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祁天林傲雪〕〔都市至尊仙医陈飞〕〔渣女又惹了黑化男〕〔毒妃又遭天谴啦〕〔宠妻总裁坏透了〕〔神针侠医陈飞宇苏〕〔史上最强太子楚墨〕〔985高材生穿越成懦〕〔史上最强皇太子〕〔重生之我是楚国太〕〔楚墨降雪〕〔楚墨重生为太子〕〔楚墨穿越〕〔楚墨穿越成傻太子〕〔农家傻女〕〔我真要逆天啦〕〔都市超级战神〕〔王者的诞生萧阳〕〔时希季北御〕〔亿万宗物母
肇庆资源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侯府遗珠 第236章
    林婉伸手戳了戳挡在自己面前的冬雪,全神警备的冬雪缓下身形,脚步往旁侧稍稍移了移,露出端坐在罗汉床上的林婉。

    林婉淡然的目光缓缓从几个下人脸上扫过。

    虽说只是个九岁的小姑娘,那眼神似乎带着股寒气刺向冲进小花厅的几个奴婢,有那么几个胆小的顿时就有些两股战战几欲退出花厅。

    领头的是芙蓉苑的管事水嬷嬷,到底是管事嬷嬷,见的世面多,在林婉的目光下倒还有几分胆气,看着林婉一脸不悦地质问道:“三姑娘让奴婢们一早来青云居等,偏却将奴婢们晾在外面,是何道理?!”

    “放肆!该让谁进花厅,姑娘自有安排,难不成堂堂掌家姑娘还要听你一个下人的安排?!”应对水嬷嬷质问这种事,自然无需林婉出面,白嬷嬷直接怼了回去。

    白嬷嬷这个帽子扣得有点大,水嬷嬷就算再嚣张也不敢承认,索性“扑通”一声跪在了林婉面前,芙蓉苑的其他奴婢见水嬷嬷跪下了,也齐刷刷地跪了下去。

    林婉眉头微微蹙了蹙,到底还是有些不能接受古人动不动便给人下跪的习惯。

    水嬷嬷虽说跪下了到底还是有些意难平,在为自己喊冤的同时还不忘给林婉挖坑:“奴婢冤枉,奴婢哪里敢安排三姑娘!奴婢也是因为芙蓉苑的奴婢们全都来了这里,担心姨娘和六姑娘跟前无人侍候罢了。”

    林婉眼睛眯了眯,好一个伶牙俐齿的水嬷嬷!

    白嬷嬷岂会不明白水嬷嬷这几句话里的小心思,只听她冷冷一笑道:“要不要三姑娘亲自去芙蓉苑侍候你们桂姨娘和六姑娘?”

    水嬷嬷被白嬷嬷的话给吓出了一身冷汗。

    别说三姑娘是二房嫡出的姑娘,就算是庶出,也没有让她去侍候姨娘和其他姑娘的说法。

    这话要是传到蔡氏那里,无论真假都没有她的好果子吃,水嬷嬷忙不迭地以头抢地连声求饶:“奴婢绝没有那个意思,是奴婢不会说话,都是奴婢的错,请三姑娘饶了奴婢这一次。”

    林婉示意白嬷嬷见好就收,当然也不会让水嬷嬷太好过,更不会容许水嬷嬷插队。

    白嬷嬷与林婉心有灵犀,对着林婉微微颔道。

    于是跪在林婉面前的这些奴婢便听到从上首传来一个清凛凛的声音:“起来,候着去。”

    这还是林婉自芙蓉苑的奴婢进来之后的第一次开腔,声音好听可惜太冷。

    水嬷嬷谢了恩连忙从地上起来,带着芙蓉苑的一众奴婢往后退了退,意欲顺势留在花厅。

    白嬷嬷一眼便看出了水嬷嬷的心思,又岂会让水嬷嬷得逞,冷着脸指了指外面道:“花厅就这么大,你们留在这里,还让不让姑娘理事了?都去外面等着,轮到你们再进来。”

