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死海之主〕〔抗战:从八佰开始〕〔体坛之重开的苏神〕〔烟花易冷半世浮萍〕〔霍爷的小心肝又来〕〔我真的不想当学霸〕〔嫁给傻王爷后被宠〕〔开局绑定:高品质〕〔某综漫的绝对神速〕〔混沌丹帝〕〔秦时天行者〕〔尘刹归一〕〔仙魔三国大玩家〕〔商武之神〕〔灵魔颂曲〕〔九颜女帝旺夫,为〕〔在仙道崩坏世界传〕〔阴阳商人:我有一〕〔一婚两断〕〔重生最强丹帝
肇庆资源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第二百九十六章 胜负
    ..,最快更新!

    “前辈,若能将她体内的内力导出,是否有一线生机?”风青暝的声音带着几分急切。

    老鬼关注着前方的打斗,闻言眯着眼睛看向他。

    风青暝感觉到了他这眸光中的犀利,却任由他随意打量。

    突然,老鬼嗤笑一声,“丫头的内力,冰寒异常,常人根本承受不住,只怕还不等将她内力导出,那助她导出内力的人就会先一步冻死。以人命相抵的代价,还治标不治本,你觉得她会答应吗?”

    “我可以试试。”谁知,风青暝想也不想的道。

    老鬼眉心一皱。

    风青暝道:“我是焚野宫弟子,前辈应该也知道,焚野宫的内力是最霸道,也最至刚至阳的内劲。”

    “不错。”老鬼点了点头。

    风青暝又道:“所以,我应该能抵御阿姐的冰寒内劲。只要我每隔一段时间,就帮她导出过甚的内力,是否就能延续她的生命?”

    老鬼顺着他的思路想了想,眸色渐深,他凝视着风青暝昳丽俊美的五官,“这倒也算是一个办法。可是,你要知道,即便焚野宫的内力至刚至阳,能克制住冰寒的内力,但这种相克,也会让你遭到反噬。或许,你这样做之后,可以不死,但身体有可能会受到损坏,就连习武的根基都会受损,有碍寿元。”

    “没有关系。”风青暝毫不犹豫的摇头。

    若不能和沈未白长长久久,他要那么长的命作甚?

    老鬼盯着他看了一会,笑了起来:“想不到,你还真是个痴情种,丫头倒也没有看错人。”

    “阿姐的命,胜于我。”风青暝沉声说出了沈未白在他心中的位置。

    两人似乎达成了某种一致,又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正在激斗的沈未白和巫王。

    两人说了斗蛊,如今被黑雾笼罩,众人也只能感觉到一股冰寒之气,正在慢慢向四周扩散,里面具体什么情况,却不得而知。

    但,四周的蚩民,在发觉这个中原女人,竟然能和他们的巫王斗那么久,也就说明了,这些中原人的不一般。

    相芎和呙皎夫人早已把相禹护在了自己身边,看到他那条被冰冻的腿,两人眼中都折射出恨意。

    简直恨不得害得他们儿子如此的女人,被相娅所杀!

    可偏偏,他们的傻儿子,却不在乎自己的腿,反而痴痴的看向对面,口中呢喃不断的喊着,“阿蓝……阿蓝……”

    相芎越听越气,索性不再理会。

    呙皎夫人心中自不好受,却又心疼儿子,只能强忍着怒气,把儿子抱在怀中,又一遍吩咐身边伺候的老妇,去叫氏族里的巫医。

    ……

    “我原本便打算,来一趟巫疆,为阿姐寻药。”风青暝眸光沉沉的盯着中间聚而不散的黑雾,感受着越发冷冽的冰寒之气。

    老鬼心中明了。

    中原的医术,这些年来,几乎是以沈未白为巅峰。

    百草谷里的那些神医,都不是她的对手。

    若连她自己都无法解决身体上的问题,那么中原大地上,也不会有人有办法了。

    所以,只能把目光投向中原以外的地方。

    而巫疆,向来神秘又封闭,传说中的蛊术还有诡秘之术,都无法用常理去理解。

    很多求医问药的人,在中原找不到办法后,都会把一线生机放在巫疆,冒险进来求医问药。

    风青暝有这样的想法,并不奇怪。

    只不过——

    老鬼轻叹了一声,“没用。你以为,巫疆我们就没有想过吗?”说着,他看了安静下来的蓝翼一眼。“不然,你以为,蓝丫头为何要来巫疆?”

