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一夜之间成了丑〕〔怪物的我被救赎〕〔神级影视:开局拉〕〔女神总裁的贴身龙〕〔人在型月,死徒开〕〔开局一个培育院:〕〔刘家大宅门〕〔重生八零:佳妻致〕〔海贼:我的脑内危〕〔重生80:二婚甜妻〕〔海贼:古伊娜的全〕〔师娘,请自重〕〔苟在仙诡世界〕〔海贼之开局一艘空〕〔奶爸:退圈后我种〕〔精灵:我的精灵太〕〔神豪从成为男神开〕〔我在梦幻西游挖宝〕〔导演请指教〕〔漫威:从实验体开
肇庆资源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聘为妻 第23章 第二十三章
    _:聘为妻 第23章 第二十三章

    秋穗那边, 得了常舒差人捎带回来的信儿后,酉初不到,就立即去小厨房里忙开了。

    虽然郎主说让备好酒好菜,但第一, 于秋穗来说郎主平时的用度就已算是极好的了。第二, 郎主这样说是客气, 她不能真把主家的这份客气当成是福气,再说哥哥又不是他的贵客,他能在家摆筵招待就已是极大的恩典了, 她又怎能蹬鼻子上脸,连这点眼力劲儿都没有呢?

    所以今日的这顿夕食还同之前的差不多,不过就是秋穗更用了点心而已。

    傅灼今日比平时大概早一刻钟到家,他领着余丰年回来时, 秋穗还在厨房里忙碌着。常拓过来传话说:“郎主说客人已到,一会儿秋穗姑娘做好饭食后,拿去花厅便可, 郎主要在那里待客。”

    马上就能见到哥哥了, 秋穗心情激动, 但却努力克制着,她应了常拓说:“我知道了。”

    如今渐入秋,天比从前黑得早了些。待秋穗忙好所有提着食盒出来时, 外面早不见了霞光,天呈一片深青色。

    傅灼差人收拾出了间客房来给余丰年暂作歇脚用, 顺便交代女奴打了热水送过去。与此同时, 傅灼也先回了书房,在净室里洗了澡换了身衣裳后,才重又折返回去。

    秋穗提着食盒往花厅去的路上, 恰就遇上了刚洗完澡从书房出来,也正往花厅去的傅灼。

    朦胧月色下,傅灼一身靛蓝的圆领袍,发丝微湿,只以玉簪束了半边散在身后。二人从不同的小路过来,遇上了,傅灼便朝她望了过来。

    秋穗还是头一回见郎主将头发散下来,这会儿穿着身居家的常服,衬着月色,无端添了几分平时没有的温柔,倒真有几分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意思。秋穗不敢多打量,也不敢细想,忙加快步速主动迎过去请安。

    傅灼让她起,然后背着手继续往前走。秋穗见状,便落后一步跟上。

    傅灼回身望了她一眼,见她跟在了身后,便说:“今夜便叫你哥哥在府上先住上一晚,等明日再去衙门里的官宿住。今夜你也不必值夜了,你和常拓换一下,明天你再过来侍奉。”秋穗明白主家的意思,心中念着他的好的同时,忙应下说是。

    见郎主说完这些后便没再说话,秋穗悄悄望去,偷窥他脸色。

    犹豫了一会儿,秋穗还是主动问:“郎主,不知奴婢兄长这次被借调过来,得调多久?”其实秋穗是想问,兄长能在这盛京城里呆多久。她怕不过就呆两三日,今日见了,下次再见会遥遥无期。

    但傅灼没给她准确答案,只说:“调他来是办几桩棘手的案子的,等案子办完了,他自然就回去。”

    秋穗只低低说了声是,没再多言。

    余丰年不敢多洗,只略微擦了下身子,便换了身新衣先候过来了。所以傅灼同秋穗到花厅时,余丰年已经候在这里有一会儿。

    没敢真拿自己当客人,真坐在堂内等,余丰年一直都等候在门外。远远瞧见傅灼过来,余丰年立即迎了过去。

    见他又要行礼请好,傅灼朝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免了。然后错了下身子,让出身后的秋穗来。而这会儿的秋穗,眼眶早湿了,她望着眼前和记忆中一样却又不太一样的兄长,喃喃唤道:“阿兄。”