    水嬷嬷看了林婉一眼,见林婉拿着茶杯盖子一下一下拨着浮在表面的茶叶,脸色淡淡,扫过来的目光却带着寒意,顿时激灵灵地打了个寒战,乖乖地带着人退出了小花厅。

    这便是林婉特意挑选小花厅的目的,专治水嬷嬷这种没脸没皮的奴婢。

    见水嬷嬷带着人灰溜溜地退出小花厅,林婉与白嬷嬷相视一笑,尔后示意冬雪按顺序带兰苑的人进来。

    兰苑管事的也是位嬷嬷,她不是林鸿宇的奶嬷嬷,却也是位很有来历的嬷嬷。

    据说当年罗氏带着林鸿宇去蓟州与林文博团聚,林鸿宇的奶嬷嬷却因为私人原因没有跟去,两年后蔡氏作主放了奶嬷嬷自由。

    如今在兰苑当管事的这位嬷嬷姓王,是罗氏的陪嫁丫鬟。

    据说曾经有个青梅竹马的未婚夫,是个短命没福气的,眼看快要成亲却因一场风寒病送了命。

    王嬷嬷在成亲之前失去青梅竹马的未婚夫,悲伤之余索性将头发挽起来当了一名自梳女。

    待去了蓟州,林鸿宇身边少个贴心的嬷嬷,罗氏便将王嬷嬷派去侍候林鸿宇,回到京城顺理成章便成了兰苑的管事嬷嬷。

    许是林婉处置芙蓉苑奴婢起到了警示作用,接下来倒是没人再出什么蛾子,半上午的时间便只剩下芙蓉苑的月钱和青云居的月钱还没有发放。

    待送走林媛身边侍候的人,芙蓉苑的下人终于被带进了小花厅。

    水嬷嬷的脸色相当难看,林婉却只当没看到依然微垂着眸,有一下没一下地玩着杯盖。

    按今日的流程,水嬷嬷先得去白嬷嬷那里领取芙蓉苑的月钱。

    不过到这里自然又有了问题,不知是桂姨娘没听懂林文博的话,还是桂姨娘没有交待水嬷嬷。

    当水嬷嬷看到芙蓉苑的月钱总数时,便嚷嚷了起来:“总数不对,少了十五两!”

    白嬷嬷似笑非笑地看着水嬷嬷,点了点账册上每个人后面的银两数字:“少十五两?水嬷嬷还是好好数数清楚。芙蓉苑两主子每人各五两,管事嬷嬷一位五两,奶娘一位三两,四个大丫鬟各二两,四个二等丫鬟各一两,四个三等丫鬟各八钱,另外还有两个粗使婆子每人各八钱。一共三十四两八钱,哪里少了十五两?”

    水嬷嬷的手指往名册上桂姨娘那处一指:“我们姨娘一向拿的都是二十两月钱,三姑娘当家怎么便降到五两了?”

    白嬷嬷的脸顿时沉了下来:“什么时候震南侯府姨娘的月钱成了二十两?!这满京城除了几个王府,哪家姨娘的月钱有二十两的?!你倒是找一家出来看看!给我睁大狗眼看清楚,府里的月钱单子上明明白白写着姨娘五两!”

    不待水嬷嬷再发声,林婉已经柔柔地开了口:“水嬷嬷是个什么意思,我明白。

    我也能体谅水嬷嬷的心情,想必与我身边侍候的几位是一样的,都希望能给主子争取更多。

    嬷嬷来侯府才半年,弄错姨娘的月钱也是情有可原。

    但是!”

    说到但是两字,林婉的声音徒然升了好几个调,闪着厉光的目光直视水嬷嬷:“桂姨娘曾祖那一辈便是我老祖宗身边侍候,桂姨娘本人又在祖母身边侍候过多年,该当最清楚府里姨娘的月钱到底是多少。

    水嬷嬷有疑问,不妨先回去向桂姨娘问个明白!”

    林婉说完再不看脸色青白交加的水嬷嬷,示意冬雪去隔壁请青云居的管事嬷嬷过来,除了芙蓉苑也就青云居尚未发月钱。

    见林婉的意思是要等她回芙蓉苑向桂姨娘问明姨娘的月钱准确数目,才给芙蓉苑发月钱,顿时又急又悔。

    要知道是现在这个样子就不给林婉使绊子了,老老实实领了月钱回去,桂姨娘早知道月钱恢复为五两,又怎么会因为她只领了五两回去就责罚她呢?

    这会儿水嬷嬷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既不敢去桂姨娘跟前触霉头,也不知该如何转圜,只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林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在港综成为传说〕〔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