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出马仙〕〔林望杨悦〕〔我真没想当富豪〕〔我在镇妖司里吃妖〕〔影视世界从攻略女〕〔茅山升棺人〕〔魔都金融男神〕〔怪物的我被救赎〕〔无敌丹神〕〔综武:我被灭绝师〕〔鬼眼当铺〕〔都市妖孽狂婿〕〔天帝系统:开局我〕〔万古神帝之本源之〕〔黑暗逐光者〕〔全球灾变开局祖宗〕〔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新婚夜,病娇王爷〕〔大唐:开局捡到长〕〔开局账号被盗,反
肇庆资源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第二百四十一章 就是不讲武德 (二合一章)
    ..,最快更新!

    意识陷入黑暗,来得猝不及防。

    宋明贞在昏过去之前,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被暗算了!

    甚至,可以说他这一次是阴沟里翻船。

    砰砰砰!

    昏迷的不仅是宋明贞一人,附着在干柴上的毒粉,通过火焰燃烧的挥发之后,迅速的扩散,但凡坐在篝火旁,或离得较近的人,都在同一时刻中毒,倒地昏迷。

    而这个动静,也惊动了稍远的人。

    只不过,还不等他们做出反应,就被藏匿在黑暗中的冥狱来使收割了性命。

    ……

    几道黑影,以诡异似幻的身形掠过,但凡他们所过之处,都会有人无声倒下,只在他们的脖子致命处,留下一道细如发丝的血痕。

    冥狱的人最擅长什么?

    偷袭,暗杀!

    他们是黑暗中的王者,如同幽灵。

    不过一炷香时间,圣火教的人包括宋明贞,都已经被控制住。

    一切平静后,几道人影从暗中缓缓走出,篝火的光照亮了他们的五官。

    尹千雪望着眼前的一幕,有些一言难尽。

    危机就这样轻易解除了?

    她扭过脸,看向身边清绝精致的人,张了张嘴,却又无声沉默。

    “千雪可是觉得我这手段有点……不讲武德?”沈未白挑唇轻笑,转眸看向欲言又止的尹千雪神情玩味。

    尹千雪嘴角微微一抽,垂眸说了声:“大姐姐说笑了,与这些人无需讲什么武德。我只是……只是有些意外罢了。”

    沈未白笑容更甚,“有的时候,过程不重要,目的达到,将损失降到最低,才是最重要的。”

    “……”尹千雪无言反驳。

    甚至,她觉得沈未白说得对!

    这不是擂台上的比武,不讲究什么公平。有更安稳的法子,又何须讲什么规矩?

    尹千雪嘴角忍不住扬了起来,眸中发亮。

    她向沈未白福了福身,“多谢大姐姐教导,千雪铭记于心。”

    沈未白眉梢轻挑,玩笑般的说了句,“孺子可教。”

    两人调侃了几句,浑然不在乎这一地昏迷的人。

    在她们说话间,娄天狱已经带人将昏迷的人控制住,封住他们穴道,又服下软筋散。

    这样一来,即便他们醒过来,也无法运行内力,更没有力气反抗,只能任人宰割!

    “大姐姐,这毒药可会致死?”尹千雪好奇的问。

    沈未白摇头,“不会,只是让他们昏迷。不过……”

    “不过?”尹千雪眨了眨眼。

    沈未白笑道:“不过,即便他们醒来之后,体内也会藏着暗毒,我可以随时催发暗毒取其性命。”

    尹千雪倒吸了口凉气。

    这种毒,实在可怕,简直就防不胜防!

    同时,让她疑惑的是,大姐姐合适会如此厉害的毒术?

    也是这离开的十年中学的吗?

    尹千雪将疑惑藏在心底,她神色复杂的看了看若无其事的沈未白,没有追问。

    聪慧如她,自然知道有些话能问,有些话则不能问!

    ……

    圣火教的人,被困在一处,由冥狱的人把守。

    唯独苏烈和宋明贞被单独拎出来,分别安置在一处。

    一夜未过,前朝地宫入口的看守人,又换了一批。

    只不过,这一批人并没有多少,只有四人轮流。

    天色将明,苏烈从浑浑噩噩中醒来,意识刚刚恢复,他就察觉到自己体内有一股气息压制,四肢酸软无力,连抬抬手都十分费力。

    这个发现,让他大惊失色,神志瞬间清醒,睁开双眼。

    墨绿色的眼珠在睁开的时候,还有惊愕之色。

    然,当他看清楚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时,就愣住了,阴狠之气逐渐从身上蔓延。

    他不认识沈未白,但是却认识尹千雪。

    “女扮男装的辰王妃?呵呵,怎么现在一身女装出现在这里?”苏烈神情阴森恐怖,语气却很轻挑无礼。

    尹千雪冷着脸没有说话。

    沈未白走过来,手中匕首一划。

    “啊!”苏烈吃痛喊了一声。

    他惊恐的看向自己的脚踝,那里刚刚被人割开,血液慢慢浸出来,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混入泥土之中。

    脚踝上的刺痛,不断的在提醒他,这一切都是真的!

