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海贼:我的脑内危〕〔重生80:二婚甜妻〕〔海贼:古伊娜的全〕〔师娘,请自重〕〔苟在仙诡世界〕〔海贼之开局一艘空〕〔奶爸:退圈后我种〕〔精灵:我的精灵太〕〔神豪从成为男神开〕〔我在梦幻西游挖宝〕〔导演请指教〕〔漫威:从实验体开〕〔影帝:每个角色偷〕〔我的养成系噩梦〕〔江阮阮厉薄深〕〔是谁唤醒了第四天〕〔弟弟荒天帝也重生〕〔三国之献帝兴汉〕〔公司上市从觉醒后〕〔这个网红太有钱了
肇庆资源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聘为妻 第71章 第七十一章
    _:聘为妻 第71章 第七十一章

    高六郎被暴打一顿后, 扔在了叶台县县城门口。很快有人认出了他高家六郎的身份,被城门守卫送还回了高家。

    高六郎虽被揍得鼻青脸肿,面目全非,但人却并没昏厥过去, 还算清醒。见进了自家大门, 已经安全后, 他立即抱着自己祖母高老太太哭。

    “您老人家定要替孙儿做主啊,孙儿险些被打死。那些黑了心肝的,尽对着孙儿脸踹, 孙儿这张脸,怕是毁了。”

    高六郎好一顿哭诉,哭得本就心疼孙辈的高老太太,更是心中怒火中烧。

    在叶台, 还没人敢这样对待他们高家。到底是谁这么不识趣,胆敢殴打高家子孙。

    一旁高二夫人见儿子被打成这样,一度哭得几乎晕厥过去, 高老夫人嫌她吵, 立即呵斥了一声, 高二夫人这才止住哭。然后高老夫人坐去床边,严肃着问孙子:“你可知是谁动的手?”

    “余……余家。”高六郎脸肿得像发了面的馒头一样,脸上哪个部位稍微动一下, 他就疼得“嘶嘶”的叫,连带着说话都大舌头了, “余家那小娘儿们, 肯定是她的人。”

    高老夫人一惊:“余家?”然后一双浑浊的老眼立即上下打量孙子,心里自然有了一番猜测,然后问孙子, “你可是对她动手动脚了?”

    “我没有。”高六郎抵赖,“我就是去关心了她几句,问了她几声好。谁想到,她竟是个泼妇,上来就拿马鞭甩打我,她打了我的脸。之后,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群人,给我头上套个麻袋后就对我一阵踹打。祖母,孙儿今日吃了这样一个亏,这口气可不能咽下去。”

    自家孙子的品性老太太未必不明白,但她却没细问,只是一再向孙儿确定问:“你确定你没动她一根手指头?”

    “孙儿确定没有。”高六郎说的斩钉截铁,“孙儿还没怎样呢,她就拿鞭子打孙儿了,孙儿哪里能近她的身。”

    “好。”高老夫人说,“如此一来,那就是那余家小娘子理亏。既是她先动手打的人,便是告去县令那里,那理也是在咱们这儿。这余家……若识趣,想把这一波息事宁人过去,那就得将女儿嫁到咱们家来。若他家不肯,咱们高家虽式微了,可还没死绝,没道理叫一个乡野村妇欺辱到头上来,却只能忍气吞声。”

    高六郎本为自己挨了一顿毒打而愤愤不平,但这会儿听说能因此娶得余家娘子,他忽然觉得这顿打没白挨了,身上也突然不疼了。

    “祖母说的可是真的?”高六郎一把抓住高老夫人袖子,想得个确定的答案,“如此,孙儿真能娶了那余娘子?”

    高老夫人十分有信心,她挺直了腰板道:“要么把女儿嫁进咱们家来,此事私了。要么,就叫他家女儿吃板子蹲大牢,受尽苦头毁尽名声。”

    高六郎眼睛都直了,双眼冒光,仿佛眼前已经有了他迎娶余娘子的画面。

    而傅灼那边,他一路快马赶回城后,直接去了县衙找了马县令。这会儿天已经晚了,马县令都快歇下,听说上峰突然造访,马县令立刻急忙忙披衣起来。

    傅灼坐在前面衙门里等着马县令,马县令总觉得情况不妙,一路上战战兢兢的。走近了后,他忙弯腰先请了个礼,然后才问:“不知提刑大人深夜造访,可有什么差遣?”

