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商武之神〕〔灵魔颂曲〕〔九颜女帝旺夫,为〕〔在仙道崩坏世界传〕〔阴阳商人:我有一〕〔一婚两断〕〔重生最强丹帝〕〔超级弃婿〕〔原神之八重是我姐〕〔无限仙凰道〕〔重生影后她又逆袭〕〔九剑杀神〕〔诡异逃生游戏:我〕〔恐怖复苏之全球武〕〔红楼武状元〕〔诸天:开局对抗天〕〔我绝不是软饭男〕〔结婚后被植物人老〕〔聊斋炼丹师〕〔请叫我撒旦先生!
肇庆资源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第二百三十六章 杀机暗涌 (二合一章)
    ..,最快更新!

    青鸣剑有灵,这是姬云廷在被青鸣剑认主之后,就知道的事。

    今日,蒋治问了他无数次关于前朝地宫入口的事,都被他引到了别处。

    但其实,在姬云廷心中却隐隐有一个猜测……或许,青鸣剑会和地宫的入口有关!

    不仅是因为它是帝皇剑的伴生剑,更是因为,曾经有人潜入风泊山庄剑山里的剑室,企图盗走青鸣剑!

    可是,若地宫入口真的与青鸣剑有关,又该如何寻找?

    姬云廷沉默不语,视线始终锁定在面前横放着的青鸣剑。

    青鸣剑极少有人见过,所以即便他佩戴在身侧,除了君悦兮之外,几乎没有人能认出辰王佩剑就是青鸣剑。

    “青鸣,你可能助我找到地宫入口?”姬云廷低声呢喃。

    这本是他的自言自语,然而,在他话音落下之后,安静的青鸣剑居然嗡动起来,剑身震颤。

    “!!!”姬云廷大惊,把青鸣剑握在手中,拔出剑鞘。

    嗡嗡——

    一道淡淡的青光,在剑身上浮现,剑尖微颤。

    姬云廷屏主呼吸,站了起来,将青鸣剑放回剑鞘,掩盖了青光,大步走出了帐篷。

    ……

    山洞中,篝火的光晕和温暖笼罩了山洞里的一方天地。

    在风青暝说完那句话后,尹千雪就露出了震惊的样子。

    “宋明贞想要青鸣剑,不会没有目的。他这个人,当你将他身上的疑点都挖出来时,就会发现,这是一个每走一步,没做一个决定都有其目的,城府极深之人。所以,青鸣剑一定还有着不为人知的作用。”沈未白缓缓的道。

    尹千雪也想明白了这一点,她脸上的震惊之色,渐渐收敛。“所以,青鸣剑肯定与地宫入口有关,甚至有可能是开启地宫的钥匙。”

    沈未白赞同的点了点头。

    她又在心中想,‘原先,我还以为他不得不抛出花神图,是因为其中两份下落不明,他只能抛出诱饵,将其他的花神图调出来,自己隐藏于幕后,做一只黄雀。但现在,他不得不借朝廷之手去开启前朝地宫,也是因为他没有拿到青鸣剑。’

    不对啊!

    突然,沈未白深幽的眸色变得晦暗起来。

    尹千雪说过,前世青鸣剑也认了姬云廷为主!

    按照之前的假设,前世,宋明贞应该是悄悄的开启了前朝地宫,拿到了里面的宝藏后,暗中策划了民乱和各地起义。

    若真如此,前世姬云廷也拿到了青鸣剑,那么宋明贞是如何开启地宫的?

    除非……

    ‘除非,前世宋明贞和姬云廷之间有过合作!’沈未白猛地想到了这一点,下意识的看向了尹千雪。

    而尹千雪也正好看了过来,两人的眸光轻碰,一时间都读懂了彼此眼中的意思。

    沈未白想到的,尹千雪也想到了。

    只不过,或许尹千雪没有想到那么深。

    她只猜到了,既然青鸣剑两世都是认姬云廷为主,那么前朝地宫前世若是被开启了,是不是也与姬云廷有关。

    然而,这件事,姬云廷并未告诉过她!

    在沈未白的注视下,尹千雪艰难的开口,“那个时候……我与王爷的感情还……”

    沈未白悟了!

