经唱完了,但澄邈却迟迟不敢上台主持。台下都很安静,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谢澜的身上,等着她把话说完。

    “贺北宸,我不是没有不给你机会,是你自己不懂得珍惜。”谢澜竟然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上次我就想撤你的职,但还是给你留了个面子。可你最近的表现呢?学习退步了不说,精神状态也越来越差,所以,我觉得没有必要再给你机会了。”她说着音调忽而上扬了。

    “贺北宸,以后班长你不用再当了。至于这个职位谁来当,班里投票来决定。你就继续一意孤行吧,我看你能任性到什么时候。”谢澜数落地很来劲,她原本以为贺北宸的心里会很难受,或许,他应该努力地向自己辩解。

    但北宸没有,与此相反他没有一点点的难受,而更多的则是一种释然。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却没有令他感到焦急,他潇洒离开的背影让谢澜大失所望。

    “你去哪里?回自己的座位上去。”任凭谢澜在身后气得直跺脚,贺北宸却径直上了楼。他累了,他实在不愿再应付这些数落,索性一走了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全能学生〕〔无敌从神级选择开〕〔都市最强兵魂〕〔我为国家修文物〕〔仙道长青〕〔七零甜妻太撩人〕〔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青枝的佛系种田系〕〔世子在线求生〕〔头狼〕〔农女有田:娘子,〕〔美食供应商〕〔神工〕〔我只想享受人生〕〔仙尊奶爸从无敌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