    兄妹间多年未见了,余丰年也有哽咽之意,只觉喉头酸疼难忍。但到底是男人,不会轻易落泪,他极力笑着说:“又长高了点,也比从前更漂亮了,像个大姑娘样了。”

    一旁九儿见状,忙从秋穗手中接了食盒过去,秋穗则抬着袖子抹眼泪。

    傅灼可能天生心肠便比常人硬几分吧,一旁九儿都忍不住跟着红了眼眶,傅灼竟丝毫反应都无。他只是望了余家兄妹二人一眼后,温声提议道:“先进屋,坐下来再说。”

    余丰年和秋穗都忙收敛了些情绪,齐声应了是。

    进了花厅后,傅灼让九儿摆菜布菜,他让秋穗坐下来陪着一起用饭。秋穗推让了一番,见推脱不掉后,便承情坐在了傅灼下手边。

    而傅灼呢,知道有他在,想必他们兄妹不能畅谈,所以在用了几口后,便借口还有公务要忙,便先离开了。离开时顺势将九儿也支走了,给他们兄妹二人留了个独处的时间。

    偌大的厅堂,只剩下兄妹二人后,二人又热切寒暄起来。

    这时说起话来也都不必再避讳什么,彼此都是想到什么就问什么。

    “爹爹身体如何?可还好?”秋穗最关心的就是这个。

    余丰年点头说:“好多了,如今能自己下地来走几步路了。自小弟中了秀才后,爹爹也人逢喜事精神爽,气色也是一年比一年好。但毕竟是病过那样一场,如今能有这样已算是苍天眷顾我们家了,就不能奢求他老人家恢复到壮年时的体力。”

    这点秋穗是能理解的,她点头应和说:“咱们家能有如今这样,已经算是祖先庇佑了。”又问,“安儿近来读书如何?可有长进?”

    余丰年笑道:“他是天生读书的料,做学问很是有长进。县学里先生来家里家访时,一直夸小弟。不过如今他还太年轻,先生建议再好好读两年书,倒不急着参加秋闱考。先生说的也对,书本上的学问毕竟有限,他学问再好,若是缺乏阅历,去了考场估计也写不出什么有深度的文章来。还是再多读两年书,先稳稳性子再说。”

    秋穗说:“考学这一块,阿兄懂的比我多,就听阿兄的。”

    余丰年忽然有一瞬的沉默,然后很快就释怀一笑。

    秋穗自然知道他的心结所在,不免也劝道:“当年家里困难,你也是为了家里,这才没再继续读下去。如今咱们家挺过来了,阿兄你又还很年轻,想来这些年书本也不曾放下过,你何不继续读书呢?”

    余丰年想都没想,就直接摇头拒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也不一定非得靠读书才能谋出路的。我如今学了这门手艺,也觉很是不错,你瞧,连京中的提刑司衙门都借调我办差。”话虽是这样说,但能读书走仕途,总比做一辈子仵作强。

    不过余丰年知道,读书要不少钱,如今家里远还没富裕到能供兄弟两个一起读。

    既然没那个条件,他又何必再做那个奢望呢?不如早早接受了现实,老老实实当好眼下差事的好。

    余丰年不想再谈自己,于是转了话头去妹妹身上,问她:“不是一直在府上老夫人身边当差的吗?怎么又来了郎君的院子伺候。妹妹,你实话说,可是其中有什么隐情?”