    “你对我做了什么?!”苏烈想要挣扎,可是浑身没有一点力气,让他只能无能的咆哮。

    沈未白轻笑出声,手中把玩着匕首。“这都看不出来?”

    当然不会看不出来!!!

    苏烈双唇紧绷,呼吸变得粗重。他脚踝上的血管被割开了,用刀的人下手十分巧妙,划破皮肉,只将血管割开了一小点,让他身体里的血液一滴一滴的流出来。

    不会马上就死,但如果不及时止血的话,死亡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这是一种折磨,让你清醒的感觉到自己生命的流逝。

    “你是什么人?”苏烈阴沉着脸,随着血腥味越来越重,他的双唇都褪去了颜色。

    他死死的盯着沈未白,仿佛恨不得用眼神杀死她一般。

    “再瞪,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珠挖出来?”沈未白手中的匕首,寒光一现。

    苏烈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好像生怕眼前的人真的把自己的眼睛给挖了。

    沈未白唇角一勾,知道他心理防线已破。“想死还是想活?如果想活,就要在你身体里的血流尽之前,乖乖的回答我的问题。若是撒谎,或者不答,浪费的都是你自己的生命。”

    苏烈紧闭的双眼,眼皮狠狠一跳。

    “也不要妄想用幻术逃脱,想必你已经感觉到,此刻的你就如砧板上的鱼。越是拖下去,对你越不利。”沈未白慢悠悠的道。

    她的态度,给了苏烈极大的压力。

    脚踝伤口传来的痛,还有挥之不去的血腥味,酸软无力的身体,越来越冷的感受,都在不断的提醒着苏烈,刺激着苏烈。

    “你要问什么?”终于,苏烈从齿缝中挤出这句话。

    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沈未白笑了,尹千雪也微微一笑,看向身边的姐姐,眸中异彩连连。

    ……

    从关押苏烈的地方走出来时,尹千雪一直在偷看沈未白。

    沈未白笑道:“看什么?”

    “大姐姐好厉害啊!”尹千雪双眼弯如月牙,毫不吝啬的赞美。

    沈未白脸皮极厚,面对这样的夸赞,她不羞不躁的点头道:“还行吧。”

    惹得尹千雪掩唇轻笑起来。

    苏烈没有死,在把该问的都问了之后,她就给苏烈止了血。

    至于最后如何处置,就留给姬云廷吧,她并不想卷入这些前朝当世的恩怨之中。

    “大姐姐,那苏烈说宋明贞是带着总教的神旨而来。难道,远在火罗的圣火教总教,也是前朝势力?”想起苏烈的那些话,尹千雪神色凝重起来。

    “不太可能。据我所知,虽然圣火教是这百年内才进入的中原,但是在火罗诸国,圣火教的存在已经有千年历史了。”沈未白缓缓摇头。

    “那……”尹千雪皱眉。“据我们的调查,宋明贞一直都生活在中原,以宋家二公子的身份为掩饰,不曾去过火罗诸国,他怎么会成为神使?”

    “圣火教的总教,在火罗诸国存在已久,教义与中原的圣火教类似,却也大有不同。可以说,火罗的圣火教和中原的圣火教完全是两回事。那苏烈能心甘情愿的听从宋明贞的吩咐,只能说明他手中的信物是真的,他的确与圣火教总部有关系,还有就是苏烈本身的贪婪,宋明贞拿出前朝宝藏来诱惑他,苏烈不可能不上当。说到底,他和宋明贞之间不过是互相利用的关系罢了。”沈未白说出自己的看法。

    “何况,前朝六百年国祚,有盛极一时的时代,也有逐渐落没的时候。宋明贞手中拿着的信物,很有可能是在某一个时期,从火罗诸国来的圣火教总教的人,送给当时皇室的礼物或……信物。如今,被宋明贞利用起来了而已。”沈未白推测。

    这番话,是极有道理的。

    尹千雪听完之后也点了点头。

    殊不知,沈未白这番推测已经推到了真相!

