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杨辰南初夏宁蓉蓉〕〔狂枭在都〕〔顾漓〕〔我让地府重临人间〕〔盛宠名门佳妻喻色〕〔韩三千苏迎夏〕〔我穿成了昏君大反〕〔一世龙皇〕〔龙都兵王〕〔医鸣惊人:残王独〕〔超级军工科学家〕〔北国谍影〕〔重生之狂暴火法〕〔我真没想入赘〕〔逆流一九九零〕〔985高材生穿越成懦〕〔史上最强皇太子〕〔孟伯昭〕〔重生之我是楚国太〕〔楚墨降雪
肇庆资源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侯府遗珠 第266章
    有林鸿飞这个状元郎,只要是能靠猜灯谜花灯基本都是手到擒来,从品茗轩出来还没走十丈,兄弟姐妹的手上都已经提上了程式花灯。

    “二哥,你太捧了!”林婧左手提着一盏兔子灯,右手提着一盏荷花灯,彩虹屁更是不要钱地往外蹦。

    林婉手上只提了一盏小小的兔子灯,倒是身后的冬雪和春草手上各提了两盏灯。

    林婉手上的灯是林媛的,小丫头这会儿正在林鸿飞怀里东张西望,一会儿指东一会儿指西把林鸿飞忙得颇有些手忙脚乱。

    林鸿宇一直护在林鸿飞身边,生怕林鸿飞一个不小心摔了林媛,自然也要随着林媛的瞎指挥左右移动。

    他到底没有从小就被林修武打造筋骨的林鸿飞那般强壮,不过才逛了这么一段就有些受不住了,不由轻轻拍了拍林媛道:“媛儿,街上人多,你可别老指东指西的,你看二哥头上都冒汗了!”

    林媛看了眼林鸿飞,果然在林鸿飞的额头上看到了汗珠,顿时羞赧一笑,伸手小手抹了抹林鸿飞额头:“二哥,对不起。”

    林鸿飞含笑对着林鸿宇摇了摇头,这才轻轻拍了拍林媛的后背:“二哥不累,就是觉得有一点点热。媛儿想要什么样的花灯,只管告诉二哥,二哥帮你赚!”

    林媛到底还小,得了林鸿飞的鼓励,顿时又左右张望起来,很快就被不远处一盏闪着七彩光芒的灯吸引了眼球:“二哥,快,前面,彩虹灯!”

    彩虹灯?

    同样也在四处张望的林婧,因为高度不足,视线自然比不上被林鸿飞抱在怀里的林媛,顿时又蹦又跳:“哪里哪里?居然有彩虹灯,我还没见过呢!”

    林婧生在京城长在京城,就算不能每次都如今日一般近距离观看花灯,京城到底有些什么样的花灯她还是十分清楚的,真没听说过什么彩虹灯!

    不说林婧,便是随行的护卫和丫鬟婆子也有些惊讶于林媛所说的“彩虹灯”,以为今年京城又出了新的花灯。

    随着林媛所指的方向放眼看去,众人不由会心一笑。

    那是一盏小巧可爱的琉璃灯,因为所用材料主要是琉璃,在光线的照耀下呈现出七彩光芒,难怪小林媛直呼“彩虹灯”,说起来十分形象呢!

    这盏琉璃灯做得十分精巧可爱,于是这个花灯摊位前聚集了许多少男少女,应该都是被这盏琉璃灯吸引过来的。

    只是到上次为止,还没有人能够赢得这盏琉璃灯。

    震南侯府的公子姑娘们有护卫们开道,虽说花了点功夫却也顺顺利利地来到了摊位面前。

    要赢取这盏琉璃灯,自然要按照摊主立下的规则,每个摊位的规则都在同小异,不同的便是灯谜的难度。

    不过这个摊位除了惯常的猜灯谜,还多了一个小小的环节,在猜灯谜之前,猜谜之人需得先吟一首应景的诗,且留下墨宝。

    当然只有所吟之诗得了摊主的认可,才有机会留下墨宝,并参与猜谜。

    据说从上灯以来,已经有数十人来此,想赢取这盏琉璃灯,却只有三人的诗入了摊主的眼留下墨宝,可惜都败在了猜谜环节。

    这个摊位的猜谜环节也与其他摊位有所不同,每位获取猜谜资格的人需连续猜对五个灯谜方能获得这盏琉璃灯。

    更有趣的是,这位摊主每次拿出的灯谜都不一样。

    只是很可惜此前的三位自恃饱读读书的人虽说取得猜谜权,都没能闯过猜谜这个最后一关。

    据说第一个取得猜谜权的是位中年儒生,诗吟得不错,字也很能看,却败给了第一个灯谜。

    第二位获得猜谜权的据说是中年儒生的弟子,诗吟得也不错,字却稍赚稚嫩,在猜谜环节倒是比他的师父强,连着猜中了两道,却在第三道灯谜面前铩羽而归。

    第三位获得猜谜权的是位青年书生,他们过来的时候,正对着手中的灯谜苦思冥想。

    林鸿飞个子高视力也不错,刚在摊位着站定便看清了年青书生手中的灯谜,眉头微微一动心里便有了答案。

    林媛显然很喜欢这盏琉璃灯,小手直往琉璃灯而去,林鸿飞连忙按住林媛的小手:“媛姐儿乖,那灯灯还不是咱们的,待会儿二哥帮你赢过来!”

    林婉与林鸿宇一样一直跟在林鸿飞身边,早就察觉到了林鸿飞脸上的表情,听了林鸿飞的话,便也多了几份期待。

    虽说她回震南侯府已经快半年了,也看过林鸿飞的诗作,却没有机会见识林鸿飞现场吟诗的风采,没想到逛个灯却给了这么好的机会。

    那年青书没能在摊主规定的时间里猜出手中的灯谜,现场顿时响起一片惋惜的叹息声。

    林鸿飞抱着林媛就站在这位年青书生身后,他哄林媛的话自然一字不漏地传到了年青书生的耳里,年青书生应该是个相当自负的人,回头见林鸿飞居然是个比自己还要年青,眉头微微一动,对着林鸿飞便做了个揖:“鄙人学识浅薄没能为天下读书人争气,兄台一看便是饱读诗书之人,还请兄台为天下读书人争这口气。”

    年青书生的话刚一出口,不但林鸿飞的眉头皱了起来,林婉的眉头也紧了紧。

    这书生什么意思?道德绑架吗?

    不过只是吟个诗猜个谜罢了,居然上升到为天下读书人争气的高度,这是认定林鸿飞不如他,想让林鸿飞出糗?

    林鸿飞淡然一笑,若不是林媛想要这盏灯,说不定他也不会来这里。

    不过既然来了,又答应了林媛,就算没有这个年青书生的挑衅,他也是要出手的。

    在这里观战的人中自然有认得林鸿飞的,不过这些人却没有在第一时间点破,毕竟近距离见识状元郎风采的机会并不多,能亲眼目睹状元郎吟诗写字猜谜的机会更是少见,谁也不会早早叫破林鸿飞的身份。

    就算其中有与林鸿飞不对盘的,也想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挫挫林鸿飞的锐气。

    林鸿飞的诗才和书法,是京城有名的出色,猜谜方面比较出色的人中却从来没有林鸿飞的名字,故而这些对林鸿飞不对盘的人就等着林鸿飞也败在灯谜之下,到时再叫破林鸿飞的状元身份对林鸿飞的打击自然更大。

    林鸿飞会败在猜谜环节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在港综成为传说〕〔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