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八零当团宠〕〔莫宛溪贺煜城〕〔开个书行成首富〕〔他命中缺糖〕〔重生之不负恩泽〕〔童小姐乖乖受宠〕〔童小姐乖乖受宠陆〕〔为了出狱,她嫁给〕〔贵女重生:神医倾〕〔无敌:从我是一只〕〔我在山寨当军师〕〔第一名媛:童小姐〕〔童颜陆霆骁〕〔顾颖初宋谨〕〔邪君的第一宠妃〕〔我这无处安放的魅〕〔皇叔宠妃悠着点〕〔姜六娘发家日常〕〔这没名没分的日子〕〔二婚必须嫁太子
肇庆资源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侯府遗珠 第333章
    虽说林婉准备参加年度结业考试打算提前结业的事,因为林婧这个快嘴被钱霏霏和毛艳霞所知悉,不过这个消息还是被控制极小的范围之内,连书院里的先生知道的也是极少数。

    叶家那边更是在林婉顺利通过了女子书院严苛的提前结业试之后才得到的消息。

    叶家得到消息那日是腊月二十三那日,正是传统的小年夜。

    林婉特地给冬雪放了一日假,让她去墨香街与父母聚上一聚。

    “妹妹居然真的做到了!”虽说之前林婉有与他透露出想提前从书院结业的想法,叶深却一直没将这件事当真。

    毕竟林婉现在是震南侯府的姑娘,做事哪里能像从前在叶家那样随心所欲。

    再说想提前从女子书院结业也不是件十分容易的事。

    叶深万没想到消息林婉居然做到了!

    消息传到叶深耳边的时候,叶深刚写好一篇满意的策论,乍然听到这个消息心里不由一惊,猛地站起来看向传消息给自己的戚大宝。

    许是叶深的动作太过突然,将一边说着刚听来的消息一边替叶深洗笔的戚大宝吓了一跳,差点将手中的笔都给甩了出去,顿时书桌上又是水又墨。

    书桌上还放着叶深刚刚书就的得意之作,在主仆俩手忙脚乱的一番抢救之下,所幸中溅了点水迹在纸上并没有毁了文章。

    看着只溅了点水迹的文章,戚大宝一脸的劫后余生,轻轻拍了拍自己并不坚实的胸膛略带埋怨地看着叶深道:“公子,你干嘛这么大的反应,吓奴才一跳,还好没毁了文章!”

    戚大宝八岁就到叶深身边当了书童兼小厮,三年多来与叶深一同成长,亦仆亦友,故而戚大宝与叶深说话便有些随意。

    叶深淡淡地看了戚大宝一眼,戚大宝顿时闭紧了嘴巴。

    叶深在书桌前重新坐下,外表看似沉静如常,心里却如油锅在翻腾。

    他是真的没想到林婉说到做到,真的按自己的想法拿到了女子书院的结业文书。

    叶深的心里是十分矛盾的,既希望林婉能在书院轻轻松松地多读几年多认识一些朋友,同时又希望林婉是自由自在想干什么便能干什么的。

    但是从书院提前结业的林婉,真的能去做她自己想做的事吗?

    不行,得找个机会好好问问林婉!

    叶深将目光投向自己刚刚做好的文章,心里顿时便有了主意。

    拿着文章向林鸿飞讨教就是一个很好的上门借口!

    只是国子监是开始放假了,衙门却还没有到封印放假的时候。

    大虞国官员的年假以除夕正旦日为中心,加上除夕前四日、正旦后四日总共放十日。

    今年是大年,腊月有三十,衙门封印之日为腊月二十六,也就是说离衙门封印尚有三日。

    叶深虽说心里有诸多的疑惑,却也知道不能像小的时候那样想怎么做便怎么做,只能按下心来,静待衙门封印放假之日的到来。

    事实上对于林婉提前从女子书院结业,早感到疑惑不解的人是借住在叶宅的稽康,为了一解心中的疑惑,稽康特地让老仆寻了冬雪来询问。

    “你可知婉婉为何提前结业?”老仆带着冬雪刚跨进稽康的小书房,稽康便开门见山地问道。

    冬雪来叶宅之前,林婉便有所交待,冬雪自然知道该如何应对。

    “想做自己想做的事?”稽康摸着光洁的下巴,眉头慢慢皱了起来。

    是什么想做的事,非要离开书院才能做?

    “震南侯府的意思还是婉婉自己的意思?”稽康继续问道。

    “是姑娘自己的意思。老爷开始的时候并不同意,是姑娘寻了好些个理由,才说服了老爷呢。”说起林婉提前从书院结业,冬雪内心里也是那么赞同,在书院读书多轻省了,也就姑娘爱操心,于是巴啦巴啦似将林婉是如何说服林文博签字的事给说了个底朝天。

    林婉那些个理由看似条条正当合理,可细想想却哪一点都站不住脚跟。

    震南侯府的奴仆下人几百人,难道就找不到几个尽心尽责的奴才照顾林媛?

    林婉没去书院读书,真的就能让林媛避开水痘?

    再说掌管二房内务更不是理由!

    且不说安惠娟用不了多久便能出月子,就算还要调理一段时间的身子,安惠娟身边有的是能替她管家的丫鬟嬷嬷,哪里便要林婉来接手?

    稽康心里有许多不解,却也知道从冬雪这里并不能问出林婉的真实用意,只能叹了口气又问了些林婉结业考试的情况。

    “姑娘可棒了!山长亲自当考官,整整考了一日。据说是山长请书院的先生分别出的题,由山长人先生们出的考中随机抽题对姑娘进行考核。

    上午考的是文化课,分别抽到了诗和文章。

    山长只给了姑娘一刻钟的时间,要姑娘吟颂冬雪与寒梅,诗中不能带上雪和梅这两个字。

    文章呢,是让姑娘说说对‘三从四德’的认识。

    对了,还有好几道超难的算术,姑娘都给了正确的解答,姑娘的解答比书院先生的解答要简单明了很多。

    下午抽到的是琴、棋和针线厨艺。

    先生是知道我家姑娘的,琴棋书画都难不倒姑娘!

    针线厨艺,我家姑娘更是手到擒来。

    自然是样样都得了优!

    后来山长还加考了一项画,让姑娘现场做画,结果还是优。

    山长这才给姑娘签了结业文书。”说起林婉那日参加的结业考,冬雪如数家珍,自豪得不要不要的。

    不过稽康还是从冬雪的这番话中听出了问题,那便是被冬雪一语带过的有关“三从四德”的认识。

    “说说婉婉那篇对于‘三从四德’认识的文章。”稽康神色淡淡地看着冬雪。

    冬雪脸上微微一僵讷讷道:“我……并没有机会进书院目睹姑娘的考试,都是听四姑娘说的,哪里能与先生说姑娘的文章?”

    稽康微微点头倒也不难为冬雪,只是给林婉写了封信,让她交给林婉,在信中特别点明想看看林婉结业考试所做的诗和文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在港综成为传说〕〔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