    苏烈和圣火教,其实不是重点。

    尹千雪在意的是宋明贞。“若真如此,宋明贞与圣火教总教无关,事情会简单一些,否则……”

    她没有把话说完,但沈未白知道她在担心什么。

    “还有,眼下最要紧的就是要搞清楚这脚下的地宫到底是宝藏还是陷阱!他要帝皇剑是为了什么?”尹千雪眸光凌厉起来。

    地宫的位置是辰王这边找出来的,若里面不仅没有宝藏,还是陷阱,使得朝廷兵马和江湖势力都损失惨重,那对于辰王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为今之计,只有搞清楚地宫的情况,甚至找到真正的藏宝之地,才能力挽狂澜,改变局势。

    “去会一会宋二公子吧。”沈未白扬了扬下巴,抬手在衣袍上轻弹了一下。

    先去问苏烈,就是想要更进一步摸清楚宋明贞的底细。

    这样,在面对狡猾的宋明贞时,她们才有足够的筹码,引得他露出马脚。

    “大姐姐准备如何逼问宋明贞?他那样的人,恐怕用对付那位苏大教主的方法,是行不通的。”尹千雪与沈未白同行,缓缓摇了摇头。

    沈未白嘴角轻扬,反问,“千雪有什么办法?”

    尹千雪一愣,再度摇头。“我并不精通审问一道,只能仰仗大姐姐了。”

    沈未白却道:“对付宋明贞这种人,他若是不想说,杀了他也没用。”

    尹千雪沉默下来,她知道沈未白说的是实话。

    ……

    宋明贞被关在别处,娄天狱亲自看守。

    沈未白和尹千雪过来的时候,他已经醒了。

    娄天狱走到沈未白面前,低声道:“他醒过来后,不吵不闹,也没有开过口,镇定得可怕。”

    沈未白几不可查的点了点头,走向宋明贞。

    宋明贞也看向了她。

    与苏烈不同,他第一眼就认出了沈未白,而且,并未惊讶。

    “宋二公子,好久不见啊!”沈未白走到宋明贞面前坐下,丝毫不在意地面脏不脏。

    她那随性的样子,让宋明贞嘴角弯了弯,“我也没想到,能在这里再见到沈姑娘。”

    他的眼神从尹千雪身上扫了一眼,突然轻笑出声,“水月山庄与辰王联手了?”

    宋明贞说得轻松,但沈未白却未错过他眸底一闪而过的阴霾。

    显然,他猜测的‘真相’超出了他的预料,影响到了他的计划。

    “现在最重要的应该不是这个吧。”沈未白笑容十分温和。

    她姿态闲散,仿佛并非在拷问阶下囚,而只是与朋友聊天。

    “那沈姑娘觉得现在应该说些什么?”宋明贞重新把视线落在沈未白身上。

    沈未白眸光促狭的看着他,“如今宋二公子沦为阶下囚,难道不担心自己接下来的命运吗?”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既然落在了沈姑娘手上,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宋明贞毫不在意。

    他这副样子,让尹千雪皱眉不语。

    沈未白轻笑出声,“宋二公子真的不怕死?”

    “不怕。”宋明贞毫不犹豫的道。

    沈未白眸光倏地一沉,声音也跟着冷冽起来,“宋二公子或许不怕死,但难道就不怕复辟大业因你而终吗?若是这样,你死后如何面对前秦皇室的列祖列宗?”

    宋明贞脸上的笑容缓缓收敛起来,原本清风明月的样子也逐渐变得阴鸷。

    将他表情变化看在眼里,沈未白笑得越发放肆,“哦?看来,宋二公子还是怕的。”

    “是啊,我怕。可更多的是不甘心。”宋明贞沉声道。

    身体的无力,让他知晓自己栽了。

    眼看一切就要成功,如今却功亏一篑。

    “你已经没有效力之人了吧?最忠心与你的宋家,为了掩护你的身份,已经死了。就算你手中还有可操纵的底牌,也远水救不了近火。你从圣火教带了那么多人来,甚至连大教主苏烈也在其中,保护你左右,但依然落在了我手里。如今,我只要杀了你,你的大业就完了。”沈未白的话,字字诛心。

    宋明贞的眼神变了,看向沈未白的眼神充满了恨意。

    然而,他越是恨,沈未白就笑得越是灿烂。

    那笑容,就如同火上浇油般,让他心中的怒火不断将理智燃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丁哲主角的小说〕〔斗罗:千仞雪的逆〕〔太古神医〕〔我在直播间窥探天〕〔海贼传奇:抽卡高〕〔无敌从斗破开始打〕〔召唤师:我能萌化〕〔大唐之混世小魔王〕〔我的五个徒弟都是〕〔柳笙笙厉云州〕〔宝可梦修改器〕〔克苏鲁世界的我纯〕〔校园式隐婚〕〔洪武大明:吾儿怎〕〔诸天之始:我儿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