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帝系统:开局我〕〔万古神帝之本源之〕〔黑暗逐光者〕〔全球灾变开局祖宗〕〔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新婚夜,病娇王爷〕〔大唐:开局捡到长〕〔开局账号被盗,反〕〔这个武圣超有素质〕〔我成了崇祯的供应〕〔九品狱卒:开局竟〕〔步步高升〕〔为了姐姐,我成为〕〔斗罗:我!黄金圣〕〔九狼图〕〔绝世医皇萧策叶雨〕〔狐妖老婆是吃货〕〔诡秘:悖论途径〕〔重启1986〕〔死海之主
肇庆资源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第二百九十五章 斗蛊
    ..,最快更新!

    斗蛊?

    沈未白的眸光与相娅轻碰了一下。

    她不知道,他们这群人什么时候,引起了这位巫王的兴趣。

    斗蛊的提议,显然不仅仅是为了替相氏出气。

    而相氏那边的人,相芎和呙皎夫人听到要斗蛊,且沈未白三人输了,便要把命留下,阴沉的神情瞬间就舒展开来。

    似乎,他们心中一句笃定,谁才是最后的赢家!

    “哼,真是好意思这般说。蛊术向来都是巫疆不外传之秘,我们外来的人,如何斗蛊?何况,世人谁不知道巫王与蛊神的关系,如此不平等之下,还提出斗蛊的约定,真是恬不知耻。”老鬼冷哼道。

    “放肆!巫王岂是你们这些中原狗能侮辱的?”相芎大声厉喝。

    他话音未消,一道幽蓝细芒破空而出,以极快的速度闪过。

    “啊!”相芎惨叫一声,捂住了流血的嘴。

    他的嘴唇仿佛被利物刺穿,剧痛之后,就是冰冷至极的寒,接着就是麻,不过是瞬息之间,他便感觉不到自己的嘴在何处,甚至连话都说不出。

    相芎又是惊恐,又是愤怒,眼中满是怨毒之色。

    “夫郎!”呙皎夫人大惊失色。

    相娅也回眸看过去,眼神一闪。

    而他们耳边,则响起沈未白冷冷的话,“说话就好好说,若不会说话,那便闭嘴。”

    好嚣张的女子!

    呙皎夫人眼中带恨的看向沈未白,相娅也回眸,对沈未白刚才举动,在情绪上并无太大波动。

    “你下了毒。”相娅很是肯定的道。

    沈未白勾唇浅笑,也没有否认。“礼尚往来罢了。”

    “嗯。”相娅想了想,居然点了点头。

    老鬼戏谑的笑了起来,看着相芎狼狈的样子,很是开心。

    风青暝释放身上的气势,震慑着四周蠢蠢欲动的蚩民。

    “娅!巫王!您的父亲被下毒了,取回解药,杀了她!”呙皎夫人扶住整张脸都变得麻木的丈夫,向相娅大喊。

    相娅却道:“不会死。”

    呙皎夫人被噎住,看向相娅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

    因为知道毒不致命,所以才无动于衷吗?

    呙皎夫人有些心寒,觉得自己的女儿自从成为巫王之后,性子似乎越来越古怪,冷漠了。

    “你会用毒?”相娅饶有兴致的看着沈未白。

    虽是问句,但心中却已经确认这一点。

    沈未白并未回她,只是问,“斗蛊,如何斗?”

    老鬼低声在她耳边说,“丫头,你不会真的要和她斗蛊吧?那蛊神真是邪门得很!”

    沈未白看了他一眼,顿时将老鬼的焦急安抚下来。

    相娅仿佛没有看到他们之间的交流般,抬手指向安静不动的蓝翼。“我下蛊,你解蛊。”

    听懂了斗蛊规则,以及相娅话中所指,沈未白眸色顿时一沉。

    周身的气势,也瞬间出现变化,由原本的平静,化为了暴戾。

    首当其冲的相娅,最先感受到沈未白身上的气息变化,心中不由得有些惊讶。

    “你要以她的身体为媒介?”沈未白冰冷的话语,随即而到。

    相娅理所当然的点头,“没错。”

    “简直就是放屁!要打就打,老子们不会解蛊!”老鬼一听直接怒了。

    “你会的对吗?”相娅却疑惑的看向沈未白,又偏头看向风青暝,“你也会。”

    沈未白冷静下来,相娅的反应,还有四周蚩民的反应,让她心中的怒火渐渐平息。

    因为,他们都太理所当然了!

    这让她不禁怀疑,难道巫疆的斗蛊,都是以人为蛊场?

    但,更让沈未白疑惑的是,为什么这个巫疆的巫王,那么肯定自己会解蛊?

