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人在型月,死徒开〕〔开局一个培育院:〕〔刘家大宅门〕〔重生八零:佳妻致〕〔海贼:我的脑内危〕〔重生80:二婚甜妻〕〔海贼:古伊娜的全〕〔师娘,请自重〕〔苟在仙诡世界〕〔海贼之开局一艘空〕〔奶爸:退圈后我种〕〔精灵:我的精灵太〕〔神豪从成为男神开〕〔我在梦幻西游挖宝〕〔导演请指教〕〔漫威:从实验体开〕〔影帝:每个角色偷〕〔我的养成系噩梦〕〔江阮阮厉薄深〕〔是谁唤醒了第四天
肇庆资源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聘为妻 第80章 第八十章
    _:聘为妻 第80章 第八十章

    梁夫人也是没想到, 这娘家嫂嫂几日前还是对此事颇为犹豫的样子,怎的如今倒是非余家不可了?

    梁夫人自是听出来了自家嫂嫂的意思,她是想不再等那么久了,而是想先直接过去相看一场再说。但梁夫人既答应了余家那边, 这会儿便不好再出尔反尔。

    所以梁夫人也反过来劝江三夫人:“三嫂, 您先别急, 咱坐下来说。”

    二人坐了下来后,梁夫人这才说:“余家也是守信的人家,既先答应了那边, 自不好再出尔反尔。既说好了一个月,不若咱先等等看。何况,六郎也不是就非余家娘子不可的,这段日子内, 若有合适的,也可相看别家娘子。婚姻这种事,毕竟是一辈子的大事, 还是得多相看几回, 多番比较才好。”

    江三夫人说:“六郎回来也有小半年了, 大大小小的也相看过几场。我们家是没想过高攀的,但这同等门第的人家,也是我们看上的, 人家看不上我们,说怕六郎日后会调任边境, 夫妻聚少离多, 他们家闺女吃亏。而人家能看上我们家的,我们又不太看得上,那些上赶着卖女儿的人家, 教出来的女郎又能是多好的品性呢?往下了找呢,女郎的品性和教养,又多少欠缺一些,不够明理,怕日后就算嫁了进门,还什么都听凭她家中父母兄弟做主。”

    “你是不知我的难处啊,所以如今好不易碰上这么一桩,我怎甘心就这样轻易放弃?”

    梁夫人对此也深有同感,联姻其实是看多方面的,两个孩子两情相悦是一回事,两个家庭是否能相处融洽又是另外一回事。若遇到个不讲理的亲家,以后怕也没太平日子过了,尽折腾了。

    “嫂嫂说的这些,我也懂。只是……我已经答应了我那亲家母了,说好一个月为限,若再出尔反尔,岂不是不做人吗?嫂嫂你也得理解理解我,不能让我做这种出尔反尔之事。”

    江三夫人自有自己的盘算在,她笑着说:“你且放心,自然是不会叫你为难的。我只是想叫余家夫人和娘子见我六郎一面,叫她们也看看我六郎的好,待她们心中有了一番比较后,再二中择一。如此争取过了,总比听天由命的好。”见小姑脸上还有犹豫之色,江三夫人索性又再一遍承诺道,“不会唐突的直接登门,就算半道遇上了,也是偶遇。你就放心好了,我心中有数。”

    听自己嫂嫂如此说,梁夫人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反正她话已带到,该说的也都说的很清楚,她也不好拿刀架在人家脖子上,非逼她不准去见余家母女。

    何况这个人还是自己嫂嫂,为的还是自己侄儿的终身大事,她私心里自然是希望侄儿娶了秋穗的。

    所以,梁夫人便不再多言,只起身告别说:“行了,反正话也给你带到,我得走了。”

    “这天都晚了,不留下来吃了饭再走吗?”江三夫人留客。

    梁夫人却说:“一大早我就出门了,留在叶台吃了午饭便又匆匆赶了回来。路上一来一回,颠簸了好几个时辰,颠得我都想吐。天又这么热,我这会儿身上湿哒哒的,哪里还吃得下饭?得赶紧回去洗个热水澡,先好好舒坦舒坦再说。”

