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透视仙医〕〔一眼定情:冷少甜〕〔一代女王柳炊烟〕〔都市绝狂兵王〕〔一往情深,傅少爱〕〔妈咪抢手,爹地要〕〔重生名门娇妻:厉〕〔幻月流殇〕〔车神代言人〕〔重活之美女如云〕〔乡村妙手小仙医〕〔神偷问道〕〔异世之神帝修炼系〕〔大佬的复苏之路〕〔娘子别动手〕〔一寸山河〕〔九阙朝凰之第一女〕〔重生狂妻,慕少花〕〔极品赘婿〕〔灵界战雄
肇庆资源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晚风残 043 打架
    又是星期一的早晨,太阳慵懒地播撒着它的光茫。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转眼又是令玙璠煎熬的一个星期。

    “你怎么了?生病了?”晏桉拍了拍玙璠的胳膊。

    “我只是感觉很困,趴一会儿还不行吗?”谭玙璠就像打了霜的茄子,只要上课,她永远都打不起精神。

    “你不会今天早晨又去拍日出了吧?”晏桉知道玙璠有这样的癖好。

    “没错,不过是拿手机拍的。”玙璠说完,又沉沉的睡去了。

    晏桉原本想要劝她两句,不过见玙璠疲倦的样子又不免心疼,便没再打扰它。

    “今天我们继续讲《荆轲刺秦王》。”虽然工作很辛苦,但谢澜总是很有热情,她拿起了粉笔,却瞥见了教室最后一排的位置。大好的时光,玙璠竟用来睡觉,这让谢澜像吃了一只苍蝇一样难受。

    “谭玙璠,谭玙璠。”谢澜的好心情都被她一扫而空。

    玙璠仍在座位上犯着迷糊,两只眼睛半睁半闭,像是没有听见谢澜的话。

    “喂,玙璠,你快醒醒。”晏桉不得以地推了玙璠一把。

    “你干什么?”玙璠不耐烦地吼叫。

    “谭玙璠,你以为这是你家是吧?”谢澜拿着教棍走了过来。

    玙璠迷迷糊糊地站起来,看谢澜来到了自己的桌前。

    “你上周六干什么去了?”谢澜又翻起了旧帐。

    “什么也没干呀。”玙璠仍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再说你什么都没干?你是不是逃课了?”谢澜的教棍落在了玙璠的肩上,疼得她扭动了一下肩膀。

    “是,我逃课了。反正我在学校里呆着也不想学。”谭玙璠在说这句话时竟没有丝毫的畏惧,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来的。

    “你逃课你还有理了?”谢澜从未见过这般难应付的学生,“那你就说说,你逃课干什么去了?”

    姚亮坐在位置上打了个哈欠,“看样子,这节语文课又不用上了。”

    “我去看摄影展了。”玙璠面无表情,全盘托出。

    “看摄影展?”谢澜对玙璠的回答感到好笑,“摄影展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也去参加?”

    但玙璠却并不打算告诉她,这是她自己的秘密,连最亲近的朋友她都没有告诉。

    “谭玙璠呀,谭玙璠,你说说你,以后打算怎么办?你不想学习,也不想参加高考,那你有没想过你的未来?”谢澜望着面前的女孩,她竟没有丝毫的悔意。

    “有啊。”玙璠拈起头,依旧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我以后要做一个摄影师。”

    “做个摄影师?”谢澜越发的觉得她幼稚,“你口气倒不小,你以为什么事情都像玩一样那么简单。我告诉你,谭玙璠,你不努力学习,你干什么都不行。”

    “您怎么知道我不行?我可以。”玙璠还是一如既往的倔强。

    “好,你行。那你就先把学习成绩给我提上去。还有,你今天为什么没有去打扫厕所?”谢澜双手叉着腰,那样子都要把她活剥生吞了。

    “打扫厕所不是我该干的活,我也没时间做。”谢澜的眼睛瞪得再大,玙璠还是不怕她,“不然,要保洁阿姨干什么?”

    “你……我管不住你了,是吧。那你出去,不要在我们班呆着。我谢澜没有你这样的学生。出去。”谢澜气得手里的教棍都快握不住了。

    晏桉也被她吓住了,哆哆嗦嗦地给她让位置。玙璠却对这一切都是无所谓,“出去就出去,谁怕谁?”她一脚踢翻了板凳,走了出去。

    “我靠,这娘们,真厉害。”姚亮在心里都畏惧起玙璠来,他没想到她的性格如此泼辣,竟敢公开和谢澜叫板。

    还从未被学生气成这样,谢澜的嘴唇都在发抖,“好了,我们现在继续上课。”她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玙璠来到了楼道里,却觉得异常的轻松。比起勉强坐在教室里听课就强得太多了。

    “秦王闻之,大喜。乃朝服,设九宾,见燕使者咸阳宫……”谢澜在讲台上喋喋不休,北宸却没有了听下去的心思,他的心里满满的都是玙璠,笔记本上的字也变得漫不经心。

    “贺北宸,贺北宸,你在想什么呢?站起来,把这句话给大家解释一下。”谢澜看出了北宸不专心,故意点他起来。

    北宸的心里一紧,即刻便平静了下来,“这句话的意思是说,秦王听到这件事很高兴,于是换上朝服,设宴九宾,在咸阳宫接见了燕国的使者。”

    “坐。”谢澜没想到贺北宸可以翻译出来,但也不好再说什么。

    玙璠活动了一下筋骨,她的双腿站得酸疼,“不是都已经下课了吗?谢澜怎么又拖堂了?”女孩抱怨道。玙璠原本想要回班坐一会儿,可谢澜却迟迟不下课,害得她只能站在班门口。

    “哎,这不是谭玙璠吗?她怎么不进去呀?”

