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总裁的贴身龙〕〔人在型月,死徒开〕〔开局一个培育院:〕〔刘家大宅门〕〔重生八零:佳妻致〕〔海贼:我的脑内危〕〔重生80:二婚甜妻〕〔海贼:古伊娜的全〕〔师娘,请自重〕〔苟在仙诡世界〕〔海贼之开局一艘空〕〔奶爸:退圈后我种〕〔精灵:我的精灵太〕〔神豪从成为男神开〕〔我在梦幻西游挖宝〕〔导演请指教〕〔漫威:从实验体开〕〔影帝:每个角色偷〕〔我的养成系噩梦〕〔江阮阮厉薄深
肇庆资源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聘为妻 第57章 第五十七章
    _:聘为妻 第57章 第五十七章

    赵植是成过亲的人, 自然知道,男人一旦示弱,女人便也会心疼的道理。从前和发妻一起过日子时,他也没少使出这招, 也权当是夫妻间的闺房之乐了。

    所以他便也以为, 这招既能在妻子那儿使得通, 在余娘子这里,多少也是能有些效用的。

    但他却不知,秋穗一对他并无情, 二她也不是如贞娘子那样的人,更是同他之间没有那种青梅竹马的多年情分在。所以招数使在错的人身上,注定只会是毫无收获。

    秋穗也并不去看他,只仍留神着四周, 生怕叫人给看见了。她心里是急于赶紧摆脱了这位赵大人的,但碍于他的身份,她不得不同他周旋一二。

    秋穗始终不去看他, 只微垂着眸说:“赵大人, 我觉得你我这样, 实在很没必要。这叶台虽不大,但好人家的女郎也多得是,并非只我一个。你我虽无缘, 但我也诚心祝愿大人日后能寻得个知心娘子,白首偕老。”

    赵植并不想听她说这些, 所以并不接她话, 只说自己的道:“那日晚上你同我说过那件事后,回去的路上我便又再认真细想了此事。昨儿你哥哥来找过我,也是说的此事, 他让我再好好考虑考虑。这两日,我也一直都在想这件事,我觉得,这没什么不能依着你的。”赵植决定妥协让步。

    但秋穗听后心中并无动容,因为她知道这位赵大人并非真心愿意支持她做这些,他不过是权衡过后的不得已妥协。

    若他并非是心甘情愿,即便是答应,心里也是带着些遗憾和怨气的,秋穗也觉得很没必要。

    这件事情上他们谁都没有错,不过是不合适一起过日子罢了。

    秋穗不想委屈自己,也不想他为了自己做出所谓的妥协。若非出自真心,即便妥协了,日后日子也有得是鸡飞狗跳。所以,倒不如就此作罢,他们各自再寻一个真正能彼此契合的人。

    秋穗冷静又严肃,她终于抬眸看向了面前之人,认真道:“赵大人,我已托了马夫人说清楚了此事,我真觉得没必要再继续下去了。你我本来也并没有什么,这不过也才是第三次见面而已,实在没有非谁不可。我也并非随便之人,你我毫无干系,我想日后赵大人莫要再来寻我了。”

    秋穗说罢,便快速错身而过。但赵植却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借着自己手长腿长的优势,又将人拦住。

    秋穗原最初还是对他有些许好感的,但那些好印象,也在随着一次次的接触后,消失得荡然无存了。到了此刻,秋穗心中甚至生出了一种不耐或是厌恶的情绪来。

    秋穗其实并不是个好脾气的人,骨子里有种叛逆在。平时所谓的温婉得体,不过也是因有涵养,摆出来的面子而已。别人敬她时,她自然会得体的宽和相待,但若别人已经触了她底线,秋穗也绝不会任人拿捏。

    所以这会儿,面对赵植的一再纠缠,秋穗早变了脸色。所谓的温柔和善瞬间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凌厉的眼神和严肃的表情。

