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总裁的贴身龙〕〔人在型月,死徒开〕〔开局一个培育院:〕〔刘家大宅门〕〔重生八零:佳妻致〕〔海贼:我的脑内危〕〔重生80:二婚甜妻〕〔海贼:古伊娜的全〕〔师娘,请自重〕〔苟在仙诡世界〕〔海贼之开局一艘空〕〔奶爸:退圈后我种〕〔精灵:我的精灵太〕〔神豪从成为男神开〕〔我在梦幻西游挖宝〕〔导演请指教〕〔漫威:从实验体开〕〔影帝:每个角色偷〕〔我的养成系噩梦〕〔江阮阮厉薄深
肇庆资源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聘为妻 第98章 第九十八章
    _:聘为妻 第98章 第九十八章

    等放榜成绩出来还要再有几天, 秋穗想着,反正也就这几天了,既然回家来了,那就多陪陪家人好了, 没必要太急着赶回去。酒楼那里有春禾和意柳, 想来应该不会有什么, 就算真有什么,傅郎人就在京中,他肯定会伸手帮衬一二。

    所以, 这几日秋穗就难得的好好享受了一下悠闲时光。

    陪陪父母,做做饭食,继续研究研究新菜品,很快一天就过去了。

    家里这几日哥哥和弟弟都看不到人, 二人都趁着这段日子的悠闲时光去陪未婚妻去了。他们四个也极力邀请秋穗一道出门去玩,都被秋穗拒绝了。

    他们一个两个成双成对的,她去凑那个热闹干嘛?

    难得的, 趁如今这些日子, 她多陪陪父母。

    秋穗每天会花上两个时辰呆在厨房, 今日新做了道甜汤,甜汤里加了碎冰,吃进嘴里凉凉爽爽的, 很是能解暑。秋穗做好后从厨房端了出来,陪爹娘一起吃。

    余乔氏尝了一勺后, 不住点头:“好吃!这可太好吃了。”然后又多吃了几勺。

    余秀才见状, 也忙捏起小勺去舀了手中盏建里的汤来喝。他斯文一些,细细品尝后,也不住点头。甚至, 还有文采的夸了几句,表达自己吃完的感受。

    秋穗笑说:“这是我最新研究出来的一道甜品,旁人都还没尝过呢,想着先给爹爹娘亲尝一尝。既你们都觉得好,那我也就放心了。”

    二老丝毫都不浪费,将手里盏建中的甜汤都吃完后,才抬起头来继续同秋穗说话。

    “你好不易回家来一趟,还日日呆厨房里头忙,也累,不如跟他们一起出门去玩儿。”余乔氏心疼女儿,也想女儿能好好歇上一歇。

    秋穗却笑:“他们成双成对的,我去凑什么热闹啊。再说了,我平时就陪在爹娘身边的少,如今有这样单独陪你们的机会,我就只想多陪一陪你们。”秋穗自己心里也知道,要不了几个月就要嫁人了,虽说嫁了人后也能常见到父母,但到底不比这样的日日陪伴啊。

    所以眼下的这段时光,她是珍惜且享受的。

    就这样安安静静陪在父母身边,尽一尽孝心,多好啊。

    余乔氏懂女儿的心思,不免也感慨:“要说三个孩子中,爹娘最对不起的就是你了。虽然你如今日子是过得不差,但也不忙抹平当年家中连累你受的那些苦。丰儿虽说也吃了不少苦,但好歹是在身边,能日日瞧见。你啊……你受的委屈实在太多了。”

    说起过去的心酸事,又想起女儿不久将嫁人,日后这样母子静处的时候再难有,余乔氏不免难受落泪。

    秋穗说:“娘,您别总记着我受的委屈啊,您得记着我落到的好。您瞧,若不是当年我去了侯府当女婢,又如何能有如今这段良缘呢?很多事,都是命中早就注定了的。再说,‘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很多事情,哪里能那么明确的就分出好与不好啊,有时候吃点亏,说不定就是有后幅呢。而且,我在侯府这些年,老太太待我跟亲闺女似的,我日子过得不比在家里差。除了会想爹爹娘亲,还有哥哥安儿外,其它没有哪里是不如是的。”

    余乔氏当然知道女儿在侯府里过得很好,她难过的是,这些好却不是她这个母亲给的。侯府里的老太太拿她当亲闺女待,是人家老夫人弥补了女儿成长时期所缺失的母爱。

    而她呢?她没有尽到为人母的责任。

    但这么高兴的日子说这些,也委实不好。所以,余乔氏忙抬手抹了眼泪,又笑起来。

    “既然傅家着急,那到时候就定了先办你的大事。不过如此算来的话,咱们家如今也该带着准备起来了。什么床啊,柜子啊,梳妆台啊等等,这些都是要提前订好、做好的。”成亲拜堂之前,这些大件的物什是要先送去夫家的新房的。

    “正好趁着这几日你在家,娘同你一起商议商议,就把这件事先办了。”

