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尚衡〕〔无良帝王的追妻之〕〔回到汉末当暴君〕〔三国:每天一个签〕〔一世独尊〕〔我的双胞胎老婆苏〕〔叶斓珊〕〔位面无限定〕〔前任凶猛〕〔都市绝品战神〕〔有神如此〕〔我的徒弟怎么都成〕〔修罗战神江策丁梦〕〔读秒[娱乐圈]〕〔萌宝驾到:爹地宠〕〔狼婿〕〔王婿〕〔萌宝乘以二:神秘〕〔穿成大佬的反派小〕〔医武狂龙
肇庆资源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侯府遗珠 第344章
    “啥子东西不适合清哥儿他们?”突然外面传来了叶老爹的声音,随即便见一身风尘的叶老爹与叶大民父子掀了门帘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哎呀,看你们父子俩这埋汰样,先去洗洗再进屋来坐下说话!”陈氏向来爱干净,进京一年多了,便更是讲究起来。

    叶老爹看了眼自己身上皱巴巴的衣裳,倒也没反驳,接过陈氏给他准备的换洗衣裳乖乖地去隔壁的浴房洗漱更衣。

    叶大民当然也不能例外,跟着吴氏去了自己的屋里洗漱更衣。

    待叶大民洗漱更衣完毕,也从吴氏嘴里了解到了刚才在正房起居间外听到片言只语的前因后果,不由皱眉摇头:“咱娘啊!真是老越越糊涂了!婉婉对咱们家的好真是没得说的了!”

    吴氏只是暗自叹了口气,叶大民是儿子,有些话可以说,可是她却不能说出口。

    这两年陈氏糊涂的事做得真不少,可是除了跟在陈氏身后替她收拾,吴氏真的不能做太多。

    让吴氏觉得庆幸的是,叶家在京城也没什么亲戚可以走动,而三个儿子也还只是在国子监读书,平日里迎来送往的交际并不多,陈氏见人的机会不多,倒是让吴氏省心不少。

    “放心,咱娘糊涂,咱爹心里明白着呢!我会私下与咱爹说说这事,可不能让咱娘寒了婉婉的心!”叶大民自是明白吴氏的难处,也明白心里的担忧,拍了拍吴氏的手道。

    这日直到冬雪离开墨香街回震南侯府,也不见稽康回叶宅。

    直到叶清兄弟几个从国子监回来,才发现稽康是与三兄弟一起回来的。

    叶清兄弟几个如今又做回了走读生。

    稽康虽说暂住在叶宅,却并不与叶家同食,而是跟老仆两人在小院子里自己开伙。

    故而虽说已经快到饭点的时辰,依然打算带着老仆直接回自己暂住的小院。

    只是还没与叶清几个分开,便被从正院过来的叶大民请进了正院的起居间:“婉婉给稽先生送了些卷子来。”

    “今日妹妹过来了?”叶深眼睛一亮。

    叶大民摇头:“婉婉没来,让冬雪过来了一趟,除了给稽先生送的卷子,还给你阿奶送了点心和针线。”

    叶深眼里的光顿时暗了下去,他明白放榜那日自己的咄咄逼人让林婉伤心了。

    叶湛轻轻拍了拍叶深,虽说什么话都没说,那安抚的意思不要太明显。

    叶深强忍着心底不断翻涌的酸涩,侧着看了叶湛一眼,心里又盘算起该如何哄林婉开心。

    稽康进了起居间少不得要先与叶老爹和陈氏见礼,当他接过叶老爹亲手递给他的牛皮袋,眼角不动声色地在叶家众人脸上一扫而过。

    稽康来到京城暂住在叶家已有好几个月,足以让他察觉到林婉与叶家的相处似乎有些问题。

    最初的时候稽康还以为是林婉的地位变了人也变了,慢慢地发现变的不是林婉,而是叶家人。

    细细观察之后终于发现根源在陈氏一人身上。

    就如此时此刻,叶家其他的人都是一脸坦然,陈氏看着牛皮纸包的表情有些不对。

    稽康何等聪慧,自是一下便明白了陈氏表情代表的是什么。

    牛皮纸袋里装的东西虽说对他殿试很有帮助,可对于现在的叶家三兄弟却并没有多大的用处,不过稽康又不能说陈氏的想法有错。

    不过这里面的资料也不是什么不能见人的东西,稽康当即便生出了替林婉澄清的心思,当着大家的面便启了封。

    稽康一边启封一边招呼叶清几个:“你们几个也来看看!这里应该婉婉收集的一些有关殿试的资料。”

    对于自家阿奶的那点小心思,就算最为迟钝的叶清心里都门清,更别说机灵的叶湛和心思深沉的叶深了。

    只是在叶清和叶深都没有开口说话之前,便被叶湛抢了先:“我们都没有参加过会试,这殿试的资料对于我们来说应该没什么用处!”

    “看看当长长见识吧!也不枉婉婉的一番苦心。”稽康淡淡地说道。

    叶深瞟了陈氏一眼,在心里叹了口气,阿奶的表现越来越明显了,连稽先生都看出来了!

    “那就看看吧!”叶清不动声色地给叶湛打了个眼色,阻止他继续开口说话。

    叶家三兄弟到底都是有着举人功名的读书人,很快便与稽康一起沉浸在林婉给他们带来的资料之中,将这间起居间当成了他们读书探讨学问的书房。

    陈氏看着叶家三兄弟那个投入的模样,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

    虽说将大半的心思放在林婉送来的资料上,叶深还是没有放过对家人的观察。

    叶老爹神色一如既往,嘴里含着烟嘴,带着期盼的目光时不时落在他们三兄弟身上。

    叶大民与吴氏轻轻说着话,夫妻俩尔后都会抬头往他们这边看上一眼。

    唯独陈氏沉着脸,显然又想歪了!

    “稽先生,这些基本都是发生在去年还有今春的事,也不知皇上到底更重视哪一桩。”叶深开口道。

    “你们看这页,咱们这位皇上十分注重民生,江南的大旱、京城的疫情,北地的暴雪都关乎民生,都有可能成为殿试的考题。”稽康扬了扬自己手中的那页纸道。

    这页纸上的字,一看便知是林婉亲笔所书,上面是林婉根据震南侯府的男人们对当今圣上的了解总结出来的。

    震南侯府男人中林修武是辅佐皇帝坐稳帝位的老臣,林文杰为皇帝掌着拱卫京城皇城安危的西大营,林文博如今更是替皇帝掌着户部这个钱袋子,而林鸿飞也时不时进宫为皇帝讲书。

    个个都是皇帝眼里的近臣,即便他们对于皇帝的看法各有不同,通过林婉总结的这份资料对于稽康而言依然极为重要和宝贵。

    不过对于现在的叶家三兄弟的帮助自然是有的却不大那么大。

    毕竟时局随着时间在变化,皇帝陛下的性情也会随着时间发生变化。

    就算三年后叶家三兄弟有幸参加殿试,就算皇帝陛下的性情也没什么大的改变,今日林婉让冬雪送来的这份资料对叶家三兄弟的帮助也是有限的。

    当然不妨碍叶家三兄弟涨见识!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在港综成为传说〕〔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