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祁天林傲雪〕〔都市至尊仙医陈飞〕〔渣女又惹了黑化男〕〔毒妃又遭天谴啦〕〔宠妻总裁坏透了〕〔神针侠医陈飞宇苏〕〔史上最强太子楚墨〕〔985高材生穿越成懦〕〔史上最强皇太子〕〔重生之我是楚国太〕〔楚墨降雪〕〔楚墨重生为太子〕〔楚墨穿越〕〔楚墨穿越成傻太子〕〔农家傻女〕〔我真要逆天啦〕〔都市超级战神〕〔王者的诞生萧阳〕〔时希季北御〕〔亿万宗物母
肇庆资源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侯府遗珠 第220章
    只是桂姨娘将林媛的奶娘往自己身旁的春草身上挤是几个意思?!

    在别人眼里看到的也许只是桂姨娘要往林文博身边去,林婉却十分敏感地察觉到桂姨娘的目的并不是林文博而是自己。

    如果桂姨娘的目标真的只是林文博,那么她完全无需从罗氏这边绕。

    纵然以前林文博的妻妾相处模式就是这样的,林婉还是觉得桂姨娘拐了这么个弯另有目的。

    林婉看了眼奶娘与春草的位置,微垂的眸底顿时闪过一丝了然。

    桂姨娘的几句话看似是关心自己的伤情,实则句句是对罗氏的挑衅与挑拨。

    而桂姨娘这个拐了弯的行走线路,只需在行走之间碰到正为林媛布菜的奶娘,便可导致奶娘倒向正站在林婉身边的春草。

    若春草被奶娘带倒,结果便是两人一起倒向林婉。

    林婉心中顿生戒备,她身上可还有伤没好,府医再三叮嘱不可再拉扯到伤处,以免留下永久的后遗症。

    这事放学后跟着姐姐妹妹们去暖阁探望过林婉的林娜自然是知道的,林娜与桂姨娘住一起,既然林娜知道,桂姨娘必定知道,那么桂姨娘此刻的目的是什么已然昭然若揭。

    今日这场宴既是二房团圆宴也是为罗氏送行的饯行宴,原本按林文博的意思,只想一家人吃个团圆饭说说体己话,并不打算留人在屋里侍候。

    只是林婉后腰有伤动作不能过大,而林媛年龄又小需要人照顾,才特地留了林媛的奶娘和春草留在各自的主子身旁侍候。

    今日的座次也是林文博特别指定的,他与罗氏自然位居主位,他的下手是林鸿飞、林鸿宇两儿子,罗氏下手本应该先是作为长女的林婉,考虑到林媛需要罗氏照顾,故而林婉和林媛的位置颠倒了一下,林媛在前林婉在后。

    于是春草的位置便有些微妙。

    没想到桂姨娘才进屋便能如此利用众人的座次和站位行阴暗之事,难怪罗氏与林文博这对曾经的恩爱夫妻会变得形同陌路!

    好一个歹毒桂姨娘!

    林婉不明白自己与桂姨娘不过才是第一次见,何以让桂姨娘如此算计自己?!

    林婉冷冷一笑,真当她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乡下丫头!

    无论原因如何,既然桂姨娘意图对自己出手,林婉觉得自己也就没必要心慈手软。

    林婉侧头与春草对了个眼神,春草微微颔首。

    虽说桂姨娘是二房的半个主子,说起来也不过只是个贱妾,她的身份放眼整个震南侯府,其实并不比身为蔡氏大丫鬟的春草高,甚至还略有些不如。

    没错,春草虽在林婉身边侍候,身份却依然是蔡氏的大丫鬟。

    别说桂姨娘一个贱妾,便是作为二房主母的罗氏也要让她两分。

    所谓宰相门前七品官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见春草明白自己的意思,林婉重新垂眸静坐。