    前世,姬云廷虽然娶了尹千雪,但心中始终是有一个白月光的。

    所以,在最开始几年,辰王和辰王妃的关系,几乎是貌合神离,形同陌路。

    前世这个时候,尹千雪和姬云廷之间的关系,虽然不再那么僵持,两人之间已经开始生出朦胧好感,但也不足以让姬云廷在尹千雪面前全部坦诚。

    有些事,一直待在辰王府中的尹千雪肯定是不知道的。

    后面,两人感情越来越好,但那个时候,辰王的重心已经转移到太子身上,所以也不会刻意的去告诉尹千雪,关于前朝地宫的事。

    但,即便想通了这一点,一个担忧还是出现在了尹千雪心中。

    “撇开前世不谈,今生,王爷和那人之间是否还存在这交易?”尹千雪说出这句话时,语气很不确认。

    沈未白看着她,并未着急说话。

    有的时候,拥有两世记忆,并不见得是好事。

    因为,当节点不同,记忆开始出现新的分岔之后,上一个记忆,会给如今正在进行的事形成困扰,就如同现在的尹千雪。

    “千雪,你能放下你我之间的两世恩怨,为何还要被前世影响,患得患失?”沈未白第一次把话说得这么明白。

    篝火旁,只有她们两人。

    风青暝在之前说完那句话后,又一次闭目打坐了。

    尹千雪怔然的看着她,黑白分明的清透双眸,出现了迷茫之色。

    沈未白不说话,就任由她这样看着自己。

    过了好一会,尹千雪眼中的迷茫打碎,消散。

    她吐出一口浊气,释然轻笑:“是啊,大姐姐说得对,是我一叶障目了。无论前世如何,今世我能肯定,王爷与前朝余孽并无瓜葛。”

    她也把话说得明白。

    其实,到如今,凡是有点脑子的人,怎么会看不出来,布置这一切的人,都与前朝有关?

    最有嫌疑的身份,便是前朝皇室余孽了!

    换一个人,都无法拥有这样的势力,布下这一步步棋。唯有前朝皇室的身份,才能使用这些藏于暗处的前朝力量。

    这些势力的确藏得极深,若不是因为这盘棋,恐怕都不会轻易暴露出来。

    如今,众人身在局中,虽然危险重重。

    但是,对于三国,尤其是对于卫国来说,倒是看清楚了前朝余孽有哪些了。

    恐怕,前朝地宫的事一旦落幕,等不到民乱起义,朝廷就会出兵镇杀这些前朝余孽。

    若真是这样,那么会否改变前世民乱的结果?

    又或是,宋明贞改变计划,将民乱提前?

    沈未白在劝导尹千雪的同时,自己也想了许多。

    “现如今,最重要的是眼前之事,其他的事,过后再谈。”沈未白率先停止了思考。

    “嗯。”尹千雪点了点头。

    这是,洞外有脚步声传来。

    沈未白和尹千雪停止了谈话,同时抬眸望过去,便看到丹井和星鸾,带来了杀洗干净的野兔,还有一些野果走了进来。

    ……

    营地里,无人注意的古树上,一双藏匿于黑暗中的眼睛,正在偷偷的注视着营地中的一举一动。

    一入夜,营地里,到处传来士兵聚集在一起玩乐吃喝的声音。

    江湖门派,没有和朝廷羽林混在一起,而是集中在营中另一边,同样围着篝火席地而坐。

    朝廷军队,江湖势力,以中间辰王的营帐为界,成为了泾渭分明的两个阵营。

    当姬云廷拿着青鸣剑出来的时候,不仅树上的黑影看见了,君悦兮和蒋治也看见了。

    “辰王殿下那么晚了,是想去哪?”蒋治大声开口,毫无顾忌的朝姬云廷大步走来。

    君悦兮原本踏出的脚步,在蒋治开口之后,便收了回来,只是站在原地观望。

    姬云廷的护卫立即上前,神色冷峻的挡住了蒋治的靠近。

    蒋治被拦下,也不生气,只是讥笑的道:“这是做什么?王爷随卑职同来,卑职自然要保护好王爷的安全。”

    姬云廷抬手,阻止了双方即将发生的摩擦。

    他的护卫退下,却还是忠心的守在他左右。

    姬云廷对蒋治道:“蒋统领不必太紧张,本王只是在营帐中坐着有些憋闷,所以想四处走走罢了。”

    “四处走走?”蒋治眸子一转,冷笑一声:“这荒郊野岭的,危险难测。王爷尊贵,可不敢轻易涉险,万一遇到什么不长眼的野兽,伤了王爷那就不好了。”

    那话语中的险恶之意,让姬云廷的护卫听得眼底差点要喷出火来。

    姬云廷倒是不受影响,反而噙着浅笑对蒋治道:“多谢蒋统领提醒,本王会小心的。再则,本王的护卫也不是庸才,连几只山林野兽都打不过。”

    他身后的两名护卫顿时挺了挺胸膛。

    蒋治眼底划过不明显的厉色,“辰王殿下一定要如此?”

    姬云廷无辜的道:“蒋统领,本王只是随意走走都不行吗?”

    语气说得温和,但言外之意,却让蒋治不得不退!