    江三夫人忙哄着说:“我知道你为你侄儿这事费心了,那你今日先回去好好歇着,等改日你歇息好了,我再请你登门吃饭。”

    “那这顿我可记下了。”梁夫人并不客气。

    江三夫人笑着送人出门:“客气什么?这儿本就是你家,你哪日回来吃饭都行,谁敢说什么?谁敢说什么,我第一个不饶。”

    *

    秋穗这几日倒不忙,并且她也深刻感知到,靠这法子在叶台赚钱这条路,怕是走到头了。

    借了哥哥的势,如今她在叶台名声也很大。叶台几乎人人都知道余家出了父子三个秀才,弟弟是十三岁就中了秀才的少年天才,而哥哥则是不下考场则已,一入场直接就勇夺案首的奇才。兄弟皆如此,可想而知,这余家的家风得多清正,日后的前程,得多远大。

    可惜二位郎君早早就定了亲,所以,便都只能把主意打到余家唯一的娘子身上。

    秋穗如今哪里还能接到赚钱的活啊,一听说是余家娘子,个个恨不能都将她供起来,然后白白往她手上送钱。登门提亲的,更是络绎不绝。

    有些人家明明已经被拒了,可隔个三五天后,他们就跟得了忘性症一样,换了个媒人,照旧登门来提亲,全然当作是第一次登门。而且脸不红心不跳,一点心虚的样子都没有。

    秋穗被闹得也挺烦,这些日子足不出户的呆在屋里,都快闷得发霉了。并且心中也会在想,傅家郎主到底行不行呢?若他那边能赶紧有个准话儿的话,她这边就能彻底清静了。

    天又再热了些后,登门提亲的倒渐渐少了些。母女二人闲坐在花厅内歇凉时,余乔氏突然想起来再有几日便是六月初六了,于是立刻说:“六月初六那日,你随我去寺里上香。你爹爹他们秋闱在即,你同傅家郎君的亲事也还未有个定论,得去寺里拜一拜,求求佛祖保佑。”

    叶台当地有个传说,每年六月初六小叶寺的菩萨会显灵。所以,每年的这一日,前去小叶寺拜访求神的人很多。渐渐的,就成了习俗,每年的这日,在小叶寺都有一场庙会。

    秋穗还是小的时候跟着爹娘去参加过这样的庙会,如今细算起来,都过去十二三年了。灵不灵的,倒在其次,但求佛讲究的是诚心,眼下这种情况,秋穗还是有些寄希望于神灵的。

    而定安伯府那边,江三夫人打探到了叶台有个这样的习俗后,她立刻差人去唤了儿子到跟前来。

    “最近我总心神不灵的,唯恐会出什么事,便定了后日去寺庙里进香。但为了尽显诚心,晚上可能会在寺庙中过一夜。虽说如今世道太平,但毕竟要在外面留宿,我心里不安。所以六郎,你能安排一下你的时间,后日一早抽出空来,陪娘亲走这一趟吗?”

    江三夫人说得认真,理由也很到位,江家六郎江平西,并未疑心什么。

    他只略略思索了一番营中军务后,便点头应了下来:“是,那日孩儿陪母亲去。”

    江三夫人心内大喜,但面上却有所克制,她闻声淡然点了点头后,便说:“那就这样说定了,那日一早出发,你记好了时辰。”目的已成,江三夫人便撵儿子走,“你去忙吧,别耽误了正事儿,去吧。”

    江平西看了母亲一眼,心中隐有疑惑。但到底没多想,只抱手称是,然后退了出去。

    直到到了六月初六那日,见母亲并非去的寻常惯去的那座寺庙,而是离开了京都的地界,似在往青州地段去。江平西这才有些回味过来,母亲此番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但人既已经出来了,这会儿再闹小孩子脾气往回走,也不是他素日里的处事风格。所以,江平西也只是心知肚明,但却没说破,仍由着母亲给他指路,一步步继续往叶台的方向去。

    有关余家娘子的事,母亲前些日子同他说了。对于此事,他也是听任家中安排的意思。所以这会儿,虽是母亲自作主张诓他过来的,但人已走到这里,他便也有些听之任之的意思。

    去相看一番,也无妨。

    一早天没亮就出发,等赶至叶台地段时,刚巳时正。而这会儿,正是小叶寺庙会最热闹的时段儿。

    到了地儿,下了马车后,见儿子什么也不问,江三夫人反倒有些慌。她略尴尬的笑了笑,然后主动去同儿子说话道:“娘听说叶台的这座寺庙不错,香火极旺盛。所以就想着,换个寺庙拜拜神,或许能有不一样的收获呢?”