    因是晚上,衙门里虽点了灯,但也没有白日时透亮。这会儿傅灼静默着站在一片黑暗中,听到马县令的声音,才转过身来望向他。

    年轻男人眉眼间有着之前马县令从没见过的阴蛰和锋利,就似一把刀一样,无端朝马县令刺了过来。傅灼还没开口,马县令气势就立马又矮了一截。气势矮下去了,原驼着的腰也驼得更低了。

    傅灼冷睇了他一眼,然后问:“有关高家……你知道多少?”

    在叶台县提起高家,也不会想到别人,马县令自知上峰说的是哪个高家。

    但马县令不知他问的到底是什么,便斟酌着说了高家的家史。说他们家祖上风光过,故去的高老太爷,曾官至过正四品的知府。只是如今子嗣不大出息,后辈中,只一个高二郎是秀才身份,其余或从了商、经营了些生意,或是游手好闲,吃着家里的老本。

    傅灼宽袖一甩,弯腰在一旁圈椅上坐了下来。他下巴点了点一旁,叫马县令也坐下来说话。

    虽见上峰神色似是好了些,但马县令也不知为何,这样的上峰,反而更叫人害怕。于是他战战兢兢的,陪着笑脸坐了过去。

    傅灼问:“你在这里为县官,有几年了?”

    “有五年之久。”马县令如实回答,不敢有丝毫隐瞒。

    “哦,也有五年。”傅灼轻应道,“那你来此这么久,就没办过高家的什么案子吗?”

    “高家的案子?”马县令认真回想了一番,生怕记错了哪处,一边斟酌着答话,一边仍细想着,“高家在当地算是豪绅,有地位,也很富有,同旁家也多交情不错,并没状告过谁家。又或许,私下里同谁家有过什么纠纷,但都私了了,并未闹到衙门来,下官也就不知。”

    傅灼那双深邃的黑眸就那样挪都不挪一下的深深望着马县令,马县令答完话后抬头看了眼,就突然看到了这样一双眼睛。他不敢对视,复又匆匆低下头。而这会儿,背后早吓出了一身冷汗来。

    “自你上任来,当地的百姓,就从没哪家到衙门状告过高家人?”傅灼再问。

    “状告高家人?”马县令又再细想了一番,然后仍是摇头,“并没有。”

    傅灼都要气笑了,他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一下一下的重重击打着案面,在寂静的深夜中,发出极诡异的声响来。傅灼每叩击一下,马县令都跟着胆颤一下,那心都险些从嗓子眼跳出来。

    “高家是不是有个六郎?乃烟花之地的常客。”既一问三不知,从县衙这边是问不出什么来了,傅灼索性自己说了,“他就没点官司在身上?”

    马县令还是摇头:“那高六郎的确品行不佳,常眠花宿柳,不如他家中几个哥哥。但,确实也是没有官司在身上。”

    傅灼再道:“那本官问你,若有人调戏良家妇女,甚至光天化日之下胆敢对良家女动手,按本朝律法,该当如何惩处?”

    马县令虽不比傅灼熟悉本朝各大律法,但他身为县官,调戏良家女该当如何惩处,他却是知道的。

    “按律当……仗打五十。若情节严重者,刺配流放三千里。若再严重些,当行斩刑。”

    傅灼细想过,那高六郎胆敢如此对秋娘,他绝对不是第一次这样干过。且他之前这样干时,肯定是一再的得逞了,所以,他才敢在得知余家结了那样的两门姻亲后,仍无所畏惧,猖狂放肆。

    余家算有些地位的人家,他都敢如此,那若是那些普通的百姓之女呢?

