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肇庆资源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天下了 第3章 红尘初见
    ,

    锦月漂浮在一片黑暗里。

    她不知道这里是何处,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呆了多久,放眼望去,只看得见黑暗。

    可是今天,那铺天盖地的黑暗忽然裂开了一道口子,一缕光倾泻而下。

    紧接着,她便听见一道温柔得如同山间晚风的声音一遍遍地唤她的名字。

    那声音很轻柔,慢慢地一声声唤着,却在突然之间变得急促起来。

    越来越多的光倾斜下来,刺目的光芒让她不得不闭上眼睛。

    待她再睁开眼时,周围的景色完全变了。

    黑暗消逝,一抹雪色映入眼帘。

    她正躺在地上,四周都是皑皑白雪,还有几株落满了雪的巨树,她只能从雪的间隙里分辨出它们原本的颜色,是暗红色的。

    锦月动了动手,发现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全身僵硬得厉害。

    她又在雪地上躺了一会儿,调动识海里的神力流遍全身,恢复了些力气。

    奇怪的是,她原本磅礴的神力变得非常稀薄,空气里也感应不到任何的神力流动。

    锦月用手撑着地坐起来,望着眼前陌生的景色,一时间有些愣怔。

    她不是应该死了吗?这里是何处?归尘渊深处?

    来不及细想,便听见天空中雷声作响。

    锦月抬起头,但见空中乌云密布,无数道紫色的雷电在云层间翻涌。

    竟是天罚雷劫!

    难道是附近有人做了违背天道的事?

    看这架势,方圆百里都被雷劫包围了,若是天罚降下,她也不能幸免于难。

    先是被逼跳下归尘渊,又遇上天罚,真是倒霉透了!

    锦月痛苦地揉了揉额角,正欲想办法躲避天罚,便见数十道紫色雷电齐齐地朝她劈来。

    情急之中,她只能用全身神力凝聚起一道结界。

    结界被雷电劈开,剩下的余威全都劈到了她身上。

    失去意识之前,她只来得及看见一截艳红的衣角。

    似乎是有人将她抱在了怀里,在她耳边喃喃说了句什么。

    这之后她便什么都不记得了。

    锦月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柔软的床上,脑子里还多了些模糊的记忆。

    她的床前坐着一个红衣少年,十七八岁的样子。

    少年一只手撑着额头,眼睛闭着,似是睡着了,另一只手,正紧紧地握着她的手。

    他长得很好看,剑眉星目,鼻梁高挺,如同画里走出来的一般。

    窗子开着,伸进来一枝褐色的花枝,花枝上绽着大朵大朵红色的花,与少年红衣上用金色丝线绣着的花纹一模一样。

    只是他身上的红衣破了几处,还沾了许多血迹,若是那衣服完好无损,想必是极其精致漂亮的。

    锦月轻轻地动了动,想把手从少年手里抽出来。

    谁知她一动,少年便醒了,睁开一双眼看着她,神色怔然。

    “你醒了?”

    “是你救了我?”

    两人同时开口。

    少年笑了一下,扶着锦月坐起来,又递给她一杯水。

    “我名楼御辰,这里是我炼化的一方小世界。”

    锦月接过水喝了一口,入口温凉,一股暖流慢慢浸入她的四肢百骸,温养她残破的经脉。

    “多谢。”

    “不必谢我。天罚损毁了你的经脉,镜池之水虽能缓慢修复,但不能彻底治愈。”

    楼御辰说着,神色微变,松开锦月的手站起来。

    “你安心在此养伤,我出去片刻。”

    不等锦月开口,他便匆匆转身推开门走了出去。

    锦月此时才来得及整理自己脑海中多出来的模糊的记忆。

    等她将脑海里的记忆完全消化完,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凝重。

    她跳入归尘渊后,确实是死了,只是不知为何没有魂飞魄散,反而灵魂转生到了下位面红尘域。

    红尘域里生活的大多是人族,不似她从前所在的幻灵域那般有许多的异族,势力划分也极其简单,分为东西南北四国与中洲三大宗门。

    而她现在身份便是北辰国三大家族之一君家的嫡小姐君锦月。

    她的灵魂转生后,大约是因为跳入归尘渊时魂魄受损,大部分魂魄陷入沉睡,一直痴痴傻傻的。

    尽管如此,君家也没有苛待她半分。她的父母长年杳无音讯,她便自小和爷爷君沧亭生活在一起,受尽宠爱。

    至于这次为何会一个人躺在雪地里濒临死亡......

    锦月眉头微皱。

    若不是她被唤醒,恐怕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

    想到这里,她伸手胡乱地往脖子上摸去,果然摸到一根细细的绳子。

    她松了口气,将绳子解下来。

    绳子是红色的,上面挂着一块月牙状的白色玉佩,此刻,原本完好无损的玉身上静静地躺着几条曲折的裂痕。

    她拿着玉佩的手微微颤抖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从红月开始〕〔红尘〕〔神医毒妃:妖孽上〕〔神医毒妃:邪君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