    除了寻找各种各样的毒之外,蓝翼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寻找治疗沈未白的方法。

    风青暝心中一沉。

    原本,他还打算在找回蓝翼之后,直接递上大齐亲王的拜帖,去求见巫王,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沈未白身上的隐疾。

    可如今,不光是因为老鬼的话,也是因为这突然出现的巫王与他们站在了对立方,原先的打算恐怕都不易达成了。

    “巫疆的蛊术,本就是属于阴邪一派。无法从根源上,解决丫头的问题。这些年来,我们能做的,就是搜罗天下至刚至阳的药物,再配上最烈的酒,酿成药酒。常人别说喝一口,恐怕只是闻一下,都会被烈酒的气息烧灼脏腑,焚身而亡。而这样的酒,对丫头来说,却刚刚好。”

    老鬼的话,抽掉了风青暝心中的一丝侥幸。

    砰!

    黑雾中撞击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交谈。

    那浓而稠的黑雾,在声响之后,终于渐渐散去。

    沈未白和相娅的身形各自分开落地,胜负未知。

    “丫头。”老鬼拉着蓝翼上前。

    风青暝却早在沈未白落地时,就贴在了她身边,清晰的感受到那股来自于沈未白身上的冰寒之气,正在渐渐回拢,收敛在她体内。

    从沈未白的样子,看不出丝毫异常。

    而相娅那边,除了脸色苍白了些,精神萎靡了些,也看不出什么。

    “我输了。”突然,相娅开口。

    然,她的话,却如落入油锅里的水,炸了一片。

    四周的一众蚩民,听到巫王亲口认输的话,都难以置信的露出震惊之色,还有一种莫名的纠结。

    因为,在他们的心中,从小到大被灌输的认知里,巫王是至高无上的,接近于神的存在,是不会输的!

    可是,他们这一任的巫王,却亲口向一个中原人认输了。

    连相禹和呙皎夫人在听到相娅的话后,脸色都变了变。同时,心中又感到庆幸。

    幸好,这一切都发生在相氏,不被其他八大巫姓所知。

    否则,相氏,甚至连带着如今成为巫王的相娅,声誉都会在巫疆一落千丈。

    “巫王不必如此。”沈未白眉宇间一片从容。

    她垂眸看了看自己的手,才抬眸勾唇,“我也只是占了些功法的便宜罢了。”

    相娅却道:“我的蛊术奈何不了你,你的武功却能克制我,这便是我输了。”

    沈未白眉梢轻挑,心中确实没想到这位年纪不大的巫王,竟然如此坦荡,与她之前咄咄逼人的手段,丝毫不像。

    而四周的人,却因为她们的对话而困惑。

    什么便宜?

    什么克制?

    他们总觉得这一场比试,其中还有内情,只是他们不知道而已。

    但风青暝和老鬼却能敏锐的感觉到,刚才那一战,恐怕不是所有人以为的你死我活,而是一种相互试探。

    甚至,一战结束后,两人还有些心心相惜的感觉?

    风青暝和老鬼来不及细问,就见那巫王朝他们走了过来。

    沈未白也没有阻止的意思。

    而在场的蚩民,更加没有权利去阻止他们的巫王做任何事。

    相娅来到沈未白面前停下,眼神落在蓝翼身上。“她中了心蛊。对于,中了心蛊的人来说,除了下蛊的人主动解除,是没有任何办法的。但是,我不同……”

    她手指指了指自己心口的位置,“我有蛊神,所以我也能解。但,心蛊是寄于心脏之中,我强行解蛊的话,她会心脉受损,日后的身体也会变得孱弱。”

    沈未白蹙眉。

    她不担心蓝翼身体的问题,但好端端的为何要让蓝翼去承受一段时间的孱弱?

    “那就请解蛊之人亲自解吧。”沈未白看向相禹。

    相娅也回眸看向他,仿佛这时,她才注意到相禹那条被冰冻的腿。

    此时,巫医已经来了,在看过相禹的腿后,缓缓摇头。

    沈未白淡定无比的任由巫医医治,在青帝衣冠冢中,和‘青帝’神念交谈之后,她就明白了自己的内功早已经超脱了这个世上的武学范畴。

    所以,她打入相禹腿里的寒冰之气,除了她,谁也无法将其祛除,连巫王也不能。

    在刚才的一战中,她就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内力对蛊虫的克制,它们同样害怕这种至寒。

    再加上之前风青暝无意中逼出了老鬼体内的蛊虫,沈未白心中不得不升出一种猜测。

    她和风青暝的内功,都因为各自的机缘,而被扭入了超脱武学的范畴。

    无论是至阳,还是至寒都是一种极致的力量。而这种极致的力量,就是蛊虫所害怕的。

    蛊神再厉害,也只是虫!