    凭傅灼的办案经验,他不信这个高六郎是初犯。

    而之所以从未闹到过衙门来,肯定是有高家一再出面给他兜底妥善解决了。高家纵子行凶,光只在这一条上作文章,也尽够他们喝一壶。何况,若是累罪的话,高家一门都难逃其咎。

    傅灼当晚便飞鸽传书一封进京,连夜将常舒叫到了叶台来。常舒不但自己过来,还带了两个郎主素日里的亲信过来。傅灼自有任务派发给他们,派完后,他便起身洗漱换衣,然后打算再去溪水村一趟。

    常舒望着自家郎主远去的背影,一时心中颇有疑惑。

    郎主从前只喜深色的常服,或玄色打底的袍衫,或褐色的。而如今不过数日不见,怎的郎主衣着的风格倒同寻常不太一样了。

    衣着发饰也更精致讲究,倒有些同京城里旁家贵公子们靠拢了。

    但常舒也只是在心里疑惑,却没说出来。主家一走,他立即就一心奔赴到了主家交代给他的差事中。

    *

    傅灼照顾余家是因为秋穗,这在余家已经不是秘密了。昨儿晚上余家夫妇二人辗转难眠了一夜后,今儿一早,余乔氏实在没忍住,便寻了女儿亲自来问。

    原爹娘没看出来也就算了,秋穗也没打算说出来叫他们跟着闹心。可既看出来了,且还问到了跟前,秋穗也就再没欺瞒的道理。

    她冲母亲点了点头,没否认,但却说:“他从没亲口对我说出要‘娶我’这两个字,但,这连日来,他却是给足了我暗示。我想……他没亲口说出那两个字,也是怕我不愿吧。”

    余乔氏原只是猜测,这会儿从女儿口中得到确切答案后,她更是一整颗心都跟着扑通大跳起来。

    “穗儿,那你自己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娶媳妇和嫁女儿还是不一样,媳妇是娶进门,是家里添人,嫁女儿是嫁出去。万一女儿在婆家过得不好,他们也不能立刻就知道。所以,三个子女中,余氏夫妇二人对女儿的亲事最为上心。

    傅郎君什么都好,就是身份太贵重了。

    “怎么想的……我也不知道。”秋穗如今的确是挺迷茫的,要说对傅家郎主没有一点的痴心妄想,那也是不可能的。他品貌极佳,为人正直,即使出身尊贵,也没有像别的权贵子弟一样,只图个祖上的封荫糊涂过日子。他二十便高中进士,之后兢兢业业扑在公务上,年纪轻轻就是正四品的提刑官。

    他还对自己和自己的家人很好,他也不曾因为自己做过侯府的侍女,就心存轻贱。他尊重她,也尊重她的家人。

    就这样的一个人,这般全心全意为她,若是心中半点涟漪都不曾起过,那是骗鬼鬼也不信的。

    她虽早过了少女懵懂的年纪,但却还是有个少女的心的,为能有这样的男子喜欢自己而自豪。

    之前以为是妾,所以从没有过退一步的想法。可如今既知是聘娶,她的意志就渐渐涣散了。

    她也会在想,要不要豁出去了搏一把,搏个未来。

    未必就一定是糟糕的?

    但毕竟是一辈子的大事,秋穗一时念起心生过冲动,但待冷静下来细细想了后,又会回归理智。

    她的内心也很矛盾。

    余乔氏见女儿如此态度,便知她对那傅提刑未必就一点意思都无。又再想了想近些日子来登门向女儿提过亲的那些人,不由也觉得,这傅提刑要比那些人要好太多太多。

    余乔氏没有把话说得太死,她也没有逼女儿立刻就做出一个决定来,只是说:“毕竟是你后半辈子的幸福,还是得你自己拿主意的好。你若觉得他这个人不错,是个能携手白头的,那旁的你无需顾虑太多。咱们家里,你爹爹,你哥哥,你兄弟,还有娘,日后都是你的靠山。咱们家如今同梁家联了姻,未必就不能肖想一下侯府。”

    “旁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心里高兴不高兴。穗儿,你是比娘见过世面的,看人也更准。那侯府里那么一大家子人,你从前又是在那儿做过婢女的,你得好好想想,日后带着这样的压力,能不能把日子好好过下去。他们家老太太好不好相与,妯娌姑子们又好不好相与,你自己个儿心中都得掂量掂量。”