    赵植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秋穗,将她脸色神情望在眼中,他一时也十分错愕。

    许是秋穗已经猜到了马夫人的意思,仗着有县令夫妇庇护,也就不怎么畏惧了跟前的这位县丞大人吧。这会儿的态度,同方才的也是大相径庭。

    “外面的人都说县丞大人温和可亲,是性情再好不过的了,可我瞧着却未必。至少大人此刻拦了我的路,做了为难我的事,就同‘温和’二字不搭边了。大人也是饱读诗书之人,应该懂得‘若不能志同道合,就不该强人所难’的道理。可此番又是何为?难道大人想牛不吃水强按头?还是说,大人仗着自己是个官儿,就想做出强抢民女之事来。”

    赵植怔愣望着面前之人,一时间觉得都要不认识她了。

    眼前之人,真的是之前那个温婉端良又知书达理的余家娘子吗?

    再细细瞧人,她还是从前的绝色容貌,她是她,绝没有错。

    赵植这会儿也会深刻检讨自己,想着是不是自己的失态惹怒了她,所以才逼得她恼火了。

    赵植仍没有退却之意,先是抱手弯腰作了一揖,然后致歉说:“方才失礼,若有得罪之处,还望娘子莫怪罪。”直起身后,才又继续说起来,“只是觉得奇怪,如今我愿意依着娘子,娘子却为何仍是要断了这份缘。”

    秋穗方才有些气极,着实失态了。这会儿醒了神后,她也消了些气,又恢复了之前的端庄姿态来。

    秋穗认真道:“那次相看后,原我们家也只是再斟酌斟酌的意思,并没应下什么。那日问你有关酒楼一事,你我话根本就说不到一处去,我当时心里便有了决定,想着不合适,这门亲事还是作罢算了。从始至终,我和我们家,都并未承诺过大人什么。”

    赵植垂眸,细细想了想,也算认可她说的话。

    但他仍说:“既是娘子要考验我,何不继续考验呢?我想,我也愿意为娘子做出改变。你成亲后想做什么,都依你的意思。”

    秋穗叹息道:“可是这样真的没必要,大人这分明是在委屈自己而被迫做出的妥协,并非出于真心。不是心甘情愿的,日后就是个隐患。如今还没如何,就已有了这样的分歧和妥协,日后一块儿过日子,朝夕相见的,又能多合得来呢?最终不过是两看生厌,最终成了一对怨偶罢了。”

    “大人是极聪明之人,该是懂这个道理的。与其将时间和心力花费在一个不值得的人身上,不如早早转了目标,去相看别的女郎。”

    赵植闻声蹙眉:“可是欢喜之情却不是对谁都能有的,娘子如此说,倒真只将婚姻当成了一桩买卖。”

    秋穗心想,你难道没当成买卖来谈吗?选填房人选时,不也是各方面权衡过后才做出选择来的吗?

    但又觉得,话说得太直接了,怕会真彻底得罪了这位县丞大人,所以细想了想后,还是又算了。

    她只含糊着,略有些含沙射影的意思道:“都说大人同原配发妻鹣鲽情深,娘子病逝后,大人更是重病了一场。这一年多来,大人也一直悼念亡妻,迟迟不肯续娶。直到最近,才渐渐开始有相看续弦之意。大人既对结发妻子如此情深意重,那又何必再娶呢?如今又对我谈欢喜之情,大人是这么快就又忘了自己的结发妻子了吗?”

    “所以……婚姻何尝不是一桩买卖呢?”

    秋穗一箩筐话说完,自己心里立即就舒爽了。又见对面的人迟迟不再出声,秋穗想着,怕是这一拳真是打到了他痛处,打得他回不出话来了,于是秋穗也没再继续同他纠缠,只匆匆福一身后,立即趁机逃开。

    一直隐在暗处的人见状,也就没再现身,只也转身离开了。

    徒留赵植一个人立在原处,久久都未挪动一下身子,显然一副还未能缓过神来的样子。

    *

    马夫人别了赵植后,又匆匆寻到了马县令。趁着这会儿他有些空,立即拉了他回后院说话。

    “今日见到了余夫人,从她口中打探到了余家对余二郎亲事的态度。”马夫人一边按着丈夫坐下听她说,一边高兴着道,“人家的意思是,哥哥姐姐的亲事还未定下,所以先不急着定余二郎的。但若是有合适的,先定下来也不是不可。”

