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出马仙〕〔林望杨悦〕〔我真没想当富豪〕〔我在镇妖司里吃妖〕〔影视世界从攻略女〕〔茅山升棺人〕〔魔都金融男神〕〔怪物的我被救赎〕〔无敌丹神〕〔综武:我被灭绝师〕〔鬼眼当铺〕〔都市妖孽狂婿〕〔天帝系统:开局我〕〔万古神帝之本源之〕〔黑暗逐光者〕〔全球灾变开局祖宗〕〔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新婚夜,病娇王爷〕〔大唐:开局捡到长〕〔开局账号被盗,反
肇庆资源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第二百七十五章 心结 (二合一章)
    ..,最快更新!

    泽阿奇的话,让沈未白心中一惊。

    并非是超出预料,而恰恰相反,这个巧合,正好证明了沈未白心中存疑的事,以至于让她的情绪都出现了一丝波动。

    泽阿奇说出‘大善’最后出现在迦南的位置,居然和前朝留下的玉石碑上‘青帝衣冠冢’方位的指示一样。

    这是不是就说明了一点,青帝冢的存在,并不完全是前朝皇室的臆想?

    沈未白的手指,在风青暝和泽阿奇看不见的地方轻捻了几下。

    风青暝察觉到了她的异样,却没有说破。

    沈未白平静下内心的波动,又问了一些有关于‘大善’的传说,泽阿奇也都一一回答,一直到族长那边派人过来说是要用膳了,才结束了这次谈话。

    ……

    泽阿奇的父母都很热情好客,再加上沈未白救了他们的女儿,是他们的恩人,态度就越发的好。

    一顿饭吃下来,无论是沈未白还是风青暝又被灌了不少酒。

    晌午之后,还未等他们身上的酒气散去,族寨里全族狂欢再度开始了。

    紧接着,又是新一轮的喝酒。

    连着三天下来,沈未白哪怕是清醒的状态下,都觉得自己呼出的气带着香浓的酒味。

    来到族寨的第四日清晨,沈未白喝着天水送来的热茶,抬手在自己的太阳穴轻柔。

    天水见状,自动走到她身后,接替了她的手,双手按在沈未白的太阳穴上,轻轻的揉着。

    “没想到,这迦南族寨里的酒,竟然能让主公醉了。”天水笑得娇媚无比。

    要知道,沈未白自从玄功变异之后,腰间就一直挂着一壶纯阳烈酒,时不时就会喝上一口,那味道,常人闻一下都觉得上头,但他们主公却能淡定无比的如饮水一般喝下去。

    沈未白不在意她的调侃,闭上双眼享受着天水的按摩,“这不一样。”她拍了拍挂在腰间的精致酒壶,“里面装着的酒,是为了平息内力,与通常的饮酒并不相同。更何况,这迦南的美酒,入口甘甜,好不刺激,但后劲却很大,我能在不用解酒药的情况下,三日不醉,亦然是很厉害了。”

    说完,她嘴角微扬,似乎很是得意。

    天水看不到她那一闪而过的表情,但却因为视线落在那精致酒壶上后,变得忧心忡忡,连勾魂夺魄的双眼里,都收敛了不少天生自带的风情。

    “不过,主公的身子……”

    沈未白不自觉的想到了《九玄神功》的隐秘,脸色一沉,心情骤然变差。

    “不必担心。”沈未白平静的回了句,但语气在熟悉她的属下面前,却多了不轻易有的冰冷。

    天水并不知道,沈未白在拿到冰魄剑后,不知是不是因为仙剑克制的原因,她体内的内劲,要变得顺服许多。

    那么长的时间过来,她喝酒的次数已经在逐步减少。

    虽然,她不确定冰魄剑会不会彻底解决她的隐患,但现在的情况并不是最差的时候,所以沈未白心中也没有太过担心。

    尤其是,她总觉得,既然前朝能够根据那些虚无缥缈的传说,上古流传下来的只言片语,创造出《九玄神功》,那么说不定在青帝衣冠冢里,就会有解决神功弊病的答案?

    但是,这一点天水并不知情。

    在察觉到沈未白语气的变化后,她以为是自己的话,惹怒了主子,忙请罪道:“主公,是天水失言,还请主公责罚。”

    此时,沈未白的情绪已经彻底平复,听到天水的告罪,也猜到她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但其中隐秘又不便解释,所以沈未白只是道:“你又何错之有?”