    本能不会改!

    “蓝翼本就是被他胁迫,在心蛊的控制下,违背自己的意愿。他解蛊,换回一条腿,已经是占了极大便宜了。”沈未白淡淡的道。

    相娅没有立即回答,似乎认真的思考了一番沈未白的话。

    片刻后,才点了点头,转身看向相禹,声音漠然中带着不容违抗的气势。“禹,解蛊。”

    相禹抬起头,双目赤红的看向她,眼中的执拗化为怨恨。

    他想要违背相娅的命令。

    可是,在巫疆,所有的蚩民,都无法反抗巫王。

    “解蛊。”相娅又说了一遍。

    这一次,相禹的双眼更红,脖子和额头上,青筋都爆了出来。

    “娅!”

    “巫王!”

    相芎和呙皎夫人心中是有些埋怨相娅的‘主持公道’的。

    相娅抬眸看向他们,“你们不是让我回来,阻止禹娶一个中原女子为妻吗?”

    “……”相芎。

    “……”呙皎夫人。

    如此直白的话,让他们语塞,什么话都说不出口,甚至只能这样面对儿子怨恨的目光。

    “禹,你如果真的喜欢,应该靠你的深情去打动她,而非用这样的手段去控制。我们是巫的子孙,不应该用,也不屑用这样的手段达成目的。”相娅声音缓和了些。

    相禹紧抿着唇,死死盯着蓝翼的眼神里,浮现出挣扎之色。

    相娅见他如此,又回眸看向沈未白,“可否给禹一个机会?”

    是什么机会?

    在场的人都心中了然。

    沈未白缓缓摇头,在相娅皱眉之时道:“这个机会,要看蓝翼是否愿意给,问我无用。”

    相娅想了想,了然点头。

    她再度看向相禹,“禹,你听懂了吗?不要丢了我们巫疆男儿的脸。”

    相禹脸上的挣扎之色更重。

    相娅开了口,相禹知晓无论如何,他也只能造做,否则就会视为背叛。只是,心中的不甘让他不愿妥协,而相娅的话,没有让他鼓起勇气,反而让他感到害怕。

    害怕解蛊之后,阿蓝连看都不会再看他一眼。

    其实,他也是怕阿蓝恨他,怨他的吧。

    更害怕,在解蛊之后,阿蓝就会头也不回的离开相氏,离开巫疆,从此两人天各一方。

    “禹!”

    相禹脑子里的昏聩感,被相娅一声震碎。

    将心中的绝望压下去,他抬起头,再次看向蓝翼的眼神里是痛苦和纠结,最终化为了妥协。

    ……

    相氏的婚礼,无疾而终。

    相城里,撤掉了那些属于婚礼的红绸,恢复了以往的样子。

    相娅在她原先住的竹楼,单独接待了沈未白。

    “蛊虫对你没有用,这样的事,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也是第一次见。”见面后,相娅毫不顾忌的说出了对沈未白的好奇。

    “哦,不只是你,还有你的那位心上人。”相娅又补了一句。

    沈未白听到‘心上人’三个字,泰然之中,又带了点窘迫。实在是因为,这一世十几年的经历,无法打破前世的固有观念。

    老牛吃嫩草的感觉,简直不要太明显!

    相娅却并未注意到她淡定之下,隐秘的心思。自顾的道:“只有你们两个,我很好奇,为什么蛊对你们两个没有用。是意外?还是事实。所以,我跟踪了你们的行踪。”

    沈未白想到了一路上的小黑虫,“是那几只小黑虫。”

    相娅颔首,“没错。母虫在我这里,所以你们去往什么方向,我都能知道。”

    沈未白明白了。“所以,在你知道我们来到相氏后,就过来了。”

    相娅再次颔首,然后认真的问,“现在,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不怕蛊了吗?”

    嗯?

    沈未白看清了她眼中的执着,这个时候的相娅和相禹特别像。不同的只是,相禹执着于蓝翼,而相娅则执着于蛊。

    “或许,是和我修炼的功法有关。”沈未白坦诚的道。

    “功法?”相娅想了想,又问:“你的心上人也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丁哲主角的小说〕〔斗罗:千仞雪的逆〕〔太古神医〕〔我在直播间窥探天〕〔大唐之混世小魔王〕〔无敌从斗破开始打〕〔海贼传奇:抽卡高〕〔召唤师:我能萌化〕〔我的五个徒弟都是〕〔柳笙笙厉云州〕〔宝可梦修改器〕〔克苏鲁世界的我纯〕〔校园式隐婚〕〔洪武大明:吾儿怎〕〔诸天之始:我儿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