    “开始吧。”相娅没有再给沈未白思考的时间。

    几乎在她话音落下时,原本安静木然的蓝翼,脊背一弯,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蓝丫头!”老鬼神色一变。

    沈未白双眸紧紧一缩。

    她甚至察觉不到,巫王是如何下蛊的,更别提下的是什么蛊。

    但,这样受制于人,也令她十分不悦,沈未白双手搭在蓝翼的脉搏上,感受着她体内的变化,另一只手微微一动,被老鬼拎在手里的相禹同样浮现出痛苦的表情,那绞腹之痛,将他从昏迷中痛醒,捧腹在地上翻滚抽搐。

    “啊——!”相禹的脸色骤然变黑,七窍流血,一看就是身中剧毒的模样。

    相娅的脸色终于变了。

    沈未白笑着对她说,“我说过,礼尚往来。”

    “我们是在斗蛊。”相娅面无表情的提醒她。

    “禹——!”呙皎夫人撕心裂肺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沈未白轻笑,“巫王邀请我斗蛊,我不会推脱。礼尚往来,我也请巫王斗毒如何?”

    这番话,沈未白虽然是笑着说,但语气却极冷。

    她不管巫疆的规矩如何,但巫王当着她的面,直接给蓝翼下蛊,她就不会白白受这个气。

    “丫头,干得漂亮!”老鬼喊了一声。

    风青暝看向沈未白,嘴角微微扬起,并不觉得她这样做,有什么不对。

    “你!”相娅眉宇间阴沉下来。

    沈未白却道:“你若不救他,就输了。”

    相娅终于把视线投在相禹身上。

    老鬼冷哼一声,抬脚把在地上打滚的相禹踢到相娅脚边。

    “救……救我……”此时的相禹,似乎恢复了些神志,在痛苦中抬起头,伸手死死攥住相娅的裙角。

    “禹!”呙皎夫人心痛难当,想要上前,却被无法开口说话的相芎一把拉住。

    ……

    此时此刻是属于沈未白和相娅的战场!

    相娅给蓝翼下蛊,沈未白就给相禹下毒。

    沈未白要解蛊,而相娅同样要给相禹解毒。

    相禹的表情比蓝翼痛苦多了,也说明了沈未白就是要折磨他。

    相娅眸色沉沉,看向朝自己求助的相禹,手中一抖,一只小虫,顺着她的手爬了下来,钻入了相禹的鼻孔中。

    老鬼一直关注着相娅这边的动静,见状,口中‘啧啧’两声,嘀咕了句,“这巫疆果然邪门得很,连解毒都与众不同。”

    说完,他又看向沈未白和蓝翼这边。

    蓝翼眉宇间的痛苦之色还未消除,沈未白按着她的脉搏,垂眸不语。

    但,看她一如既往淡定的模样,老鬼就觉得莫名心安,好像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可以难住沈未白的。

    他却不知,沈未白只是暗中用点穴之法减轻了蓝翼感受到的痛苦,对于她体内的蛊虫,沈未白还未想到万全之策。

    ‘阿姐,可要我试试?’风青暝传音给沈未白。

    沈未白轻垂的睫毛微微颤动,微微摇了摇头。她拿出银针,双手快如闪电的将银针封住蓝翼身上的几个大穴,把她身体里的蛊往上逼。

    很快,在蓝翼的脖子皮肤上,就出现了一个细小上游的起伏。

    当那个起伏接近蓝翼的嘴部时,沈未白点住她背后一个大穴,直接将蛊虫从蓝翼口中逼出。

    蛊虫落地,老鬼直接一脚踩去,却被沈未白抬腿踢开,而那落地的蛊虫,化为一滩黑血,又变成黑烟消失不见。

    老鬼见此,心有余悸的收回了自己的脚。

    让他更心惊的是,在被沈未白阻止后,他才反应过来,那被逼出的蛊虫,不过在蓝翼体内一会,竟然就长了那么大,一旦脱离了血肉给养,又迅速死亡消失!

    老鬼脸色变了变,滴巫疆的蛊术越发忌惮。

    但是,沈未白能将蛊虫从蓝翼的体内逼出,他又觉得小丫头果然厉害!