    母亲说的这些,秋穗心里都明白,所以她点头说:“娘,我知道,我会认认真真好好想一想的。我不会委屈自己,我最终做出的决定,一定会是自己心甘情愿做出来的。”

    “那就好。”余乔氏拍了拍女儿肩,“那就不必思虑太多了,咱们以不变应万变,先看看傅郎君那儿怎么说。光他自己愿意没有用,总得侯府上下都愿意才行。他若不能先说服了他老子娘,咱们也不会去吃那个夹生饭。”

    有父母兄弟毫无条件的偏爱,秋穗觉得这就是自己最大的底气。

    秋穗笑着道:“娘说的对,还轮不着我们来愁呢。光他一个人愿意有什么用,得侯府先同意才行。”

    “就是。”余乔氏继续说,“咱们心里会记着他的恩情,但也无需矮他一截。日后,欠他的恩情,你哥哥你兄弟会还给他,你就无需操这个心了。”

    “女儿明白了。”秋穗应下。

    外面天才蒙蒙亮,余家门口便有了响动。母女二人刚好话也说完了,便都起身朝门口去。

    一推开门,就见一辆十分豪华的马车停靠在院子门外,而那高家的老夫人,正由一婢女搀扶着从车上下来。两拨人目光对上,各自眼中神色复杂。

    “穗儿,你先回自己屋里呆着去。”余乔氏给女儿下命令。

    秋穗看了那老太太一眼,朝母亲说了个是字。

    虽说早闹得十分难看了,但若真扭吵起来,即便自家在理,也少不得要被泼一身脏水。自古以来,这种事上,女儿家就没有占过便宜的。

    所以,余乔氏忍着心里那股子恶心,笑脸相迎,客客气气将高老夫人迎进了门去。

    高家呢,也不是冲着结仇来的。他们最主要的目的,自然还是想同余家联姻。若余家能识趣,那六郎挨一顿打,也可忍了。而若余家不识趣,之后也有的是法子再行手段。

    所以,高老太太也面含微笑,一边被余乔氏请着往屋里去,一边周旋道:“几日不见,你家小娘子是越发俊俏了。昨儿我家六郎途中偶遇了小娘子,回去后便夸个不停。我想,他们两个孩子,或许真有缘分呢?”

    余乔氏心中早将高家祖宗十八代骂了个底朝天,但面上仍稳重着,尚未撕破脸来,余乔氏只应说:“缘不缘分的,看天意,而不是人为。处心积虑谋划的所谓‘偶遇’,不能算缘分吧,老太太您说是不是?”

    高老夫人皮笑肉不笑,几步路便到了余家待客的堂屋,她老人家被请着坐了下来后,才又继续说:“我知道,余家如今结了那样厉害的两门亲,自然有些瞧不上我们家,这是能理解的。只是,我们高家如今虽不如从前,但祖上却是风光过的。几代下来,家中也小有薄产,若贵眷能把女儿许配到我们家,届时聘礼定会尽显诚意。”

    余乔氏却轻哼了一声,道:“我们家是读书人家,没见过那么多钱,也不想见。若是为了点钱就不顾女儿后半辈子的幸福,那同卖女儿又有甚区别?我今日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老太太,就您家孙儿那品性,您觉得但凡是个疼爱女儿的人家,会把女儿送去那地狱里吗?我们家嫁闺女,不看门第,就只看郎君品性好不好。”余乔氏就差没说“你家六郎是个什么货色,你老人家自己心里没数吗”这样直白的话了。

    高老太太见礼的不成,就想来兵的,她说:“既如此,那我也无需再多费口舌了。你家姑娘打了我家六郎,这是事实吧?他好歹也是前朝知府的孙儿,岂能是你们说打就打了的?便如今县令是你们家亲家,我也不怕。我还告诉你,今日我要叫你家闺女不但吃板子,还得身败名裂。”

    若是之前,余乔氏心中或许会怕。但如今,明显知道傅提刑是完全向着他们家的,且他们家还在理,余乔氏便毫无担忧在。

    “这可是说笑话了,你家六郎堂堂七尺男儿,我家姑娘不过一介女流,她如何能打得你家郎君?老太太,你可莫要黄口白牙的讲笑话。”

    只见高老太太轻哼一声,显然是有后招的样子。

    “你以为没人瞧见吗?当时你打人时虽是在城外,可却是有路过的樵夫看见的。我家六郎身上有伤,那是物证,又有樵夫亲眼所见,那是人证,人证物证俱在,你们还敢抵赖?”