    说完,她闭上双眼,靠着椅背,对天水吩咐:“再按一会。”

    “是。”天水忙收敛心神,认真的给沈未白按头。

    ……

    该打听的消息,都打听得差不多,沈未白便不打算在族寨中久留。

    在第四天下午,沈未白就向泽阿奇提出了告辞,并为泽音进行了最后一次诊断。

    第五天一早,沈未白一行人就在阿耀的陪同下,离开了族寨。

    直到此时,风青暝才有机会,向沈未白问清楚‘青帝衣冠冢’的事。

    沈未白也不瞒他,当下就把在前朝宝船中看到的玉石碑上的内容,告诉了风青暝。

    风青暝这才知道,沈未白突然转道来迦南是为了什么。

    “所以,泽阿奇口中说的那个地方,与前朝玉石碑中记载的地方一样?”风青暝很快就整理出了前因后果。

    沈未白点了点头,“哪怕不是一模一样,也是同一个区域。”

    “所以阿姐也相信了,青帝衣冠冢就在那吗?”风青暝又问。

    沈未白沉默了许久,才眸光悠远的道:“我不确定,但总要去看一看。不过,前朝皇室恐怕是当今对青帝最为了解的人,他们既然一次次的在那里寻找,那就说明,起码有什么让他们十分信服的依据,告诉他们,青帝的衣冠冢就在那。如今,在迦南的传说中,也提及了这个地方,那此地在我心中的怀疑又重了一分。”

    所以,无论那里是不是青帝衣冠冢,她都会去亲眼看看!

    风青暝读懂了她话中的意思。

    他没有多想,只是在沈未白话音落下后,毫不犹豫的道:“无论阿姐想去哪,我都会陪着你。”

    听到这番承诺,沈未白转眸看向他,眸光轻触之下,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他们要离开族寨的范围,走到迦南的官道上,在与星鸾,柳茹他们约定好的地方会合后,再出发。

    距离不远,但因为要翻山越岭,所以一行人走得并不快。

    路上,沈未白和风青暝也随意的说着话,因为之前沈未白提到了前朝的宝船,风青暝突然想到一件事,他不禁问出——

    “阿姐可有在那宝船上找到《九玄神功》的下卷?”

    这件事,还是当初在假地宫中,公输诚告诉他的。也是那个时候,风青暝才确认了沈未白身体的问题,且可能解决的方法。

    只可惜,那个地宫是假的,自然也就没有《九玄神功》的下卷。

    但,沈未白他们在百崖岛找到了真正的前朝地宫,那宝船中的宝物都被运了出来,《九玄神功》下卷,无论藏得多深,只要在船上,也应该能被找到才对。

    同一件事,天水不小心提及的时候,让沈未白心情骤变,虽然不是针对天水,但也让她生出了深恶痛绝的情绪。

    但是,换了风青暝来问,沈未白的心情并未有太大波动,反而能淡定的回答:“找到了。”

    风青暝茶色的双眸倏地一亮,但他又很快的察觉到了沈未白语气的不对。

    ‘若《九玄神功》下卷有用,阿姐断然不会是这样的神情。’风青暝在心中做出了判断。

    而这个判断,却让他整个人的气息都骤降,原本清亮的眸色也变得沉郁。

    其他人或许还不会觉得如何,但一直跟随着风青暝的几大影卫,时刻都在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自然也就感受到了他突变的气息。

    千杀几人彼此交换眼神,都好奇发生了什么事,却又不敢上前打扰。

    “阿姐,那下卷无用对吗?”风青暝极力控制的声音中还是无法掩饰轻颤。

    沈未白看着他的情绪变化,心中的阴郁,突然就散开,变得柔软起来。

    任谁看着如此俊美的男子,在自己面前不经意的流露出如幼兽般无助的神情,都会让人忘记一切烦恼,只剩下将他搂入怀中rua~的冲动!

    沈未白暗自深吸了口气,强制按下了心底的蠢蠢欲动,露出无可挑剔的笑容,“虽无用,却也无碍。你不必担心。”

    “岂能不担心?”风青暝眸色越发深沉。

    他忘不了沈未白‘发病’时的画面,那个时候,他一度认为,自己会永远的失去她!

    “阿炎!”

    沈未白的声音,击碎了他脑海里的画面。

    风青暝下意识的抬眸看向她,沈未白被他眼中还未来得及消散的痛楚刺痛。“你怎么了?可是身体不适?”