    “那还用说吗?肯定是被谢澜罚站了呗!”

    “她在九班天天考班里倒数,真不知道她是怎么考进来的。我要是她呀,我就找个地缝钻进去。”一群其他班的女生走到教室门口在那絮絮叨叨。

    但玙璠岂是好惹的,“哎,闭上你们的臭嘴,我怎么样,还轮不到你们说。”虽然她的确如此,但却不允许任何人对她指指点点。

    “你不是吗?自己差还不让别人说了。”那个多嘴的女生不知道玙璠是不好欺负,“像你天天闯祸,年级谁不认识你?”

    “你再给我说一遍。”玙璠真的生气了,上前抓住了小个子女生的头发,往下揪。

    “你……你干什么?你要打架是吗?”面前的小矮个疼得嚎叫,“我给你说,我可不怕你。”临死的鸭子还要嘴硬,玙璠直接将她的发带解了下来。

    方才嚣张的小矮个,现在却嚎啕大哭,想要还手,向玙璠的身上扑打去。

    “你敢打我?”玙璠扑向她,将她按在了地上。看到玙璠蛮横的样子,方才一起聊天的两个货此时却两个蒙瓜一样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打人啦,打人啦。”被按在地上的小个人,开始请求支援。玙璠还没有把她怎么样,她就又哭又闹。

    “哎,你怎么打人呢?”

    “这是学校,打架是违反校规的。”

    “就是呀,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解决吗?偏要打架。”一拥而上的学生令玙璠无可奈何,有人拽着她的胳膊,令她很不舒服。

    玙璠原本只是将她推在了地上,并没有要打她的意思。现在却像是玙璠真的下手了一般。

    “谭玙璠,你在干什么?”人群渐渐地散开,谢澜夹着课本从教室里走了出来,“我让你在门口站着,你又和别人打架。”

    “我没有。”玙璠直起了腰。

    方才被扑倒在地上女孩,爬了起来,看上去狼狈极了。秀长的头发都散了下来,零乱地披在了肩上,脸上是痛苦的表情,嘴里还在抽噎。

    “你没有?”谢澜又怎么会相信她的话,“你看看你把她欺负的。”

    “她活该,是她自己嘴欠。”玙璠的脾气很倔,活像一个假小子。

    “谭玙璠,你太过分了。走,和我到办公室去。”玙璠的反驳让谢澜在学生中丢了面子,她决定和玙璠好好谈谈。

    “你们都在这看什么看?回班学习去。”谢澜生气地教训了学生两句。女人的话很严厉,学生们也不愿在这样的是非之地逗留,悻悻地走了。

    玙璠紧跟着女人的脚步,谢澜的高跟鞋在楼道里发出了轻脆的响声,一下一下听起来很凌乱。她们终于走到了她的办公桌前。

    “说说吧,为什么要这么做?”谢澜的情绪稳定了下来。

    “她对我指指点点,瞧不起我。”玙璠站在谢澜的面前,就像是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你这样做谁看得起你?你想要别人看得起你,就要做一些让别人看得起的事情。”谢澜语众心长,希望玙璠可以悔改。

    “你说你不喜欢学习,但你是个学生,你别无选择。”女人叹了口气,“既然你能考到重点中学,能考到尖子班,就说明你不差。是什么让你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

    “老师,如果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考,那又有什么考的必要?”玙璠显得异常的释然,“不是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我们都像被固定的模型捏造出来的,那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意思?”

    “可是,你也并非不擅长学习。你分到这个班里时的成绩是不错的,还有最后这三年,你要放弃,你不觉得很可惜吗?”谢澜的话发自肺脯。

    “没有什么值得可惜的。我这不叫放弃,我只是找到了自己喜欢,愿意为此付出一生精力的事。”

    “谭玙璠,你太天真的。这个世界永远都不是你想干什么,而是你能干什么。马上就该分班考试,你现在的成绩是什么样子,你心里应该很清楚。能不能留在这个班,全在于你自己。”

    话以至此,玙璠有自己的看法,谢澜也无法扭转她,“你走吧,记住我给你说的话。选择一条怎样的路,全在于你自己,你今后不要后悔。”

    “我不会的。我就从来没有做过让自己后悔的事情。”玙璠洒脱地回答,转身离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全能学生〕〔无敌从神级选择开〕〔我为国家修文物〕〔仙道长青〕〔七零甜妻太撩人〕〔青枝的佛系种田系〕〔世子在线求生〕〔农女有田:娘子,〕〔快穿之女配功德无〕〔神工〕〔我只想享受人生〕〔都市最强兵魂〕〔仙尊奶爸从无敌开〕〔我在抬头你在看〕〔九转神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