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混沌丹帝〕〔秦时天行者〕〔尘刹归一〕〔仙魔三国大玩家〕〔商武之神〕〔灵魔颂曲〕〔九颜女帝旺夫,为〕〔在仙道崩坏世界传〕〔阴阳商人:我有一〕〔一婚两断〕〔重生最强丹帝〕〔超级弃婿〕〔原神之八重是我姐〕〔无限仙凰道〕〔重生影后她又逆袭〕〔九剑杀神〕〔诡异逃生游戏:我〕〔恐怖复苏之全球武〕〔红楼武状元〕〔诸天:开局对抗天
肇庆资源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第二百四十二章 地宫塌陷 (二合一章)
    ..,最快更新!

    “恨我吗?你现在的命就掌握在我手中,我让你生,你就生,我让你死,你就死。”

    “你以为我要从你嘴里得到什么吗?不,我不需要。”

    “因为,我已经知道了一切,你已经没有用了,你是一个废物,枉费你花费了如此大的精力,布下这盘棋,最终还是棋差一着,一败涂地。”

    “想不想听听看,我都知道了什么?”

    “我们脚下的地宫是一个陷阱吧,没有宝藏,只有要人命的机关。”

    “唯一能够平安无事进入地宫的机关图,就在你身上。”

    “你为什么会带出来呢?因为你担心,担心辰王不能帮你把帝皇剑给带出来,说不定他们很无用,会全数死在地宫里,最后还要劳烦你亲自跑一趟,拿出帝皇剑。”

    宋明贞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瞳孔随着沈未白的话不断收缩。

    他虽然一字未发,但沈未白却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你为什么那么想要帝皇剑呢?因为,帝皇剑里有着真正宝藏的所在,我说得对吗?”

    宋明贞的表情狰狞起来,再也难以维持平静。

    他的理智,早已经在沈未白的言语中被燃烧,哪怕强撑着一言不发,也起不到任何作用。

    事实上,从一开始,沈未白就没打算让他开口。

    语言会撒谎,但人的微表情是不会撒谎的。

    “再让我猜一猜,前朝地宫的传说是真的,只不过有着一真一假两个地宫。而我们脚下的这个,就是迷惑世人的障眼法,假地宫。或许是为了磨炼后世子孙,考验他到底具不具备复辟皇室的能力,所以你的祖辈们把有关于真地宫的信息藏在了这里,藏在了象征天下的帝皇剑中。”

    “你还有什么秘密呢?哦,我又想了想,那个真宝藏应该在海上吧,至少需要出海。”

    宋明贞瞪大双眼,瞳孔震颤,肤色苍白如纸。

    沈未白露出了危险的笑容,“宋二公子,你在明洞船厂定制的船还好吗?”

    “你!”

    宋明贞只觉体内气血翻涌,张口才说出一个字,就吐出一大口鲜血,染湿了衣襟。

    “啧啧。”沈未白拉着一旁被震惊的尹千雪退后两步,避开了喷出的血液。“宋二公子,好好说话,怎么动不动就吐血?是上火了吗?”

    “你闭嘴!闭嘴!”宋明贞咬牙切齿的盯着沈未白,眼底仿佛要喷出火来。

    ‘噗!’尹千雪站在沈未白身后,忍不住笑出声。

    这样的大姐姐,她从未见过。

    真是有一张气死人不偿命的嘴。

    只是,大姐姐如何知道这么多?

    尹千雪好奇极了,但也知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所以她保持了沉默,站在一旁围观。

    “好!好一个水月山庄。”宋明贞冷笑起来,嘴角还有血液不断流出。

    沈未白挑眉道:“你说不过我,扯水月山庄干嘛?”

    “你!”宋明贞气极,胸口几欲裂开。

    沈未白收敛了那咄咄逼人的气势,重新变得气定神闲起来。“看来,我都猜对了是吗?”

    宋明贞如泄了气的球,靠在背后的石块上,眼神黯淡无光。

    “哈哈哈哈……输了,我输了。辛苦蛰伏十几载,我这一生,数代人的谋划,终究还是逆不过天意。”

    “咳咳。”沈未白假咳两声,神情真诚的道:“打扰一下,明明是我揭穿了你,关老天什么事?你这样不行啊,输不起就赖老天?你怎么不反省一下,是自己技不如人呢?”