    定下来这件事后,余乔氏心里总算一块石头落地了,但她很快又去操心别的了。

    “快要到放榜的日子了,也不知道,你们父子三个到底考得如何。”

    一旁余秀才倒是淡定从容得很,他见妻子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操劳完这件事后又去操劳另外一件,便笑着说:“放心吧,考都考完了,结果早注定了。不管是好是坏,现在急也没用。”

    余乔氏不免要唠叨几句:“两个儿子都是随了你了,竟一点不把这事儿放心上。这要是搁旁人家,早急得火烧眉毛,饭都吃不下了。你们父子三个倒好,吃得好睡得香,竟还有心情天天出去玩儿。这大热天的,也不怕叫二位娘子着是暑热。”

    听妻子在耳边唠叨,余秀才一点不嫌烦,反倒是笑容谦和。

    他说:“立秋过了,天没那么热了。而且,我瞧那二位闺女也开心得很,并没觉得热,就你瞎操心。”

    余乔氏说:“是是是,是我瞎操心了。回头你们若是皆落了榜,可别在我跟前哭。”话才说完,她赶紧自己连“呸”了三声,然后还重重拍了下桌子,口中碎碎念起来,“神天菩萨恕罪,万要赎罪,定要保佑我家三个男人皆榜上有名,高中举人老爷。”

    见爹娘拌嘴,秋穗笑着坐一旁也不说话。这样清闲又安静的日子,多好啊。

    日日都窝在家中,秋穗也觉得闷。所以,等傍晚太阳落了山时,她也会出门去各处转一转。

    小城也不大,常常走几步就能碰到相熟的人。秋穗出了门后沿着路一直走,却在路边遇到一个小男孩儿。男孩儿蹲在路边玩儿,秋穗左右望了望,见天都快黑了,四周也不见有大人在,她怕这孩子会被人贩子拐走,便迎了过去问:“你是谁?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你家里人呢?”

    小男孩儿蹲在路边拿树枝戳蚂蚁玩,闻声抬头望了过来。见眼前是一张陌生的,但却漂亮的脸,小男孩眨了眨眼,然后便乖乖说:“我在等我爷爷奶奶。”他又说,“他们去买东西了,叫我在这儿等他们的。”

    秋穗又再四下望了望,还是不见有什么年长的人,便索性也蹲了下来,挨在他身边,陪着他。

    “你在玩什么?”秋穗问他。

    “蚂蚁啊。”男孩儿说,“好像要下雨了,它们在搬家呢。”

    秋穗小时候也喜欢玩蚂蚁,所以此时此刻,见到此情此景,她有点像是突然跨越时间,回到了年幼时一般。

    虽说是很久远的事了,但如今细想来,也还是会记得一些的。

    秋穗一边陪他玩,一边耐心的等着他家人来接。可直到天边的晚霞早已褪去,天幕渐呈黛青色,也仍不见有大人来找。

    秋穗觉得这样等下去也不是法子,便又问男孩儿叫什么名字,还记不记得家住哪里。

    男孩如实告诉了秋穗,说:“我叫叶青白,家是五山镇的。”

    姓叶,又是五山镇……突然有个什么念头在秋穗脑海中一闪而过。想再细问一问他爹是不是叫叶凌修,又觉得实在没必要,于是就没问出口,只是起身说:“天已经晚了,你家人可能忘了你在这儿,怕这会儿也在着急找你呢。既然你知道家在哪儿,我送你去县衙吧,让县衙里的衙役送你回家。”

    小男孩儿叶青白总算也抬头望天了,他见的确很晚了,于是就说:“那好吧。”然后把自己的手送到秋穗手中,让秋穗牵着他走。

    秋穗笑了笑,就握住了他手,然后二人慢悠悠的朝县衙去。

    把孩子送去了县衙后,自有县衙里的人来管,秋穗也就没再掺和此事了。她见天黑了,便立刻回了家。

    次日,叶家却来了人了。

    叶青白正是叶凌修的儿子,昨儿是叶家老夫妇两个带进城里来买东西的,结果因为一点事就忘记了孙儿也跟在身边,等回到家才想起来。然后一家子就炸了,正要急急忙忙再赶进城来找,却见一个衙役领了孩子回家来了。

    一打听下才得知,原是余家的娘子把孩子送去县衙的。

    两家之前有过些过节,但那事毕竟也是叶家有错在先。如今,又得余娘子恩惠,余家老小商议之下,便选择在第二日一早阖家都亲自登门来道谢。

    秋穗回来没说这件事,所以,余家一家也是在见到叶家人后,才得知了女儿竟救了叶家小郎君这件事的。

    从前毕竟也是乡里乡亲的,虽说闹过隔阂,但如今人家也有诚意在,余家自然不会得理不饶人,一直抓着曾经的事不放。再说,如今女儿也定亲了,他们叶家该知道,肯定也不能再起什么心思。