    秋穗是一直都想赎身回家的,但奈何老太太不肯放,所以她怕家中父母兄弟担心,信中也不敢提这件事。但眼下兄长就在跟前,她也不好再瞒,只能如实说与了他听。

    余丰年听后,心凉了个彻底。

    卖身容易赎身难,若主家真有留人之意,不愿放行,那这些卖身的奴仆是没有一点办法的。如今身契攥在人家手上,又是侯门贵府,轻易得罪不得,便是告去衙门,也是人家占理。

    余丰年抖了抖唇,才勉力撑着镇静道:“难道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了吗?老太太有没有说,为何不肯放你走?可是因为钱的原因?”不免又把他入京前家里把积蓄都给他带来了这事说了。

    秋穗却说:“不是钱的事儿,阿兄可万万要把那些钱收好。咱爹咱娘这辈子攒点钱实在不容易,回头还得还给他们。”又说自己,“是老太太喜欢我,不愿我离开她。之前还要为我择个好的小厮配了呢,如今见郎主愿意留我在身边侍奉,她老人家又一心想我给郎主做通房。也着实为我考虑了,说日后会把身契还给我,让我做个良妾。”

    秋穗说这些只是想告诉兄长她在这里过得极好,叫他不必担心,但余丰年听她话里的意思,却误以为她可能心里也是愿意做那位傅提刑的妾的。再联想到傅提刑待他们兄妹二人的体恤,不免又要多想一些。

    余丰年认真忖度后,便劝自己妹妹说:“但是做妾……哪怕是良妾,也未见得是好的。这侯府高门是尊贵,但糟心的事未必就少。我的意思是,咱们不贪这个富贵,还是择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嫁了的好。何况,家里爹爹娘亲都极想你,我们都希望你还是能就嫁在身边,这样日后若是想见,时时都能见得着。”

    秋穗知道哥哥误会了,忙笑着说:“阿兄多想了,咱们郎主不是那样的人。他收我在身边伺候,也是为了应付老太太,并非真想将我收房。而我呢,我当然是想立刻就赎身回家去的,我是宁为穷家妻,不为富家妾。我去意的决心,郎主也是清楚的,只是碍着老太太,他不能硬来。但总归会有法子的,我想他日后也会帮我。”

    余丰年总觉得事情哪里不太对劲,但具体哪里不对劲,他又说不上来。既然妹妹说得乐观,他自然会同她一起期待着。

    左右还得在京中呆上一阵子,兄妹之间还有见面的机会。既府上老太君不是那等不讲理的恶人,那一切就都是好商量的。

    兄妹俩又聊了些家常,一顿饭用完后,差不多也到了亥初时分。想着兄长一路劳累也得休息,且明儿还有公务要忙,便没多打搅,只起身说:“兄长快回去早些歇息,明日怕有得劳累。”

    余丰年再念念不舍,也知道府上规矩。人家家主能做到这样,已经算是给他们兄妹极大的恩典了。

    于是余丰年点头道:“左右我要在京中呆上一阵子,还能有见面的机会。你……你好好照顾自己,赎身的事,我们一起想办法。”

    秋穗今日是极开心的,除了初见兄长时哭了一场,之后都是笑意盈盈的。

    “我知道的,阿兄放心。”

    兄妹二人道别后,余丰年回了客房,秋穗则寻去了书房。郎主眷顾,让她今日跟常管事调了班,但她既见完了兄长,总该过来复个命并感恩一番的。

    真就直接回了自己小屋歇下,这不是身为奴仆该有的礼数。

    秋穗候在门外正等着通传,常拓突然闷着脸走了出来,他看向秋穗道:“郎主说,既然秋穗姑娘这么早就回来了,那今日还是姑娘当值,你我无需换班了。”

    秋穗也挺意外的,没想到郎主改主意也这样快。但也只是有一瞬的迟疑,很快秋穗便反应过来,恭敬应了声是。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更新在中午12点~

    这章继续掉30个红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我开局带着皇〕〔君逍遥〕〔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我家竹马是太孙〕〔别这么对我〕〔柯南之白嫖主角团〕〔弃宇宙〕〔植物与史莱姆与16〕〔签到从遮天开始〕〔违规者俱乐部〕〔全民领主:我的领〕〔竹兰周书仁〕〔我真的不是你们的〕〔寒门风骨〕〔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