    余乔氏全然不惧,只冷声反问:“是吗?”又说,“且不说我女儿有没打你家六郎,若真闹去衙门,你以为你们家当年为你家六郎兜的那些事,还能藏得住?届时闹得人尽皆知,恰好提刑大人又在……”余乔氏见对面的老人家明显变了脸色,显然是慌了的,她后面的话索性就没继续说,只是道,“老太太,你可好自为之啊。”

    余乔氏并不知高家的事,是昨儿傅灼在时,他们一起商量对策,傅灼提起的。

    所以这会儿,余乔氏也算是先诈了一诈高家。

    果然,正如傅提刑所料,高家果然为那高六郎擦过屁股。或许,还曾闹出过人命,也未可知。

    高老夫人未曾料到余乔氏会这样说,所以她刚刚略有怔愣。但反应过来后,又立即调整好了心态。

    “余夫人这么说,可是握住了什么证据?若只是空口无凭,可小心祸从口出。”

    余乔氏说:“我不过随口一说,我一个妇道人家,能握住你们家什么证据呢?老人家您也不必紧张,左右我们余家……是告不了你们的。”

    “哼,你还想状告我们?”高老太太至此才算是明白,同余家联姻,那是不可能的了。既然如此,那结仇也未尝不可。

    若他们这样的人家,一朝落势,连余家之流都能欺辱到他们头上来,日后在叶台,岂不是沦为别人家的笑柄?今日六郎受辱的这口恶气,他们是必须要出的。

    也得借此震慑一下,好叫叶台内的诸家族都知道,他们高家如今虽式微了,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家仍是当地望族,阖该受尽尊重。

    “既如此,想老身此趟是白跑的了,也就再没什么好说。”高老夫人边说边站了起来,撂下了狠话道,“还请转告贵府女郎,且在家等着吃我一状。”

    余乔氏始终体面十足,闻声也毫无惧色,只说:“孰是孰非,大家都是长了眼睛的,自有定论。不是比谁的嗓门大,谁的气势足,就能赢得了的。我还是那句话,我们问心无愧,不惧到衙门同贵府对质。但贵府都做过些什么,心里也有数,到时候搬起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可别再怨天尤人。好自为之,好走不送。”

    高家才走,傅灼便登了门。余乔氏一见着傅灼,立即同他说:“高家那老太太方才来过,我试探过她,那高六郎之前怕是真有事,而高家为他兜过底儿。”又说,“过来谈条件来了,见我们并不惧怕她的淫威,气急败坏之下撂了狠话,这会儿,多半是奔县衙去了。”

    “提刑大人,若高家真去状告了穗儿,此事如何是好?”若依余乔氏的意思,自然女儿能不出面就彻底解决此事,那是最好的。

    但秋穗却走了出来说:“若真告我,我不怕,去衙门对质又如何?何况,若我不出面带这个头,别家曾受过他欺辱的人家,又岂会都敢站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继续掉30个红包~

    感谢在2022-06-11 17:19:04~2022-06-12 17:10: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2992651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久月 20瓶;说走就走 6瓶;47362 5瓶;silvia 2瓶;dr.、叶子、习习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我开局带着皇〕〔君逍遥〕〔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我家竹马是太孙〕〔别这么对我〕〔柯南之白嫖主角团〕〔弃宇宙〕〔植物与史莱姆与16〕〔签到从遮天开始〕〔违规者俱乐部〕〔全民领主:我的领〕〔竹兰周书仁〕〔我真的不是你们的〕〔寒门风骨〕〔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