    马县令之前是见过余岁安的,但那也是几年之前了。最近为了女儿,他借口去了趟县学,不但见到了长大后的余岁安,还从县学里的先生们那里打探到了余岁安的课业情况。

    对余岁安,马县令是再满意不过。所以对夫人说要把女儿许给他一事,马县令也是十分赞同。

    只是毕竟关乎女儿一生的幸福,此事不能冒进,还是得先探一下余家对余二郎婚娶一事的态度和意思。所以,这才有了上午时马夫人对余夫人的试探。

    如今既得知余家并无等余二郎高中后再择高门妻之意,不免也就蠢蠢欲动起来。

    “好,好啊,太好了。”马县令兴奋得拍手,又好一番对余岁安的夸赞,“你不知那孩子有多好,十三岁的时候还稚气未脱,如今却已是大人般模样了。他们一家长得都好,但这个余二郎尤甚。他哥哥在郎君中已经是上乘之姿了,这余二郎要比他哥哥还要好上许多。”虽说郎君的容貌不是顶顶重要的,最终还是得看前程和品性。

    但若是在另外两处上已是极好,容貌上能锦上添花,岂不是更好?

    谁又不喜欢俊俏的皮囊呢。

    马夫人没见过余岁安,听丈夫这么一夸,更是心急如焚,有些等不及了。

    “既是这般的好,那咱们得赶紧着些。若再迟些,我怕会叫旁人给捷足先登了。”马夫人急得坐都坐不住,恨不能这会儿就即刻定下才好。

    马县令稍稳重些,他抹着胡须道:“夫人稍安勿躁。这事……还得请个身份贵重些的人保媒才行啊。若就随意寻个媒人去余家说亲,怕人家会觉得咱们不重视。”

    “身份贵重?那咱们这儿不正好有一个现成的吗。”马夫人立即就有了人选。

    马县令自然也想到了那个人,但因怕不妥,所以有些迟疑:“你是说……傅提刑?”

    “正是他。”马夫人道,“他是正四品的官儿,又是京中侯府里的公子,若能请得动他,那真是太体面了。”又说,“他也合适的,秋穗从前是他们家府上的婢女,也算是旧相识了。”

    马县令仍在犹豫,一直摸着胡须道:“只是这个……傅提刑毕竟是外头办大事的郎君,请他保媒,会不会太大材小用了?”又遗憾,“可惜他还没成亲,若他娶了妻,那么请他夫人出面说媒,就合适很多了。”

    马夫人却说:“兰儿是不是你女儿?她后半生的幸福你还在不在意?你我统共就这么一个女儿,你还为了面子顾虑来顾虑去。我告诉你,若兰儿错失了这门亲,你之后的日子别想好过。”

    马县令只是有些碍于面子为难,也是怕会为难了傅提刑。但论爱女儿的心,他却是不比自己夫人少的。

    所以一番犹豫和思量后,马县令最终做了决定,他打算去找傅提刑,求他来帮这个忙。

    见他答应了,马夫人又催促说:“既是要求他,早求晚求都是求。老爷,不若你即刻就去?”

    马县令想了想,觉得也是这个理儿。所以别了自己夫人后,他一鼓作气就直接去寻了傅灼人。

    傅灼才从外面回来,这会儿正坐县衙里的偏厅休息。面色沉静如水,波澜不惊,瞧不出喜怒。

    座下众人见上峰出去一趟后再回来,似是变得严厉了些,一时面面相觑,都不敢出声。长随端了茶来奉上,傅灼伸手接过,却没喝,只是不停刮着茶盏里的浮沫,似有走神之意。

    下午议事的时辰快到了,厅堂上噤若寒蝉,没一点杂声。

    突然的,马县令匆匆走了进来。他见不但提刑大人在,且诸位大人都在。想着这事只能找提刑大人单独说,所以,便悄悄请了人去了别处。

    傅灼以为他是有什么重要的公务上的事要禀告,结果跟着他来了一间僻静屋子后,才得知他竟是找他保媒的。

    他看起来很闲吗?