    所以,既登了门,那便就是客,余家自然也会以礼相待。

    本来来之前,叶家还很担心,怕余家会因之前的事不待见他们。如今见人家是这种好客又礼遇的态度,叶家二老彻底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也很愧疚。为自己曾经做过的糊涂事愧疚。

    所以,这会儿二老又旧事重提,要跪下来再认错,却被余家一家赶紧拦住了。

    余秀才说:“叶老兄,你我也算是几十年的交情了,只要你们知道错了,我们自也不会再抓着从前的事不放。你们若愿意,日后偶有往来,也不是不可以的。今日登门便是客,午间留下了吃个饭,下午再走不迟。”

    余乔氏也朝小郎君叶青白招手,叫他到自己身边去。叶青白自然认识余乔氏,忙喊了她一声余奶奶,然后余乔氏从桌上的盘子里拿了块点心给他吃。

    叶家见余秀才夫妇都不再计较前嫌,这才都放松下来。余乔氏招了婢女到跟前来,说:“你去厨房知会一声,就说午间要摆桌筵席待客,叫好好准备。”

    婢女应是退了下去后,叶大娘又说:“今儿是亲自过来谢秋穗的,想让青白当面给秋穗磕个头。”

    余乔氏笑道:“府上有女客在,秋穗陪着客人呢,怕是不得闲来。”又道,“什么谢不谢的,又不是多大的事儿,但凡是个有些善心的,都会这样做。要我说,你们都不值得多跑这一趟。如今虽说立秋了,可秋老虎也厉害着呢,回头热了孩子,可就是罪过了。”

    叶大娘说:“一家子过来道谢,才方显得有诚意。只是……如今倒是劳累你们了,还留了饭,怪难为情的。”

    邻里之间就是这样,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你敬敬我,我自然也敬敬你,一来二去的,过去的那点隔阂,自然也就渐渐不再放在心上。

    余乔氏如今之所以能这么大度的原谅叶家,不过是看他们二老之后的表现还不错,且,自己女儿秋穗也并没什么损失。若是当初他们害得秋穗损了名声,实实在在伤到了她女儿,那这个梁子结下就不可能解开了。

    秋穗同梁晴芳,还有马馨兰,三个都没露面。饭后,余叶两家正坐一处闲谈,门房突然匆匆来禀,说是姑爷来了。

    余家的姑爷是谁,如今整个叶台县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所以叶家一听说余家的姑爷登了门,立刻都本能站了起来。

    余家也同样十分重视,父子三个一道往门外去,想亲自去迎。但人才行至院中,便迎面撞上匆忙赶过来的傅灼。事情紧急,傅灼早顾不上等家主来接,他直接就奔了进来。

    一见面,傅灼便抱手朝余秀才作了一揖,然后给他们父子三个道喜:“泰山大人,大喜啊。我方才来的路上过青州,恰好去看了放榜名单,泰山大人同丰兄和安儿,皆在榜上。”

    “啊?可是真的?”余家父子三个还没什么反应,余乔氏立刻从门里冲了出来,她冲到傅灼跟前追问,“是真的吗?没看错吧?会不会有重名的?”

    傅灼笑道:“岳母放心,此事千真万确的。重不了名,名字能重,但籍贯年龄这些却是重不了的。”又说,“我也为了保证万无一失,亲自去了趟州衙又打听了下,不会有错。”

    “太好了!太好了!”余乔氏欢呼,“我家相公是举人老爷了,我两个儿子也是举人老爷了。我是举人夫人,也是举人老娘了。”

    叶家也为余家高兴,叶老娘忙附和说:“就知道你是个有福气的,瞧,福气来了吧。”又说,“之前丰年考中秀才时,你们家都没怎么办酒席,这会儿父子三个同榜举人,多风光啊,可得多摆几桌庆贺庆贺。”

    “该摆,该摆。”余乔氏一时间乐得有些寻不到北了,“届时摆了酒宴,你们家也一定要来。”

    叶家哪里有不答应的,自然应了下来。

    但傅灼还有一个更好的消息,他等众人皆高兴过后,才又说:“丰年兄……得中解元,再得榜首。”

    作者有话要说:继续掉30个红包~

    感谢在2022-07-09 18:01:58~2022-07-10 23:08: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滴答滴 5个;:) 2个;32992651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河向东流 6瓶;不吃奶糖的大白兔?、笑笑、月光含泪、银殇 5瓶;y. 2瓶;鱼鱼爱吃鱼、56982490、徐正熙老婆、无敌土豆、荆棘鸟、亭亭玉立、能苟则苟、哦吼、兔子爱吃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我开局带着皇〕〔君逍遥〕〔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我家竹马是太孙〕〔别这么对我〕〔柯南之白嫖主角团〕〔弃宇宙〕〔植物与史莱姆与16〕〔签到从遮天开始〕〔违规者俱乐部〕〔全民领主:我的领〕〔竹兰周书仁〕〔我真的不是你们的〕〔寒门风骨〕〔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