    站在他面前的可是一名亲王。

    仗着太子的势,他可以在口头上占些便宜。

    但实际上,他就算是羽林统领,也无法干涉亲王的决定。

    突然,蒋治笑了起来,向旁边侧身让路。“辰王殿下言重了,属下只是担心您的安危。若殿下真的想散散步,那属下立即安排人保护殿下。”

    “不必劳烦蒋统领了,本王有自己的亲卫。”姬云廷拒绝。

    蒋治也没有坚持,反而笑得越发明显。“如此,那卑职就不作安排了。还请王爷早去早回,千万小心。”

    说完,蒋治又退让了一些。

    晦暗的光落在他的脸上,使得他的笑容有些狰狞,有些阴险。

    姬云廷的护卫顿时警惕起来,本想劝说主子留在营帐中,免得踏入他人陷阱,给贼人机会,却听到主子仿若不曾察觉的开口,“好。”

    一个字,就足以证明辰王不曾改变决定。

    蒋治没有再阻拦,姬云廷带着护卫走了。

    君悦兮在一旁将一切看在眼底,待姬云廷和蒋治都离开后,自己也悄无声息的出了营地,暗中朝姬云廷离开的方向追去。

    他刚走了不一会,从蒋治的营帐后方,也溜出了四五名黑衣人,悄无声息的融入黑夜。

    古树上,看了一场好戏的黑衣人,敏锐的察觉到了这黑暗中即将开启的狙杀局,不由得在心中自语,‘这捕蝉的螳螂都还未到,蝉就开始窝里反了?有趣!’

    突然,他身边气息一荡,之前离开的同伴去而复返。

    “你回来得正好,轮到我去看一场好戏了。”留下这句话,黑衣人消失在原地。

    取而代之的是之前去报信的另一名黑衣人。

    ……

    走出营地,姬云廷感受着手中的青鸣剑指示,向某处而去。

    但是,他的行为在身后的护卫眼里,就是漫无目的的随意走走。

    想起离开前蒋治的神情,还有话中的暗示,其中一名护卫向前一步,挡在了姬云廷面前。“王爷,那蒋治不安好心,恐有陷阱,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一人开了口,另一人也不再沉默,同时出声劝道:“还请王爷随我等返回营地。”

    两人忠心护主,姬云廷自然不会责怪。

    只是,关于青鸣剑的事,他不想更多人知道,所以也不便解释,只能道:“我心中有数,不必再劝。”

    两个护卫看劝不住,心中不由得着急起来。

    姬云廷不再耽搁,绕过他们,又继续往前走。

    无奈之下,两名护卫只能警惕四周,守护在姬云廷身侧。

    夜已深,须得火把照明,才能看清四周环境。

    但这样一来,却也给了暗中追来的人以机会,轻易的就能找到目标。

    几道裹着夜行服的人影,循着火光,从后方快速追逐过来,逼近之时,一言不发便拔刀攻击。

    “王爷小心!”

    “保护王爷!”

    两名警惕的护卫,立即拔刀相向,与贼人相斗起来。

    来的人,身手不弱,一时间只靠两名护卫根本抵挡不住。剩下的人,直接朝着姬云廷攻去。

    这一幕,让两名护卫目呲欲裂,大声喊道:“好大的狗胆!你们竟敢刺杀亲王!不怕被诛九族吗?”

    然而,回应他们的是更凌厉狠辣的招式。

    姬云廷向后退了一步,正打算拔出青鸣剑对敌时,君悦兮突然出现在他身前,手中的剑一拨,将面前两人逼退。

    “王爷没事吧?”君悦兮低声问了句。

    姬云廷淡定的道:“没事。既然悦兮来了,就速战速决,这些人都杀了吧。”

    君悦兮眸光一沉,低声道:“是!”

    有了君悦兮相助,局势顿时翻转。

    江湖上的君子剑,风泊山庄的少庄主并非浪得虚名,他以一己之力抵挡了剩下的攻势,几乎与两名护卫一起,同时击杀了那些杀手。

    战斗不过在顷刻之间,双方都求快,以一方的死亡为终结。

    藏在暗中的黑衣人,亲眼目睹了这一场杀戮,见辰王无恙,他便没有出来,依然隐匿在暗中,悄无声息的注视着这一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丁哲主角的小说〕〔斗罗:千仞雪的逆〕〔太古神医〕〔我在直播间窥探天〕〔大唐之混世小魔王〕〔无敌从斗破开始打〕〔海贼传奇:抽卡高〕〔召唤师:我能萌化〕〔我的五个徒弟都是〕〔柳笙笙厉云州〕〔宝可梦修改器〕〔克苏鲁世界的我纯〕〔校园式隐婚〕〔洪武大明:吾儿怎〕〔诸天之始:我儿叶
  sitemap