    傅灼冷着张脸,也不出声,只以沉默的气势彰显自己的不满。

    马县令缩着脖子不敢望人,只能硬着头皮乞求道:“下官就这一个女儿,总想为她后半生谋个好人家。如今瞧准了一家,但为显郑重,只能冒昧来请提刑大人去保这个媒。大人您身份尊贵,若能请动您出面,那郎君家肯定就能看到我们的诚意。所以,还请大人能帮下官这个忙。”

    傅灼从没给人保过媒,也没想过,他这辈子竟还能被这样的差事找上。

    用生气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已经是轻的了,他这会儿是愤怒。

    他在想,是不是对叶台县的一众官员都太过亲和了,以至于叫他们觉得自己会不务正业,去抢媒娘的活。

    傅灼气极反笑道:“马县令何以为本官会答应?”

    马县令始终驼着腰抱着手,摆足了谦卑之态,他说:“下官知道请提刑大人出面保媒,是下官自抬身份往自己身上贴金了。但为了兰儿,哪怕是被大人您骂一顿,下官也是觉得值当的。”

    傅灼抬眸,冷静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后才说:“看不出来,原来马县令是如此爱女之人。”

    马县令就又说:“下官近而立之龄才得的这个女儿,统共就她一个。下官夫妇也渐年迈,日后老了、去了,怕没人能好好照顾她。所以如今能为她做的,就是尽力去为她择户老人家嫁了。”

    傅灼虽还未为人父,但却是人子。家中父母都极疼爱他,所以,对这种感情他是能感同身受的。

    可怜天下父母心,这马县令瞧着其貌不扬,但却难得能有一颗如此爱女之心。

    傅灼也不是冷情之人,看在他的这份爱女之心上,其实已经算是应了一半。

    但他却没给答复,只是转身于一旁圈椅内坐下后,才又继续说:“只是……本官一没见过你家小姐,不知其品性容貌,二则也不知道你们相中的是哪家公子。就算是要保这个媒,也得搞清楚情况才行,免得耽误了两家。”

    见上峰松了口,马县令立即道:“我们两家都认识,他们家夫人和娘子都见过小女馨兰。如今,就只是缺一个身份贵重的人说和这门亲。”又说,“我们看中的是他们家二郎,极出息。年纪轻轻便中了秀才,如今十六,在县学里读书。听说,明年八月的乡试他已经决定了要下场。我们之所以又这般着急想早早定下,又是请提刑大人您保这个媒,也是因为这郎君实在太出众,怕晚一步就被旁人家定下,也怕等他乡试高中了再议,人家会又看不上我们家。”

    又是早早中了秀才,又是十六。又是来年要下场,又是两家认识……

    傅灼都不需多想,已然猜到了是哪家。

    傅灼这会儿神色也略松了些,他笑着问:“你说的是余家二郎?”

    “正是。”马县令立即回。

    傅灼则说:“若是他家的话……本官或能帮你这个忙。”一边说,一边自然心中也有了自己的打算和思量在。

    马县令大小是个官儿,如今任上政绩也还算不错,任满后升迁,是有机会的。若余家能同马家联姻,于目前的余家来说,是有门第的提升的。

    又想着,马家若与余家联姻,日后余家大郎同梁娘子一事必然更好办了些。而若余家能同梁家结亲,他求娶秋穗,也就算是顺理成章的事。

    这样一想,傅灼便有心想撮合成。

    但他没见过马家娘子,也怕她容貌不够出众,回头于余家二郎那边不好交代。

    但想到方才马县令说余夫人和秋穗是见过马馨兰的,所以,他想着不妨先去一趟余家,从她们母女二人口中先探一探口风。若她二人对马娘子满意,他再说和不迟。

    思及此,傅灼也就没再耽误功夫,直接就应了。

    私事办完,接下来自然是要继续去忙公事。但走了两步后,傅灼突然又停步问道:“余娘子这会儿仍在府上?”