    桂姨娘果然如林婉所想的那般,身子不经意地往奶娘身上靠了靠,正在为林媛布菜的奶娘不得已往边上让了让,这一让正好撞到了春草。

    春草早有防备,伸手扶了扶奶娘,只是不待奶娘站稳,桂姨娘腰胯一扭,眼看又要撞上奶娘,春草岂容她得逞,往前跨出一步,正好挡住桂姨娘撞向奶娘的胯。

    这样的结果便是桂姨娘借势倒向林婉。

    眼看桂姨娘就要靠上自己,林婉二话不说举起手中的筷子便往桂姨娘脸上戳去,差点儿便戳中了桂姨娘的眼睛。

    桂姨娘没想到林婉出手如此之快而且对准的竟然是自己的眼睛,为了不让筷子戳眼睛,只能身子一软倒在地上,嘴里发出一声令人掉一地鸡皮疙瘩的娇柔惊呼。

    却在此时林婉清脆却明显带着寒气的声音在起居室里响了起来:“姨娘明知婉婉身上有伤,却硬往婉婉身上靠,到底意欲何为?!”

    林文博用力将筷子往桌上一拍,捂着胸口倒在地上的桂姨娘心头顿时一喜,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只是这丝喜气尚未在她的脸上晕染开来,便听林文博厉声道:“来人!将桂姨娘请回芙蓉苑,哪日抄好百遍《女诫》哪日再出来!”

    什么,抄写百遍《女诫》?!

    这,这该不是自己听错了吧!

    桂姨娘猛地抬头看向林文博,只见林文博对着她怒目而视,显然她并没有听错。

    不是应该惩罚林婉吗,为何受罚的却成了自己?!

    桂姨娘呆呆地看着林文博瞠目结舌。

    桂姨娘很想问林文博,让她一个丫鬟出身没受过正式教育只认识三两筐字的人抄书,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女诫》虽说字数不算多,可也是两千多字,让桂姨娘抄《女诫》,别说抄一百遍就是抄十遍只怕也得七、八日不能出门。

    一百遍这是要禁她个月的足啊!

    明明前几日老爷还信誓旦旦地说要将二房的内务交给自己来管,今日就翻脸不认账了?

    还是说老爷只是做做给罗氏和罗氏的儿女们看的?

    桂姨娘尚未思量清楚,已经被两个粗壮的婆子架着出了青云居的起居室。

    从进屋便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的林娜,流着眼泪看了林文博一眼,忙不迭地跟了出去,转身背对着林文博的时候,恶狠狠地瞪了林婉一眼。

    林婉回她一个坦然而又淡漠的眼神,林婉连桂姨娘都不怕,还会怕林娜这么个小丫头?!

    直到快被架出青云居,桂姨娘才反应过来,挣扎着回头喊道:“老爷明鉴啊,婢妾并没有别的意思,真的只是好心来探望三姑娘。”

    这桂姨娘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临走还想着要给林婉身上泼污水!

    林文博气得脸色铁青,站起来一甩袖子怒气冲冲地来到起居室门前,对着外面就是一声怒吼:“还不给我堵上那贱婢的臭嘴!”

    尔后用充满阴霾的眼睛瞪着被堵了嘴依然“呜呜”个没完的桂姨娘道:“是回芙蓉院抄书还是被割了舌头挑断手筋赶出去,你自己掂量!”

    林文博这话一出,别说是桂姨娘和林娜,就是屋里的林婉也不由地打了个寒战。

    这样的林文博别说林婉没见过,就是桂姨娘也是第一次见,反观罗氏等人却一个个面色平静,想似没听见一般。

    妈妈耶,古代好可怕,能回家否!

    好好的一个团圆兼饯行宴,就这样被桂姨娘给搅和了。

    待林文博重新回到席间,几乎所有的人都显得意兴阑珊。

    林文博原本还想与林鸿飞小酌两杯,这会儿也没那个心情了,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放下了酒杯也没有再为自己斟上,那双带着歉意的眼睛看着罗氏欲言又止。

    罗氏则一直专心照顾林媛,林文博处置桂姨娘似乎并不没有给她带来一丝欣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在港综成为传说〕〔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