    江平西脸上没有不高兴,只是他素来不苟言笑的样子的确有些吓人。他抬眼看了母亲一眼,然后主动过去扶着人往寺里去。

    “儿子之事,叫母亲担心了。”他言简意赅,但意思明确。

    虽说不是冲着真拜神佛来的,但既到了贵地,自然还是要虔诚着拜一拜的。所以,母子二人不约而同的,都是先往庙里去。

    既见儿子已经把话摊开了说了,江三夫人索性也不再拐弯抹角,她也直言说:“你小姑小姑父,那是多清正的两个人,看人很准的。晴娘是他们夫妇的掌上明珠,既他们肯把晴儿嫁去那个余家,足以说明那余家门风正。而且,你小姑是见过余娘子的,她又不会害你,既她都对余娘子赞不绝口,想来是极不错。唯一可惜的就是,人家有看好的郎君了,在等那边的答案。但也无碍,左右既是等,那便婚事八字还没一撇。所以,我这会儿带你来,也是叫余家母女先见一见你。买东西还晓得要货比三家呢,何况是嫁女儿?万一见着了你后,人家觉得你比那个郎君更好呢?”

    又悄悄说:“娘告诉你啊,那家的郎君……我虽不知道是哪家,但门第应该不低。我估摸着,人家家里未必能答应。你的胜算就在,娘和家里都是极看好余娘子的,而且你晴表妹和余家大郎定了亲,你若是能同余家娘子也定下,咱们几家还是亲上加亲。所以你得打起精神来,要万万重视这个事儿,一会儿瞧见人家小娘子时,你也尽力笑一笑,别摆着个臭脸吓着了人家。”

    见母亲的心思和算计都用到了这上面,不免无奈又好笑。

    他自己心中也有相看一番的意思,便点头说:“是,孩儿记下了。”

    *

    秋穗母女因不是一早就出门,且是诚心冲着拜佛来的,所以巳时正这会儿人刚好没走。小叶寺也不大,拢共就那么几间佛堂,江三夫人凭着自己过人的眼力,很快就确定了目标。

    母亲带着女儿来上香的虽有不少,但母女皆姿色出众的,显然就不多了。何况,那余娘子在忠肃侯府的老夫人身边呆过,气质神态一应自然也与寻常小户人家的娘子不同。

    她们母女二人,在一众香客中,完全是鹤立鸡群般的存在。

    既锁定了目标,江三夫人自然娴熟的靠了过去。在同那对母女面对面擦身而过时,江三夫人突然装着崴了下脚,然后便弯腰停在了原处。

    江平西知道母亲是在演戏,所以一句话没说,只是弯腰去扶人。

    江三夫人却拒绝了,并且声音也很高:“儿子别动,娘这是路走多了脚抽筋,一时半会儿起不来。”

    因这位夫人就是在自己跟前倒下的,余家母女都心善,忙也挨过去问候。看着近在咫尺的两张脸,江三夫人即便是有所收敛,但也难掩打量的目光。

    来前她有想过这余家娘子极貌美,但却没想到竟是这般的花容月貌。方才离得远,只觉她气质形态好,如今近处瞧了后才知,她这张脸比起体态来,更是有过之无不及。

    双十之龄的女子,眉眼间都长开了,自要比十五六的青涩女郎成熟太多。但又还是很年轻的,那脸嫩得能掐出水来,眉眼间更是温情尽显。虽是叶台这小地方小户人家的女儿,但身上的气派,却半点不输那些名门闺秀。

