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尚衡〕〔无良帝王的追妻之〕〔回到汉末当暴君〕〔三国:每天一个签〕〔一世独尊〕〔我的双胞胎老婆苏〕〔叶斓珊〕〔位面无限定〕〔前任凶猛〕〔都市绝品战神〕〔有神如此〕〔我的徒弟怎么都成〕〔修罗战神江策丁梦〕〔读秒[娱乐圈]〕〔萌宝驾到:爹地宠〕〔狼婿〕〔王婿〕〔萌宝乘以二:神秘〕〔穿成大佬的反派小〕〔医武狂龙
肇庆资源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侯府遗珠 第234章
    这几日林婉几乎可以说将头埋进了二房的账册,不放过任何一条疑似线索。

    功夫不负有心人,林婉在罗氏从蓟州带回来的账册中找到了罗氏埋在其中的线,通过这条线抽丝剥茧终于明白为何罗氏离开前只在账上留下七百八十二两三钱。

    找出问题之后,林婉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问题就出在桂姨娘这些年多领的月钱上。

    罗氏临走前一次性从二房的账中抽走了桂姨娘这些年多领的月钱。

    所幸二房账上总额还算充足,要不然指不定还是负数呢!

    林婉本不想介入父母之间的那些事,偏罗氏不放过自己,没办法只能将自己的发现指给林文博看:“母亲在这几本账册里都做了记号,这些做了记号的银两加在一直的总和,正好是母亲临走前支取银两之数。”

    将账册推给林文博,林婉便不再说话,并示意白嬷嬷等暂时回避。

    林文博虽说不是很精通经济俗务,好歹也是当了几年知府,账册当然能看懂。

    待他确定林婉所指的是什么意思,一张脸刹那间涨得通红。

    所幸屋里只剩下父女二人,林文博总算觉得没有那么难堪,当然尴尬是难免的。

    林文博轻咳一声,目光微微闪烁,瞄了眼微低着头的林婉小声问道:“这事婉婉还告诉了何人知晓?”

    林婉抬了起眼皮做足了乖乖女的模样如实道:“开始的时候,婉婉并不明白母亲这些记号是什么意思,便去找祖母讨教,主要是了解对府里月钱的一些规矩。

    婉婉能弄明白账册上的蹊跷,全亏祖母细心指点。

    即便父亲今日不来支钱,婉婉也正打算去找父亲。”

    林婉说这番话倒不是要将矛头转向蔡氏,而是蔡氏心疼林婉特地教她如此应对林文博。

    这事源头本就在林文博身上,就算罗氏的作法过分了些,也情有可原。

    林文博顿时又尴尬了,林婉找他要问的事,不用猜也知道必是有关桂姨娘月钱之事。

    “除了你祖母还有其他人知道吗?”林文博继续追问道。

    事实上林文博自己心里清楚得很,这话问了等于没问!

    当然还有其他知情人!

    当初蔡氏说服林文博让林婉管账之时,便是因为林婉身边有白嬷嬷可以帮衬林婉,以此说服林文博。

    二房的账到林婉手上已经有四、五日了,林婉知道多少,白嬷嬷自然知道多少,说不定白嬷嬷比林婉知道的还要更多些。

    事到如今又能怎么办,自己做的孽总要自己来承担。

    如今最主要的还不是自己的难堪与尴尬,而是二房无钱可支,他可正等着用钱呢!

    林文博打算与林婉好生说说,先支五百两给他应应急,那怕只支给他四百两也成,只是林婉一口咬定最多只能支给他三百二十两。

    这还是林婉拆东墙补西墙,咬牙将罗氏以及跟着罗氏一起去蓟州的那一班人马的月钱先支给林文博,否则哪里有这么些银子给他,最多也就是将林文博自己的月钱给他而已。

    林文博好说歹说林婉就是不松口,情绪上便有些急躁了,声音也就大了起来,语气当然也不太好:“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死心眼呢,为父又不是不还你,不过是拆借几日,为父向你保证只要手上有了余钱便还给你!”

    林婉依然摇头,一张俏丽的小脸快皱成了苦瓜脸:“父亲这不是为难婉婉嘛,明日便是发放月钱的日子,婉婉若是把钱给了父亲,拿什么给大家发月钱。婉婉自己无所谓,可是二房那么多的下人,可都等着月钱呢!”