    “沈未白你想气死我吗?”宋明贞神情凶恶的向她扑来,却被守在一旁的娄天狱一脚踢回去,又吐出一口血。

    “冷静冷静,你再如此暴躁,不等我动手,你就自己把自己气死了。”沈未白很是无辜的道。

    尹千雪在一旁憋笑憋得厉害,大姐姐这一面实在是太有趣了。

    她偷偷看向娄天狱,却见他神色如常,仿佛早就知道了大姐姐这个样子,顿时心中又失落起来。

    身为妹妹,她似乎还没有大姐姐这些属下了解大姐姐。

    “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看,反正你也活不了了,复辟大业因你而终结,不如把我没说完的给完善一下?起码,可以换得一口薄棺遮身,免得死了尸体还要被野狗分食。”沈未白摊了摊手。

    宋明贞双眸赤红,呼吸急促粗重,双唇紧抿不发一语。

    “怎么,还是不愿开口?”沈未白眯了眯眼,身上的气息顿时变得危险起来。

    宋明贞冷笑,“你还想知道什么?”

    “那就看你想说什么了。”沈未白道。

    宋明贞看了她一眼,眼神冰冷极了。“你不都猜到了吗?但那又怎么样……你依旧救不了他们,我死了他们也会给我陪葬。”

    “是么?”沈未白眼神变得冰冷。“你是不是忘了,你身上有一张机关图。”

    “没有。机关图在我脑子里,你来拿啊!”宋明贞挑衅的看向她。

    “哦。”沈未白突然又变得毫不在意了。

    宋明贞一怔。

    “里面的人死活与我何干?”沈未白冷血的道。

    宋明贞嘲讽的笑了,“是与你没有关系,那与你身后那位呢?”他指的是尹千雪。

    “辰王死不了。”不等沈未白开口,尹千雪就漠然开口。

    她的平静,让宋明贞一怔,沈未白垂眸轻笑起来。

    “果然是最毒妇人心啊!”宋明贞讥笑起来。

    然而,他想要刺激的两人,却无动于衷。

    她们心中最大的底气,就是前世已知的经历。无论中间如何危险,但姬云廷在还未登上帝位之前,是不会死的。

    而沈未白……

    相较于姬云廷,她更在意的是那个胆大包天,敢偷袭她自己进入地宫的家伙!

    他的命,是她从老天手里夺回来的!

    这一点,沈未白一直都没有忘记。

    谁也不知道,这条被她夺来的命,老天会不会再收回去。

    沈未白现在还能淡定,只是因为她知晓,公输诚会在那人身边,她和老鬼精心培养出来的刺客之刃会忠诚的保护他!

    但……万一呢?

    “宋明贞,我本不想这样对你的……”沈未白垂着眸,嘴角噙着的笑容逐渐冰冷。

    宋明贞被她骤冷的语气弄得一愣。

    与此同时,娄天狱身影一闪,出现在同样愣住的尹千雪身后,轻轻一点,她的身体就向后软倒,双眼闭合。

    娄天狱扶住尹千雪,沉默的退远。

    一股寒意,从四面八方卷席而来,包裹在宋明贞身上。

    沈未白缓缓抬眸,那双幽深发黑的眼睛,好似两道漩涡,能够将人的灵魂吸入。

    风青暝从阳魂剑中,学到了精神迷惑的本事,她又怎么会在冰魄剑中没有半点参悟?

    只不过,与风青暝不同的是,沈未白学到的本事更加可怕!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在上古时期,修真鼎盛的时代,有一种秘术,可以搜魂?只不过,被搜魂之人,最终都会变成痴儿,连一岁小儿都不如。我给过你机会,只可惜,被你浪费了。”

    沈未白的语速不快,却字字冰冷。

    还不等宋明贞想明白她话中的意思,他就感到大脑一痛。

    “啊——!”宋明贞抱头尖叫起来,意识陷入一片混乱之中,就仿佛身体被人夺舍,他的记忆在不断被窃取。

    宋明贞的叫声十分痛苦,然而离他最近,听得最清楚的人,脸上却一片漠然冰冷。

    沈未白‘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甚至还有一些意外收获。

    在收回搜魂术时,她大脑如针刺一样,让她脸色一白,神情更加冰冷了些。

    搜魂术,就算是在上古时期,也算是邪术,禁术的一种。

    沈未白不知道为什么它会在冰魄剑的传承之中,但既然她发现了,也就在好奇之下学会了。

    只不过,施展搜魂术需要极大的精神力支撑,哪怕是她,在第一次对人使用之后,也会有些反噬。

    头疼欲裂,就是反噬。

    沈未白强忍着头上如针扎的痛苦,冷漠的看向倒在地上,眼神涣散只知道痴痴傻笑的宋明贞。

    娄天狱将尹千雪安置好后,重新返回。

    看到宋明贞此刻的样子,他的眼神变了变,却没说什么。

    只是,面对沈未白的时候,神情越发的恭敬起来。

    “主公,此人怎么办?”娄天狱询问。

    “给他制造点外伤,对外就说他意图自杀,把自己撞傻了。”沈未白语气冰冷极了。

    娄天狱迟疑片刻,“为何不直接杀了?”