    与此同时,哀嚎不断的相禹也平静了下来,脸色也不似之前那么青黑,恢复了白色。

    那只钻入他身体的蛊虫,再度从他鼻腔爬出来,回到了相娅身上。

    “丫头,懒丫头身上的蛊虫都解了?”老鬼忍不住问。

    沈未白缓缓摇头。

    她两世都未接触过蛊虫,这一次也是迫于形势大胆一试。

    在将巫王放在蓝翼身上的蛊虫逼出时,她也想过顺势逼出心蛊的子蛊,却不想,那心蛊子蛊却异常安静,让沈未白根本察觉不到。

    沈未白不确定,这是不是因为子蛊与母蛊离得太近的原因,又或是刚才巫王下的蛊,对于心蛊来说,太过低级。

    而巫王那边,她也看出巫王解毒的手段,是用蛊虫吸走相禹体内的毒。

    这种不失为一种方法,但却极为伤身,多来几次,恐怕相禹不是死于中毒,就是死在蛊虫对身体的破坏之下。

    就如现在,相禹虽然解了毒,但沈未白却能明显的感觉到他身上气血虚弱。

    “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相娅见沈未白逼出了蛊虫,眸中的光芒亮了许多,兴致更浓。

    她挥手向前,几股乌黑之气,直接朝沈未白和蓝翼袭来。

    沈未白身形一动,挡在了蓝翼面前,手中折扇顺势甩出,将那几股乌黑之气挡下。

    扇子被乌黑之气缠绕,沈未白指尖轻弹,几枚冰针同样朝着相娅射去。

    相娅双眸睁大,身子灵动的一扭,避过了射来的冰针。

    但同时,她又听到相禹惨叫一声。

    相娅低头望去,只见到一枚冰针射中了相禹的膝盖,幽蓝的冰针瞬间融入相禹腿中,让他整条腿都覆上了一层薄冰,透着寒气。

    “巫王,胜负已分了吧。”沈未白扫了一眼落在地上,残缺不堪的扇子,神色淡淡,抬眸看向对面的相娅。

    相娅的蛊,被沈未白挡了下来,没有进入蓝翼的身体。

    但沈未白射出的冰针,相娅虽然避开,相禹却被射中了。

    从这一点来看,的确胜负以分。

    然而,相娅却不这样想。

    她身体突然掠出,双手手腕的银铃响了起来,沈未白眸光一厉,同样掠出身形,与相娅激战在一起。

    一时间,从相娅身上冒出黑雾,将两人笼罩。

    而在黑雾之中,又有冰蓝光芒闪现,就连温度都骤降了不少。

    “好冷!”

    “嘶!怎么突然那么冷?”

    围观的蚩民纷纷后退,抱紧自己的胳膊反复搓着。

    风青暝和老鬼也护着蓝翼向后退去,给沈未白让出战场。

    一条腿失去知觉的相禹恢复了几分清醒,还想要朝蓝翼的方向爬过来,却被呙皎夫人和相芎吩咐人,将他拉回了身边。

    黑雾的存在,阻止了众人的窥视。

    但,不断出来的激斗声,却让所有人都知道,战斗还在继续,胜负也还未分。

    风青暝眉头轻蹙,紧紧盯着笼罩着黑雾的地方。

    老鬼安慰一句,“不用担心,那丫头狡猾得很,我还从未见过有人能让她吃亏。就算巫王手段诡异,又有蛊神相助,咱们白丫头也不是容易对付的。”

    风青暝抿紧唇,点了点头。

    他知道沈未白身上的诡异之处也颇多,还有仙人剑护体,身体又在青帝衣冠冢中得到了锤炼,但这不妨碍他的担心。

    “前辈,阿姐虽说她内功变异之事,已有解决之法。可她一日未说,我便一日不能安心。我想问前辈,若阿姐无法解决内功的问题会如何?”风青暝突然问向老鬼。

    老鬼脸色一沉。

    这件事,让他心中一直有愧疚,认为都是他拿了《九玄神功》给沈未白练,才有了今天的后果。

    日子长了,这件事也逐渐成为他的一桩心病。

    连带着二十八星宿的人,都在寻找解决的办法。就连这次蓝翼来巫疆,也与此脱不了关系,这也是为什么老鬼要来亲自找人的原因。

    因为,他认为一切都是他导致的!

    如今,风青暝突然问出这样的话,老鬼沉默了一下,并未隐瞒。“若不解决,要不了几年,她的身体就无法承受内力的暴涨,最终爆体而亡。”

    风青暝心中一惊,后果的严重超出了他的想象。

    “那前辈认为,阿姐所说的解决之法是真是假?”风青暝忍住心中痛楚,声音沙哑的问。

    老鬼越发沉默了。

    哪怕沈未白再三保证,是真的找到了办法,他也不敢完全相信。

    以沈未白的本事,想要骗人,实在是再容易不过了。

    “前辈,若能将她体内的内力导出,是否有一线生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丁哲主角的小说〕〔斗罗:千仞雪的逆〕〔太古神医〕〔我在直播间窥探天〕〔海贼传奇:抽卡高〕〔无敌从斗破开始打〕〔召唤师:我能萌化〕〔大唐之混世小魔王〕〔我的五个徒弟都是〕〔柳笙笙厉云州〕〔宝可梦修改器〕〔克苏鲁世界的我纯〕〔校园式隐婚〕〔洪武大明:吾儿怎〕〔诸天之始:我儿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