    “下人吃穿都由府里出,谁会等月钱度日!”面对固执的林婉,林文博差点要怒吼了。

    林婉却给林文博掰起了手指头,这个嬷嬷等着月钱凑齐聘礼给儿子娶媳妇,那个丫鬟等着月钱给爹娘治病……

    总之就没有不缺钱的下人。

    许是因为之前林文博的声音大了些惊动了隔壁的蔡氏,便让乔嬷嬷亲自过来询问到底出了什么事。

    乔嬷嬷刚出正房,便见春草、冬雪和白嬷嬷都在暖阁外候着,悄悄上前来问了白嬷嬷暖阁里到底出了何事,待得了白嬷嬷的答复,望了望暖阁便回正房禀报去了。

    未几蔡氏便带着乔嬷嬷和春香从正房出来往暖阁来。

    虽说对林文博的所作所为有些嗤之以鼻,白嬷嬷到底还是顾及林文博的颜面,撩开门帘往里面通报了一声。

    林文博顿时哑了。

    林婉的脸上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

    如果可以,林婉并不愿意扰了蔡氏的清静,偏偏二房的内务处处都是坑。

    林文博和罗氏不但是最擅挖坑的人,而且从来只挖不埋,林婉接这个内务实在是步步艰难。

    当然林婉手上不是没有银子,林鸿飞足足给了她五千两呢。

    不过林婉知道自己不能开这个头,只要开了头后面便再难刹住。

    今日就算只给林文博支二百两的月钱,也要让林文博明白她的难处,当然最好是林文博能够主动出面将桂姨娘的月钱降至府中规定的额度。

    “婉婉有什么做得不好,你好好与她说,婉婉还能不听你的?大呼小叫的像什么样子!”蔡氏进了暖阁便不悦地瞪着一脸尴尬的林文博,全然不管林文博是否尴尬。

    携了林婉一起在软榻上坐下,蔡氏便将林婉搂在自己的怀里轻声细语地问起林婉来:“告诉祖母,你到底做了什么事,令你父亲如此责备于你?”

    林婉瞄了林文博一眼,见他直给自己使眼色,索性摇了摇头靠进蔡氏怀里不说话。

    这个问题还是让林文博自己来回答!

    蔡氏自然已经知道起因在林文博需要支钱,她是知道林婉手中到底有多少钱的,自然明白林文博与林婉之间为何会起争执,定是林文博需要支取的钱数超出了林婉所能承受的额度。

    林文博见林婉躲进蔡氏怀里不说话,倒是多了几分安心,林婉到底还是给了他薄面,略有些尴尬地轻咳了一声,终究没有瞒着蔡氏。

    蔡氏瞪了林文博一眼:“你一个当父亲的,不给婉婉支持也就罢了,反而第一个给婉婉添麻烦!你们二房的账上就七百多两银子,也只够这个月的月钱,你一口气便要支五百两,你让婉婉拿什么发月钱?发不出月钱,你又让婉婉如何管理二房的内务?”

    林文博在蔡氏面前还是十分温顺的,这不,语气从对林婉的强硬迅速切换成温和柔软:“儿子这不急着用钱嘛。”

    蔡氏倒也不问林文博到底何处急需用钱,只有些嫌弃地看着林文博道:“你好歹也是三品大员,圣上的赏赐下面的孝敬还少吧,区区五百两银子也能难倒你?得得得,我也不问你那么多,这钱你别难为婉婉,先从我那里支,记住了,可是要还的!”

    顿了片刻蔡氏似想起了什么,原本已经缓和下来的表情又严厉了几分,怒瞪着林文博道:“听说你给你那房里的桂姨娘定的月钱是二十两?你们在外面的时候如何我不管,回到府里便好按府里的规矩来。若你坚持给桂氏二十两,那十五两的差额便从你的月钱里补,不有让婉婉一个站姑娘替你贴补的理!”

    林文博的脸刷地又红到了耳朵根连忙道:“没有的事没有的事,府里所有姨娘的月钱都是五两,她自然也是一样的,一样的!”

    一刻钟后,林文博从林婉手中领了二百两月钱,又从蔡氏那里支了五百两银子,虽说如愿以偿,离开正和堂的时候,脸色却并算太好,而且出了正和堂便直奔芙蓉苑。

    芙蓉苑内已经被禁足数日的桂姨娘听到林文博的声音,顿时得意地眉开眼笑。

    可惜林文博此来的目的与桂姨娘所想却是南辕北辙。

    林文博皱着眉将挂在自己身上的桂姨娘推开,冷着张脸告诉桂姨娘从本月开始桂姨娘的月钱与所有姨娘一样,不待桂姨娘反应过来便转身扬长而去,身后传的哗啦啦地瓷器破碎声也没有令他的脚步有丝毫停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在港综成为传说〕〔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