    不等风青暝回答,沈未白就抓过他的手,为他把脉。

    刚才,阿炎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意,还有褪去血色的苍白面容,让她吓了一跳。

    可是,把过脉后,沈未白却狐疑的松开了他的手。

    风青暝的身体并无异样,非但无病无痛,还很强壮。

    简单来形容,就是能一拳打死老虎的强壮!

    既然身体无事,那为何刚刚……

    沈未白带着探究的神色,再度对上风青暝那双天下绝色的眸子。

    藏于眸中的痛色已经散去,茶色的眸子如在灵泉中浸润过的清亮,但却变得深邃如海渊,让人探不到底。

    可是,当沈未白的眸光与他对上的瞬间,那无尽的海渊中涌出的,却是数之不尽的深情。

    “阿炎……”沈未白不禁喃喃。

    这般的深情,能让任何人为了他不顾一切,就连沈未白也不例外。

    “阿姐,我在此发誓,一定会治好你的身体!”风青暝眼中的神情被他收敛。他心中已经做下决定,待陪着阿姐去寻找青帝衣冠冢后,无论结果如何,他都会亲自前往巫疆。

    他的阿姐,在中原已经是医毒无双的医仙子,比百草谷的那些神医不知道厉害多少倍。

    但连她自己都无法解决内功的问题,那么就只能说,中原的医术没用。

    而巫疆,那个神秘而排外的地方,一直以来都有着很多传说,拥有着与中原医术完全不一样的医毒之术。说不定,他能在那里找到能治好阿姐内功异常的办法。

    沈未白却不知此刻风青暝心中所想,只是听到他的誓言后,知道他是在为自己身体担忧,便露出释然的笑容,“其实你也不必紧张,我拿到冰魄剑后,它似乎能制衡我体内的内劲,所以我已经很久没有不适之感了。”

    可是,哪怕沈未白这样说了,风青暝心中的担忧依然丝毫未减。

    问题不解决,始终是一个隐患。

    谁也不知道,当隐患爆发之后,会是什么结果,他承受不了失去沈未白。

    但,风青暝也没有再说什么,仿佛真的听进了沈未白的劝说,不再纠结这件事。

    ‘《九玄神功》下卷为何无用?又是什么样的奇功,会让修炼的人出现那样的情况?’风青暝在心中不断思考。

    脑海里,沈未白差点变成冰雕的画面,再次浮现,又被他强按了下去。

    他有心想要向沈未白要《九玄神功》的上下卷看看,或许能从中发现什么端倪?

    但是,思索一番后,风青暝还是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虽然沈未白并未避讳他谈这些,但风青暝还是能从她的只言片语中,察觉到她很不想提到《九玄神功》。

    ……

    阿耀将人送到约定好的会合地点后,就先告辞离开。

    沈未白他们到的时候,星鸾和柳茹她们还未到。

    正巧前往巫疆的天耳传回消息,一只黑雀穿过云层,落在了天水的手上。

    天水取下它脚下捆绑着的布条展开后,走到沈未白身边,开口前下意识的看了与沈未白对坐的风青暝一眼。

    沈未白道:“说吧。”

    天水这才道:“天耳抄近路,现已经到达了十万大山与赤江交汇处。他们打算渡江进入巫疆地域,按照蓝翼之前传回的信息,一路找过去,也联系上了鬼老,约好在无相门附近见面。”

    其实,从迦南进入巫疆,翻越十万大山是最近的路。

    但是,十万大山里的危险却难以预料,且容易迷失在群山之中,所以稳妥之下,天耳他们还是决定顺着赤江绕开十万大山进入巫疆,虽然路程会远一些,但却能把握好时间。

    “无相门?”沈未白旋即笑道:“我倒是差点忘了,无相门就在赤江旁,毗邻巫疆,也难怪无相门的弟子精通毒术了。”

    而风青暝却在想,沈未白也派人去了巫疆?其中的名字,都是他陌生的,只能大致猜测是她的部下,但他们去巫疆干什么?

    风青暝又想到了沈未白的身体,此事已经成为他心中最重要的大事。所以,他想到的就是,‘莫非巫疆之中真的有办法解决阿姐内力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丁哲主角的小说〕〔斗罗:千仞雪的逆〕〔太古神医〕〔我在直播间窥探天〕〔海贼传奇:抽卡高〕〔无敌从斗破开始打〕〔召唤师:我能萌化〕〔大唐之混世小魔王〕〔我的五个徒弟都是〕〔柳笙笙厉云州〕〔宝可梦修改器〕〔克苏鲁世界的我纯〕〔校园式隐婚〕〔洪武大明:吾儿怎〕〔诸天之始:我儿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