    声音也温柔好听,尤其她问的那句“夫人,您可安好”,叫江三夫人因天热原本浮躁的心,瞬间安定下来不少。

    她笑着回说:“我没事。”但反应过来自己是干嘛来的后,立刻又哼了起来。说自己是京里来的,特意赶了吉时过来进香的,她一大早就出门了,可奈何天实在太热,路上颠簸了三个多时辰后,到了地儿便觉得腿软头晕,说自己这多半是着了暑热。

    余乔氏一听情况挺严重,便忙说:“先扶您去禅房歇着,再叫我女儿去给您请个大夫来瞧瞧吧?这天儿太热了,您若是真着了暑气,可不能不当回事。”

    江三夫人立刻说:“多谢夫人关心,只是不劳烦贵千金了,叫我家家奴去请个大夫来就行。”她边说着,边抓住了余乔氏的手,生怕她见事情解决了,就带着女儿借口跑了。

    余乔氏却并没有走的意思,她见这位夫人有家奴去请大夫,于是就示意女儿和她一人一边,先扶了江三夫人去禅房。江三夫人被夹在这母女二人中间,忍不住回头朝儿子递了个眼神。江平西见状,这才回过神来,然后只略迟疑了一瞬后,便抬脚举步跟上。

    小叶寺本就是个极小的寺庙,禅房更是不大。江三夫人等三个人进去后,就显得颇有些转不开身了。江平西身为外男,自然自觉的守候在了门外,静候吩咐。

    江平西生得高大伟岸,身上一副军武之人的严肃气派。他一来,就早无端吸引来了不少目光。

    这会儿又如门神般伫立在禅房门外,前后左右经过的人,无一不私下里打量他,然后又互相窃窃私语。但江平西却恍若未闻,一直目不斜视,仿若那些人的笑谈同他无关一般。

    江三夫人本来也没什么,坐进禅房歇了会儿后,她便同余乔氏话起了家常来。

    “今日亏得有夫人娘子出手相救,否则的话,我这中了暑热,怕是要遭一番罪了。”然后自报了身份和家门,“我们母子二人是京里来的,听说这里的小叶寺香火很旺,便一早赶了来祈福求平安。”又打探对方,“敢问夫人是哪家的?留个名,日后我们母子也好知道登哪家的门报恩。”

    余乔氏忙说:“夫人您可言重了,这不过举手之劳而已,算得什么恩情?您不必记挂在心的。”

    江三夫人却又道:“古人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夫人于我,可不只是滴水之恩啊。”

    话已说到这份上,若再推辞不如实相告,倒显得他们家是有多大派头似的。所以,余乔氏也没再推却,如实报了自家门庭。但也没细说,只说家主姓余,如今住在哪条街上。

    江三夫人便状若吃惊的样子:“夫家姓余?”

    余乔氏诧异,问:“可是有什么不妥?”

    江三夫人脸上笑意更甚,连连摇头说:“不是不妥,只是……敢问是哪个余家?家里可有一位大郎,名唤余丰年?前些日子才中的案首?”又忙解释说,“我们不是别人,我们是京里定安伯府的家眷。我家姑太太,是梁家。”

    话说到这里,余乔氏瞬间明白跟前的人是谁了。

    但余乔氏心眼不多,显然没多想,她是真以为天下的事就是这么巧,在这里竟也能遇上亲戚。所以,认了亲后,二位夫人便更是聊得火热起来。

    而秋穗呢,虽也候在一旁,但她却早不知道多了多少个心眼儿了。

    最初江三夫人突然倒在她们母女身边时,她就起了戒备之心。之后明明可以她自己就来禅房歇息,却偏偏要拖着她们母女相陪,明显就是早有预谋的,她就更是心中警铃大响。只是秋穗没想到,原来是这样的预谋。