    马县令忙回说:“在呢。兰儿喜欢同她一处说话,所以便特特多留了她一会儿。”

    傅灼应了一声后重又拾步继续往前,然后一边走一边道:“余娘子离府前你告诉我一声,届时正好可同行。”

    马县令见上峰不但应了,而且还是即刻就去办,一时间激动得老泪纵横。一边连声应下,一边忙匆匆差了个长随去内院,让他把此事转告给夫人知晓,叫夫人办好。

    *

    秋穗是要赶在天黑前到家的,所以并没在马家呆太久。差不多到了申时,她便同马家母女道别了。

    马馨兰舍不得她走,仍想留她。

    “我还没同姐姐说完话呢,姐姐可否今日不走?晚上咱们一起睡,你明儿再回。”

    秋穗笑说:“若不回,家里人该要担心了。左右我今儿回了明儿还可以再来,以后我们还有的是机会常聊。”

    “那你下次再来是什么时候?”马馨兰拽着她袖子,有些不想放人走。

    秋穗倒也不瞒着,实诚道:“这些日子应该会常往城里来,离过年还有一个多月时间,我想看看能不能在酒楼里应聘个厨娘当一当。”

    马夫人道:“你提起这个,我倒想起来了。兰儿及笄宴后,不少人来向我打探过是哪里请来的厨娘,我就把你的情况一一说了。那些夫人听说你曾在侯府老太太身边呆过,都有意愿让我引荐。说是日后家里若要筹办个什么宴会,能请到你来,才叫好呢。”

    这正是秋穗想要的结果,听马夫人说完后,秋穗立即谢道:“多谢夫人替我操劳了。”

    马夫人赶忙扶起她来,直说这是哪里的话:“能请到你去为她们筹谋,这是她们的福气才是。你这样好的女郎,又是侯府老太君身边呆过的,谁听了不赞叹一句。”

    秋穗仍很感激马夫人的有心。

    而马夫人呢,此刻也是想秋穗先回去的。因为前头老爷已经差人带了话来,说是傅提刑已经答应保这个媒了。傅提刑还特意交代了,让秋穗离府时告诉他一声,他打算同行一道去余家。

    马夫人的私心自然是希望能尽早定下这事儿的,所以既然提刑大人有这个心要尽快办,她又为何不答应呢?

    见女儿还扭扭捏捏的扯着人家衣角不肯丢,马夫人便直接做主道:“我去叫人备车,送你回家。”一边去叫人备车,一边则差了人去前衙那边递了话。

    所以当秋穗乘着马家的车才离开不久,傅灼也翻身上了马,缓缓打马往溪水村去。

    马车走得慢,傅灼也一路缓行,只慢慢跟在马车后面,空个不远不近的距离。差不多快到村口时,秋穗下了车,这才发现跟在车后面的傅灼。

    秋穗同赶车的老伯打了声招呼,老伯打马转了方向往回驶去后,秋穗这才朝傅灼走去。

    而这会儿,傅灼也已经翻身从马背上下来了。正牵着马缰缓慢踱着步,一点点朝秋穗靠近过来。

    走近后,秋穗蹲身朝他福了一礼,然后问他:“大人怎么来这儿了?”

    傅灼在她面前停顿了会儿,好生看了会儿人后,才又继续牵着马往前走。略略侧首,见她也跟了过来后,傅灼才唇角噙笑说:“今日在县衙,我瞧见你同那位赵县丞说话了。”言语间,颇有几分得意之色。

    作者有话要说:继续掉30个红包~

    傅傅:秋宝拒绝了赵县丞,四舍五入,就等于是接受了我。(得意)

    秋穗:?????

    感谢在2022-05-27 22:26:26~2022-05-28 22: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24110824、小院子、采薇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对易 10瓶;喝茶π吗 5瓶;45318395 2瓶;hyhgrace、六月、沙发爱变形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我开局带着皇〕〔君逍遥〕〔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我家竹马是太孙〕〔别这么对我〕〔柯南之白嫖主角团〕〔弃宇宙〕〔植物与史莱姆与16〕〔签到从遮天开始〕〔违规者俱乐部〕〔全民领主:我的领〕〔竹兰周书仁〕〔我真的不是你们的〕〔寒门风骨〕〔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