    沈未白道:“他是前朝皇室后裔,我们不需要卷入前朝和当今的争斗之中。”

    “是!”娄天狱没有再问。

    他走到宋明贞前,用手抓着他的发髻。

    沈未白刚转身,就听到身后传来‘砰’的一声闷声。

    她没有回头看,而是走向了地宫入口。

    宋明贞很聪明,他把机关图背了下来,这样就不会有人得到。但他却算漏了沈未白,所以如今,那张机关图在沈未白脑子里。

    至于之前她与宋明贞的言语交锋,那也是因为沈未白知道宋明贞是一个极度骄傲自负的人,这种人的内心,其实最容易摧毁,心防塌了,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主公!”娄天狱从后面追了上来。

    沈未白侧目看他。

    “请允许属下随主公一同进去。”娄天狱自然知晓沈未白想要做什么。

    从头到尾,沈未白就没有放弃过进入地宫。

    之前,是为了帝皇剑,顺便防止有人对姬云廷下黑手,惹尹千雪伤心。

    现在,她是想要把风青暝给带出来!

    她救下的人,就算是老天,也不允许收回去!!

    “你留下。”沈未白毫不犹豫的道。

    娄天狱大急:“主公,地宫之中危险重重,既然是陷阱,断然不会给人留生路。哪怕您已经拿到机关图,但也需要一个探路人!”

    轰隆隆——!

    娄天狱话音刚落,两人脚底的地下却传来沉闷的轰塌声。

    瞬息间,山川颤抖,地面塌陷。

    “主公危险!”娄天狱双眸倏地一缩,拉住沈未白就飞身而起,迅速向后退去。

    守在入口旁的四位冥狱杀手,也同时撤开,免得被塌陷的地面卷入地下。

    震荡延绵,连远处的人都受到了影响。

    只不过,他们这边还算安全,没有亲眼看到山塌地陷的可怕画面。

    ……

    沈未白被娄天狱带走,离地宫出入口越来越远。

    在她双眸中,倒映着地面塌陷,山体移位的情形——

    地宫……塌了!

    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阿炎呢?’沈未白震惊的眼底闪过一片慌乱。

    在看到地宫塌陷,风青暝不知生死的那一瞬,沈未白心中升起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慌。

    这是前世今生从未有过的感觉,让她抓不住是为了什么!

    她很好奇,想要去探究明白。

    只可惜,这个感觉并未给她机会。

    就在她被娄天狱带离塌陷区域,落到安全地方的时候,从塌陷的地宫中,不断飞出了不少人影,同时也传来了惨叫声。

    其中,两道人影最为刺眼。

    一个俊美如仙,一个尊贵不凡。

    两人同时飞出,彼此相对,正在争夺一把浑身金色的剑。

    ‘阿炎!’

    沈未白视线落在那俊美如仙的身影上,狂跳的心落回了实处。

    娄天狱也看到了同时飞出的冥狱属下,他们还扶着受了点轻伤的公输诚。

    沈未白快速扫了一眼,发现出来的人,大多数都是江湖人士。反倒是那些羽林军,没有出来几个。

    ……

    风青暝和姬云廷已经从空中落了下来,就站在离沈未白不远的地方。

    他们眸光激撞,谁也不让谁的抓着剑身。

    突然,风青暝手中横扫,逼得姬云廷向后一仰。同时,他们手中抓着的那把剑,表面浮现出一层火光。

    烫手的温度突兀而来,让姬云廷下意识的松开了手,向后退去。

    “王爷!”君悦兮及时出现,扶住了姬云廷。

    他看向剑身上一闪而过的火光,盯着夺剑人道:“焚野宫的内劲!你到底是谁?”

    风青暝收回帝皇剑,颀长身影挺拔笔直的站在原地,对君悦兮的质问没有任何回复。

    突然,他余光扫到不远处的沈未白,身影一闪,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经站在了她身后。

    “沈姑娘?!”君悦兮惊愕出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丁哲主角的小说〕〔斗罗:千仞雪的逆〕〔太古神医〕〔我在直播间窥探天〕〔大唐之混世小魔王〕〔无敌从斗破开始打〕〔海贼传奇:抽卡高〕〔召唤师:我能萌化〕〔我的五个徒弟都是〕〔柳笙笙厉云州〕〔宝可梦修改器〕〔克苏鲁世界的我纯〕〔校园式隐婚〕〔洪武大明:吾儿怎〕〔诸天之始:我儿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