    京里的定安伯府江家,秋穗自然要比母亲更熟许多。所以那日母亲在她面前提了一嘴梁夫人的意思,她便在心中捋清了江家的所有人物关系了。

    这会儿秋穗自然已经猜到,面前的这位应该就是江三夫人,而门外候着的那个,就是梁家伯娘想给她说亲的那位江六郎了。

    方才匆忙之间扫过一眼,虽没细看,但秋穗也能看出来他是个极正直的郎君。身形英挺,长相出挑,出生名门,且年纪轻轻就有军功在身……这样的郎君,能介绍给她,也属实是她高攀了。

    而且看他母亲的意思,应该是对她、对他们余家,皆都满意。

    凭梁家伯娘的性子,既要说媒撮合这件事,那肯定不会藏着掖着,她曾做过女婢的事,江家母子肯定也都知道。这种情况下,还能顶着烈日千里迢迢赶过来,就为了制造机会相看一场,虽说动机不纯,但秋穗心中却着实有些感动。

    若早上两个月,她同傅家郎主的关系还没进一步,那时候江家若来提亲,秋穗想自己多半可能会有想试一试的心。而如今,她既是有了傅家郎主,便也不会再心猿意马,吃着碗里,瞅着锅里。

    秋穗的心还是坚定的,除非他亲口来告诉自己他家里不同意,不然的话,她肯定是会等下去的。

    很快,江家的家奴便请了大夫来。大夫切了脉后,说江三夫人一切安好,身子无碍。而这个时候,江三夫人也说:“歇息了会儿,果然好多了。耽误了你们母女许久,怪难为情的,就不多打搅你们了。”然后又特意叫了自己儿子到跟前来,叮嘱他说,“还不快给你余家伯娘和妹妹问好?”

    江平西闻声,立刻朝余家母女二人抱手作揖。母女皆退了一步,还了礼回来,表示受不起。

    而这个时候呢,余乔氏就算再迟钝,也是有些琢磨过来怎么回事了。原是该请他们母子登门一叙的,但若是相看而来,为避免他们误会自家也有这个意思,余乔氏也就没再多这个事儿。

    余乔氏只说:“既无碍,我也就能安心了。那我们母女不打搅你们进香拜佛了,夫人,郎君,就此作别了。”

    江三夫人也没强行客套,只叫自己儿子送她们一送。江平西才送一会儿,余乔氏就道:“好孩子,也不必再送了,快回去陪陪你母亲吧。我们家离这儿也不远,没几步路就到家了。倒是你们,京城里赶过来的,一会儿拜完神佛还得再赶回去,时间紧。”

    江平西也没坚持,只是目光匆匆在秋穗面上一扫而光后,便抱手作别:“晚辈告辞。”

    母女两个坐进马车后,便就谈起了此事。余乔氏感慨说:“亲家母是好意,这江家母子也一看就是好人。只是,他们再好也是比不上傅郎主对咱们家的好的。只要人家还有这个意思,还没放弃,咱们就不能先退却。”

    秋穗也是这个意思。

    *

    傅灼这些日子公务繁忙,实在难能抽得开身。但他虽远在辖地各州县走访查案,有关京中和叶台余家的动向,他也都是了如指掌,从未有过丝毫懈怠和放弃的。

    偶然得知梁家有意将江家六郎介绍给秋穗,并且江家母子两个还自己制造了机会已经同秋穗相看过了后,傅灼便再也坐不住了。

    踏着月色才从衙门回下榻之处,也未歇片刻,便直接又连夜打马赶往了叶台来。

    所幸都是京畿路辖地,未隔千里之远,快马一个多时辰就能到。傅灼快马赶至叶台余家门前时,已是深夜时分。

    作者有话要说:继续掉30个红包~

    感谢在2022-06-20 23:36:07~2022-06-21 17:29: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2992651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兔子爱吃肉 8瓶;41575137 5瓶;能苟则苟、光脚不怕穿鞋的、安~小方、hyhgrace、荆棘鸟、56982490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我开局带着皇〕〔君逍遥〕〔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我家竹马是太孙〕〔别这么对我〕〔柯南之白嫖主角团〕〔弃宇宙〕〔植物与史莱姆与16〕〔签到从遮天开始〕〔违规者俱乐部〕〔全民领主:我的领〕〔竹兰周书仁〕〔我真的不是你们的〕〔寒门风骨〕〔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